2019年5月26日 星期日  农历 己亥(猪)年 四月廿二
收藏收藏20 分享分享0

发表于 2012-2-6 21:17:03 |举报
hd_t 山药达人 日志
可是,真的要到尧帝这种已经把人类世界事情处理得很完满了,他看到更高境界才认得出来那个境界比他更高,如果一个人每天都在混的话他看什么东西都没感觉,所以将来各位小朋友如果有机会念《庄子》后面的篇章,像〈养生主〉或什么的,就知道说,人一定要练到有很多的进步的时候才会明白什么叫谦虚,而且你说一个人他到底叫做「强」还是「不强」?这答案其实是非常复杂的,譬如说从前美国有个总统叫柯林顿你们有没有听过?我们都知道他在白宫跟他的秘书小姐谈恋爱,所以大家就狠骂他总统怎么可以跟秘书小姐谈恋爱,就说这个总统是个色情狂,然后骂他是烂总统;可是住在美国的很多美国人,他们所感觉到的柯林顿并不是一个烂总统,因为美国一直都是很不会弄钱的国家,就是一天到晚国家都在赤字,赤字就是在收支不平衡的状态,柯林顿是很少数一个能把赤字弄成黑字的人,就让他国家的亏空都填起来,所以他是救了美国经济的总统,所以他在这方面是非常优秀的,帮到很多政府或是民间,可是呢因为他交女朋友,所以大家就知道他是一个坏人,所以这个好跟坏真的有很多面向,我们也不能够一概而论。

那在这个地方,如果说是宋人拿这个名牌的包包跟衣服去野蛮的地方,那个叫做「比下有余」,那尧到了这个山上遇到仙人觉得自己很差,那叫「比上不足」,这就是一个相对世界的好跟坏,只是这个范围拉得比较大了。

那么讲这些故事,它一段在解释什么叫「圣人无名」,如果一个人他的境界真的高到那样子的时候,除非是人类世界最高的尧帝,才会觉得它很厉害,否则一般人一点感觉都没有。就像你英文好不好地上的蚂蚁绝对不会知道的,对不对?他人话都不懂了更不要说英文了。或是说我今天梳了一个新的发型很流行很拉风,那你去问你们家小狗你今天漂不漂亮,那小狗只闻得到你的发胶有没有很臭,不会知道你今天漂不漂亮。

所以就是说一旦境界有层次差别的时候,人家是不会知道你有多厉害的,所以圣人永远是无名的,因为圣人需要另一个圣人才知道他很厉害,否则一般人根本不知道圣人有多厉害。就像有一个人练成周星驰《功夫》的如来神掌,然后这样一掌打出来,其实也很多人说那是拍电影啦,不会真的有这样的,如果世界真的有人会如来神掌,大家就会说他在耍催眠术、他是跟人家串通好的先把那个墙壁挖松怎么样怎么样…都会有很多话讲,就是一般人不会接受他们不理解的事情。

发表于 2012-2-6 21:19:05 |举报
hd_t 山药达人 日志
本帖最后由 hd_t 于 2012-2-7 20:36 编辑

那再来我们再看下面一段「惠子谓庄子曰…」这个地方,那你们把它念一遍:

惠子谓庄子曰:「魏王贻我大瓠之种,我树之成而实五石。以盛水浆,其坚不能自举也。剖之以为瓢,则瓠落无所容。非不呺然大也,吾为其无用而掊之。」

庄子曰:「夫子固拙于用大矣。宋人有善为不龟手之药者,世世以洴澼絖为事。客闻之,请买其方百金。聚族而谋之曰:『我世世为洴澼絖,不过数金。今一朝而鬻技百金,请与之。』客得之,以说吴王。越有难,吴王使之将。冬,与越人水战,大败越人,裂地而封之。能不龟手一也,或以封,或不免于洴澼絖,则所用之异也。今几有五石之瓠,何不虑以为大樽而浮乎江湖,而忧其瓠落无所容?则夫子犹有蓬之心也夫!」

就惠子是庄子的一个朋友,不过这惠子好像跟庄子是走很不一样的人生道路,惠子就是那种每天都要告诉人家我很聪明,每次跟人家吵架都一定要吵赢,然后发明很多很奇怪的哲学理论,那些哲学理论都很对,可是我们不知道它要干什么,那庄子就觉得惠子满好玩的,所以常常会跟惠子聊聊天玩一玩,那惠子跟庄子最有名的聊天是什么?就是以后我们〈秋水篇〉会带到的濠梁之辩,就是庄子说鱼游得好快乐喔游得好快乐喔,惠子说你又不是鱼,你怎么知道鱼快乐?那庄子说你又不是我,你怎么知道我不知道鱼快乐?那惠子说你又不是我,怎么知道我不知道你不知道鱼快乐?…对不对,就是在那边玩,然后庄子就讲不下去了,就说你一开始就问我说你怎么知道鱼快乐?那你既然问我当然知道我知道啊,不然你问我当白痴啊,如果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为什么问我,所以你会问我代表我知道啊…所以就开始吵架(爆笑)。那还有一次惠子在一个国家当宰相,然后听说庄子来,就很害怕庄子抢走他宰相的位子,就叫全国警察队去搜捕庄子,然后最后庄子就直接走到他家来了,到处都抓不到自己跑来自投罗网,然后庄子就跟他讲一个故事:有一个鸟飞得很高,不看到好树不下来休息,不看到最好的种子不拿来吃,然后这鸟有一天飞过空中,地上有一个猫头鹰在吃烂掉的老鼠,就怕那鸟来跟他抢东西吃,就对天上那只鸟呱啦呱啦一直叫,那你现在对我呱啦呱啦干嘛?庄子就是这样玩惠子,玩到最后有一天惠子死掉了,庄子就去扫墓很难过,那他的学生就不了解:「老师啊,惠子一天到晚跟你作对,他死了你那么伤心?」庄子说:「不是啊,从前有一个人他的挥斧头的功力是天下第一,所以常常要去表演,当他表演的时候需要找他一位朋友来把头抬起来,在鼻子上面用白色的粉笔灰沾一下,就可以呼一声一个斧头挥过去,然后粉笔灰全部都削掉那人鼻子不受伤。那惠子就是我的那个鼻子啊,就是我每次要挥斧头要削人的时候,那个人不见了,这样子我再也没办法表演我挥斧头的技术了。」所以他们二人就是这样子一个很好玩的人际关系,如果没有一个人让我在那边削的话,这样子我也不能表演。

那有一天惠子来找庄子吵架,惠子就来说一个故事来嘲笑庄子,说庄子是一个没有用的废材,那惠子就跟庄子说了:「魏王贻我大瓠之种…」这个贻我们写成遗失的遗也可以,就是送礼的意思,就是上位者送礼物给下位者,或者是女方送礼物给男方都可以叫做贻。就是魏国的国王送我一个大的瓠仔种子,瓠仔是一种大菜瓜,好像晒干了可以当葫芦来用,你们知道葫芦长什么样子吗?就是晒干之后里面可以挖掉变成大的空殻子,如果把它对切可以拿来舀水。

发表于 2012-2-7 16:08:25 |举报
看这个帖子,好像在看上江州的光话。
很好,楼主辛苦了。

发表于 2012-2-7 20:34:26 |举报
hd_t 山药达人 日志
juliya 发表于 2012-2-7 16:08
看这个帖子,好像在看上江州的光话。
很好,楼主辛苦了。

不懂

发表于 2012-2-7 20:37:46 |举报
hd_t 山药达人 日志
本帖最后由 hd_t 于 2012-2-7 20:38 编辑

然后,我就把它种起来,成了十五石,五石是多重呢?古时候的一升…应该说一个饭碗的容量是一升吧,那十碗是一斗,然后八斗还是十斗是一石(应该十斗,典出宋.无名氏《释常谈.卷中.八斗之才》谢灵运尝曰:「天下才有一石,曹子建独占八斗,我得一斗,天下共分一斗。」),所以加起来还是很大啦,懂不懂?容量就看起来很大。所以就种到巨人型的大菜瓜,那他就觉得这个葫芦瓜种到那种妖怪巨大很麻烦,他说:「平常我们葫芦切开来就可以当大调羹来舀水…」就是我们要加汤,如果有一个葫芦把它切开来,那我们这碗汤就舀一瓢给你不是很方便吗?他就说:「如果我们拿这么大的菜瓜,然后切开来要拿来当调羹舀汤,这样子舀一碗汤我再也搬不起来了…」他又说:「其坚不能自举…」什么是其坚不能自举呢?因为菜瓜的皮都不是那么硬,当舀了那么多水的时候,举到一半就啪啦,被它的水的重量压断掉了,他就拿菜瓜在那边说:「废物啊,我种了那么久,种出废物了~」然后他说不然的话,我就拿来再切成一半…不是不是,以盛水浆是拿来当葫芦用,放了很多水,就被水一压就爆掉或是装水也抬不起来,然后他就剖开来当调羹,则「瓠落无所容」,瓠落就是古时候他们好像如果有一个调羹会有一个碗,平常调羹不用他们可以放到那碗里面,那碗就叫做瓠落,不然我们调羹放桌上有点脏,可是他说如果我做出来的调羹有这么大,我们放调羹的碗都放不下去没地方收,所以他说:「非不呺然大也…」非不呺(音箫)然大也,你们念呺(音浩)然都可以啦,这呺然就是说,我不是说这个东西长得不大,它长得很够大,很会长没有错,长得嗄嗄叫的大,可是我因为觉得它没办法用,因为没有一点用处,所以把它给剖了,剖了之后又踩烂掉丢掉了,就是把它砸了。

那惠子就觉得这东西太讨厌了,其实我觉得我的生活就很像惠子,我看到一点也没有用的东西就想把它丢掉,包括打印机…就是不好用的打印机,我觉得我为什么活着要受你虐待就把它丢掉。

那庄子就说:你喔,夫子是讲惠子,老兄啊,你实在是在「用」这个字方面很笨耶,就是你在拙于「用」,为什么看到这个瓠仔,一个这么大的瓠仔(手势小),跟这么大的瓠仔(手势大)是不一样的,你看到这么大的瓠仔(手势小)你觉得可以装水当水壶,你看到这么大的瓠仔(手势小)可以切一半拿来当调羹这都对,可是看到这么大的瓠仔(手势大)你也只有想到水壶、调羹呢?所以你实在很笨耶,都不会用东西,他就举一个例子来说:「宋人有善为不龟手之药者…」这龟念均,就是我们说的龟裂,有没有人知道皮肤有点长癣,冬天的时候碰到肥皂水皮肤就会龟裂。他就说有一个宋国人,这宋国人好像很会做生意,到处去卖东西;然后有很会制造不龟裂乳霜的,他们会制造乳霜为什么发明呢?因为他们家世世代代都是洴澼絖,洴澼絖就是在河里面把丝线丝绸那个纱洗干净,因为他们每天都要花十几个钟头在河里面洗那个纱,如果河水很冷,冬天手泡一泡不就裂了吗?所以他们要做好保养,因此发明了很好的保养药,这样子他们就可以每天都在那边洗纱布然后不会受伤,那这样纱布可以卖到一点点钱,全家还是过着很穷苦生活;结果有一个客人来就听说:你们洗纱布有这个药方,让你们天天可以洗纱布啊。那不然的话我就出百金,百金就是很多钱,可能是一百粒黄金之类的,那人家就觉得大发财,就跟你买这个药方,然后这群弄纱布的人就聚族而谋之曰,就把全家都叫来:「大家听好了,现在外面有个凯子来了,要花钱啊。」然后直接在那边开始在计算,他说:「我们一代一代都在那边洗纱布,赚了廿年卅年也只能赚数金。」也只能赚到几颗黄金,「现在人家一下子要给我们一百倍的黄金,我想我们还是要卖给他,这样子我们可以悠悠闲闲吃饭吃好多年。」因为他觉得这实在是太赚了,就把它卖给那个客人了,那个客人拿到不龟手的药,就拿去跟吴王说了,那个时候吴国跟越国打架,那时代科技不高,打仗就好像是香港古惑仔那个样子,就拿个菜刀、西瓜刀就冲上去了,所以只能说打架不能说打仗。

发表于 2012-2-7 20:39:05 |举报
hd_t 山药达人 日志
本帖最后由 hd_t 于 2012-2-7 20:39 编辑

那个客人就拿这个药到吴国国王那边说:「你们常常要跟越国打仗对不对?那我现在有一种药,是能够冬天在水里面都不会受伤的药,这个药很好用喔。」那刚好「越有难」,越国来制造灾难,就是越国来攻打吴国了,然后吴王就派这个客人去当将军,指挥军人都在冬天跟越国人打水战,那你看越国人都是断发纹身几乎全裸,那在冬天的河打水战几乎都挂点了嘛,那吴国人就是有擦这个保养霜就没有事,然后就大败越人,于是就裂地而封之,那吴国国王就觉得说你贡献这个方子给我,你的贡献太大了,让我们国家版图增加,好,我把我们国家…裂地就是割出一块来,让你当大官,这块地就给你,就是当诸候,我是国王你是小王,就割一块地给他。

于是,同样是药,让你的手不会裂的保养霜,有些人就拿来天天洗抹布,每天才赚那么一点钱,然后有些人拿来一卖就可以当国王,所以基本上不是那个药的价值问题,是你会不会卖的问题,所以庄子就觉得惠子实在太笨了,「则所用之异也」用的地方不一样,价值也就不一样。这句话你们要记得很清楚。就是你这样一个人,你很喜欢打电动玩具,如果你妈妈要你考一个公务员资格考试,那你打电动玩具就很没有用,好像对你的公务员考试资格没有用,可是呢我有一个朋友他们在杂志社做事,他们有一种员工就是每天要不停的打电动玩具,然后写那种怎么样破关的书来卖,所以你很喜欢打电动,你去写那种书就可以赚到钱,如果你去那边当公务员就变成废物了,所以每一个人喜欢的东西都可以有不同的卖法。那庄子就说:「你现在有五石那么大的空葫芦,你为什么不把它做成一个大酒桶一样,然后呢而浮乎江湖?」就是说他们那个春秋战国时代,外国还没发明游泳圈,庄子是全世界第一个发明游泳圈的人,他就说你看我们小孩在水面玩都很危险,你这个大瓠仔可以拿到海边去卖啊,那每一个小孩子都抱一个就不会淹死,这样很高兴啊,大家都可游泳生意也可以做,你怎么那么笨。他就看到那么大的东西明明可以当游泳圈,可以发明新的水上娱乐的,你非要把他拿去装东西舀汤,然后在那边笨的要命。所以他又说我们都已经觉得那东西可以做游泳圈,让全世界的几百万个小孩子得到快乐的童年,可是你只会想说放调羹的篓篓也放不下,原来你这人的心就很蓬草一样,蓬草就是又不通又细,所以你的心好狭窄,什么都想不到,因为惠子太用功了,所以脑子都一条。就像我昨天在教中药的时候,你们的美玲老师就问我一个问题,因为我在教一个解掉肝的毐的方子,大家吃很多菜都很多农药,所以你要吃那个把肝里面的毐解掉,那美玲老师就跟我讲说:「那有些人吃了很多西药把身体搞坏那可不可以用?」我就跟美玲老师讲说我完全没有想过耶,我每天只想着这个方子可以解农药、这个方子可以解农药…那至于其它药都想不到,我也是这种人…所以就很笨。

发表于 2012-2-7 20:41:06 |举报
hd_t 山药达人 日志
本帖最后由 hd_t 于 2012-2-7 20:41 编辑

惠子原来是要骂庄子就像那个大瓠仔一样,放到这里做官也不象样,放到那里做官也不象样,到最后什么官都做不了,在家里编织什么草席、编个鞋子那样子卖,就觉得庄子是一个大瓠仔,所以这里也不好用,那里也不好用,最后就拿起来砸掉,就是在跟庄子耍狠话,不直接说我要砸你,然后就说我要砸那个瓠仔,那个意思就是在说庄子,然后庄子就说你好笨喔,我的东西可以让全世界的儿童都快乐,那你只会在那边卖那种很烂的调羹卖不好。

那惠子当然不是那么容易认输,所以惠子再接再励再举一个故事骂庄子,那就是廿二页这个,那我们再来看它怎么说,好那你们把它念一下:

惠子谓庄子曰:「吾有大树,人谓之樗。其大本臃肿而不中绳墨,其小枝卷曲而不中规矩。立之涂,匠者不顾。今子之言,大而无用,众所同去也。」

庄子曰:「子独不见狸牲乎?卑身而伏,以候敖者﹔东西跳梁,不辟高下﹔中于机辟,死于罔罟。今夫斄牛,其大若垂天之云。此能为大矣,而不能执鼠。今子有大树,患其无用,何不树之于无何有之乡,广莫之野,彷徨乎无为其侧,逍遥乎寝卧其下。不夭斤斧,物无害者,无所可用,安所困苦哉!」

惠子就又跟庄子来了,他们之间就是有很多这种战争,今天吵架没有吵赢你,大败而回,明天再来继续吵。

那惠子就说我有颗大树,人家叫它樗(音:书),樗就是臭树的意思,樗很难闻,可能真的有怪味道,他就说它的大本,本是木头的主干,中国人认为好的树它的主干要直一点,又粗又直的主干可以干嘛?可以切开来做棺材、做门板…就是木料很好用;可是如果有个树,笨蛋一样,它那么粗可是长到这边歪掉,那这样子就很多东西不能做了,要做棺材做不了,要把尸体拗进来放,那样不行。所以它的大的主干臃肿而不中绳墨,我们说你这个人不中用,就是不可用,所以中就是可以用的意思,绳墨是什么东西?中国人要切木头以前,要在上面画一条线,古时候没有那么长的尺,要怎么样画一条直线照直线切呢?他们就拿一根细绳子,沾墨汁,你这边拉一头,我这边拉一头,然后把它绷紧,在木头上撩起来一放,啪,弹一下,那个绳子上面的黑墨汁就刚好打一条直线在木头上;如果那个树是凹凹凸凸、歪歪曲曲,然后你啪一下发现这个线是这边一段那边一段,那要怎么切啊?没办法切,啪一下,那墨溅得到处都是,因为那个树是凹凹凸凸的,根本没有办法用绳墨打上去,所以工人要切的时候就不知道要怎么切了。

然后小枝卷曲而不中规矩,这个小树枝也歪来歪去的,那我们想说拿五条小树枝切来拼个椅子吧,规矩也是一种尺,量来量去不是那个太长、那个太短、那个又太弯,反正难用的要命,因为有些比较好的树都直直的都很好用。立之涂,涂就是路边,这个树站在路边,匠者不顾,匠者就是做工匠,用木头来做东西的人,那做东西的人如果看到好树都会觉得:「这是好树我要砍回去做一块门,砍回去雕一个佛像」,可是看到那个树就这样都不回头看它,就觉得是烂树,不理它就跑掉了。那现在你啊(庄子)讲的得话,大而无用,众所同去也。你讲的话都是讲得很漂亮,什么人可以超越宇宙、什么的…这些乱七八糟的,可是讲得很大都没有用,所以大家都同去,去是把什么东西抛下叫做去,古时候的去是抛下什么东西而走掉,众所同去,所以大家都像那些匠人一样,看到庄子觉得没用,有的人学的东西是我要英检合格、有的人说我要学是打字、有的说我要学习基本法规,这样才能够去当律师,那庄子讲的东西跟这些都没有关系,所以大家看庄子教的东西,就像惠子讲得一样是「烂树」,然后就离开就走了,所以大家都觉得你是烂树。

庄子就说你难道没有看过狸牲吗?狸牲是什么东西?就是我们现在叫做猫咪的东西,猫咪这东西当年叫狸牲。「卑身而伏,以候敖者」,就是这个猫咪牠有些习惯,如果有小麻雀在飞的时候,猫咪有在附近,牠就会趴下身体弯着,就是卑身而伏,就把身体放得很低趴在那边,然后以候敖者,牠在等什么呢?猫咪特别喜欢等那个蝴蝶或者麻雀之类的东西飞过牠头上,啪下去,猫咪就是有这种性格。然后「东西跳梁,不辟高下」,猫咪喜欢在房屋里面这样子跳来跳去,你有没有看过两只猫在家里打架追着玩,就是房屋里面不管那个衣橱、那个什么电视,牠就啪啪啪,高处低处地跳,所以你会觉得说这猫咪好厉害是个天生的猎人,可以抓蝴蝶、抓小鸟,然后牠又在房间里面跳来跳去,我们人这样跳二下就摔下来就骨折了,那猫还可以这样跳来跳去,甚至跳到那里都还可以当一个落点,牠跳的时候都会把指甲刺在你腿上,所以跳完之后裤子一个洞身上一滴血,一个洞被牠刺出来。这种东西很聪明,可是这种猫咪都是「中于机辟,死于罔罟」,就是这种猫咪虽然这么厉害,可是他们总是会被自己的好奇心所吊住,你们知不知道?外国有人说猫有九条命,因为猫摔来摔去都不会死,看起来好像有九条命,可是你们有没有听过一句话:「好奇心会杀死猫。」,就是猫因为在动物里面好像太精了,不管猫和你熟不熟,牠都会受一些东西引诱,就是譬如说你在猫面前把手这样子(?动作),牠就会跑过来闻你的手指头,牠没有办法不好奇,或者有一种家里面玩的逗猫棒,你在那边晃一晃,那个猫完全没有办法抵抗,一定要跑过来跟你的逗猫棒玩,所以牠有这种个性,如果你在一个陷阱里面放个逗猫棒在那边晃,猫经过的话,就算明明晓得那个东西会把牠打死,牠还是会进来然后被打死,猫就是这样子。

所以他就说「中于机辟,死于罔罟」,猫这东西很容易被陷阱网到,就会死掉,可能古时候人会吃猫吧,我看他们那时候叫牠「狸牲」,说不定还没有像我们现在当宠物养,我不知道那个时代是怎么吃猫肉的。

那这个东西他是讲什么呢?其实庄子讲这个猫咪的例子,就是在说我们人都觉得自己很精明,可是其实精明的人常常会被他的精明给困住,就好比我常常会跟教大学庄子班的学生讲说:「你们都知道什么什么科技新贵,什么新竹那边上班薪水比较多一点,所以大家都真的要去当科技新贵…」对不对,这有听说过吗?那个公司薪水比较高待遇比较好福利比较完善,然后去那边上班,可是这是我们的想法,我们觉得说那个地方待遇好所以我们要去上班,这是一个想法没有错,可是在公司那边想到的其实跟我们想到的是不一样,在公司那边看到的说:「我们这边只有一个位子,可是有几百个笨学生都要来应征抢这个位子,然后抢到了之后,那个人就很怕失去这个很好的工作机会,所以我就可以尽量压榨他、可以叫他加班、拼命叫他多做事都没有关系。」为什么,因为他不敢辞职,因为他觉得找不到更好的工作了;那万一把他压坏了,就是他有一天被你弄到精神崩溃、或什么尿血去住院了,就是过度操劳生重病怎么办?那没闗系啊~把他开除掉,还有一大堆人等着进来。那下一个人进来再继续虐待就好了。」对不对?当你觉得你很厉害才能得到这个工作的时候,那工作那边也会觉得我这职位给的钱很多,所以大家都要来做,所以我不怕你一个人死掉,反正死一个再换一个就好了。大家都有相对的想法,所以当我们现在如果很努力去做到那种很值钱工作的时候,其实说不定也是一直中了人家的陷阱。

有的时候我们的聪明才智修炼到最后,刚刚好掉入到大企业的陷阱里面,就像猫咪一样,不是不聪明不是不灵巧,可是就是会中招。

发表于 2012-2-7 20:43:22 |举报
hd_t 山药达人 日志
hd_t 发表于 2012-2-7 20:41
惠子原来是要骂庄子就像那个大瓠仔一样,放到这里做官也不象样,放到那里做官也不象样,到最后什么官都做不 ...

我以前在东北生活的时候,听人家说某座山上的植物保持的很好,别的地方要封山禁止砍伐,就那个地方不需要。因为那个树用来做什么都不行,只能当柴火烧,当地又没多少人家,烧也烧不了多少——庄子这段的现实版啊

发表于 2012-2-7 20:44:39 |举报
hd_t 山药达人 日志
本帖最后由 hd_t 于 2012-2-7 20:44 编辑

那庄子就说你要不要想想看,有一种动物叫牦牛,就是在西藏高原上那种长着长毛的牛。那种牛他说「其大若垂天」,是指这东西一大坨站在山边,就好像天上的云一坨在那个山边一样,「此能为大矣」,这东西最能干的是什么?就是牠能为大,就是牠最厉害的是「我很大」,其它什么都不会。「而不能执鼠」,这东西长得大是牠最厉害的事情,然后都不会抓老鼠。牦牛看起来真的很过瘾,我在美国黄石公园的时候跟牦牛一起照过相,野生的牦牛你站在牠旁边就这样就大大一坨黑黑的,然后就钝钝的也不理你。这个东西没事就只会吃草长大然后不会捉老鼠,不会捉老鼠就代表,就像我是那种「不会捉老鼠」的人,我的中文英文打字,都烂得不得了,我中文打字是这样子(?动作),英文打字是这样子(?动作),所以什么公司都不会要我,我就是那种「不会捉老鼠」比猫笨很多的牛,这样懂吗?他们要一个会计秘书,我永远都应征不上的。

可是庄子就说你现在有颗大树,说它没有用,你为什么不把这个大树,种在一个没什么东西的地方,叫做「无何有之乡」,其实「无何有之乡」很重要,将来你们有机会会教到庄子怎么玩的哲学,「广莫之野」就是把它放到没有什么东西的地方,很宽广的空间,这个很宽广的空间是什么?其实很难说,就像中国孟子曾讲过「广居」,广居就是很广大居住的地方,广居是什么?就是我们内在的胸襟,我们的心,孟子认为人身上什么东西最大?就是心最大,心可以放进很多很多的东西,你今天看了电影可以把剧情放在心里面,你昨天打了电动玩具你也可以把它放到心里面,我们中国人比较认为心在这个地方(指胸口),现在也有人说头,头里面没有录像设备,可能还是有心,人的脑子其实没有办法录那么多画面的。

「彷徨乎无为其侧」,彷徨就是不知道在干什么,不知道在干什么就是随便玩,像小朋友,三四岁的小孩子每天都很彷徨,就是爬来爬去、看到这东西玩一玩、看到那东西玩一玩,就是这个样子。那这样子的话就有很多小朋友在那个树旁边玩不做什么事,「无为其侧」就是在它旁边什么都不做。

「逍遥乎寝卧其下」,就是我们可以很逍遥地在这树底下睡觉,它帮我们挡太阳,就可以在那边野餐。

然后「不夭斤斧」,不夭斤斧是因为这个树没有用,所以不会被斧头一砍就死掉,本来那个树不砍都可以活一千年,如果被砍可能长了十年就被砍掉,所以就夭折了嘛,夭折就是还没有活到老就死掉了,所以这个树不会夭折而又没有什么用处,那你为什么看到这个东西就那么痛苦,庄子就说:「你很奇怪耶你这个惠子,我对于你的公司没有用这件事情,对你有害处吗?我不到你们公司上班,还有很多别人到你们公司上班,又不是我不去你们公司上班,你们公司会倒掉,那为什么我在家过得很舒服,不到你们公司上班,你就非要把我杀了不可?」就是放一个没有害处的人在那边快乐有罪吗?就是我快乐不行吗?就开始有这样的问题出现,这个论点在这里我觉得我们上到〈逍遥游〉其实你们不要觉得有学到一些结论性的东西,〈逍遥游〉这篇只是打开一个开头,之后还有很多角度去摸索〈逍遥游〉提出来的问题,不要认为这个篇章是《庄子》的总纲所以一定是里头讲的事情是最清楚的,〈逍遥游〉有其它的内容需要一些补充,我们先讲到这里,下一堂课我们再来看一下补充内容的东西。

发表于 2012-2-7 20:46:36 |举报
hd_t 山药达人 日志
hd_t 发表于 2012-2-7 20:44
那庄子就说你要不要想想看,有一种动物叫牦牛,就是在西藏高原上那种长着长毛的牛。那种牛他说「其大若垂天 ...

哈哈,牦牛,可以去看我在旅游小组贴的西藏旅游图片。。暂时还没有贴到牦牛的单“牛”照

发表于 2012-2-9 12:37:36 |举报
hd_t 山药达人 日志
本帖最后由 hd_t 于 2012-2-9 12:38 编辑

逍遥游(5)

这样就算把小朋友班的《庄子》第一篇「逍遥游」连载完了。好像有大朋友说要来插班听我的庄子课,所以前面的课先丢出来给人预习一下。(顺便如果看了讨厌了,就不必来了。)

其实,我觉得,小朋友比大人好教耶。

大家翻到两百八十页,我们把山木篇念一下。因为有些东西在〈逍遥游〉的大树没有讲得很清楚,〈山木〉篇讲得比较清楚,所以你们翻到两百八十页「庄子行于山中」这里念一下:

庄子行于山中,见大木,枝叶盛茂。伐木者止其旁而不取也。问其故,曰:「无所可用。」庄子曰:「此木以不材得终其天年。」夫子出于山,舍于故人之家。故人喜,命竖子杀雁而烹之。竖子请曰:「其一能鸣,其一不能鸣,请奚杀?」主人曰:「杀不能鸣者。」明日,弟子问于庄子曰:「昨日山中之木,以不材得终其天年;今主人之雁,以不材死。先生将何处?」庄子笑曰:「周将处夫材与不材之间。材与不材之间,似之而非也,故未免乎累。若夫乘道德而浮游则不然。无誉无訾,一龙一蛇,与时俱化,而无肯专为;一上一下,以和为量,浮游乎万物之祖;物物而不物于物,则胡可得而累邪!此神农、黄帝之法则也。若夫万物之情,人伦之传,则不然。合则离,成则毁;廉则挫,尊则议,有为则亏,贤则谋,不肖则欺。胡可得而必乎哉!悲夫,弟子志之,其唯道德之乡乎!」

这个地方就讲到庄子很重要的一个点。我们前面讲到宋荣子「犹有未树也」,这个「树」是要树在什么地方?大树倒底要怎么长?这些这些问题,这一段〈山木〉篇,〈山木〉篇就是山里面的大树,终于他讲得比较清楚了。所以我们就拿这个东西,来跟各位同学讲一下。因为这不是内七篇的内容,这是后面的篇章,所以们讲粗一点没关系。他说,庄子呢,走在山里面,见到一棵大树,枝叶盛茂,长得非常茂盛,而这个砍树的人呢,就在这个树旁边停下来休息一下,就是不砍这个树就走了。然后他就问,你为什么来到这棵树旁边不砍牠就走了呢?砍树的就说:这棵树没什么用啊!就跟刚刚讲的臭树一样,就是「不中绳墨、不中规矩」啊!所庄子就跟他的学生说:你看这个树就是因为没有用所才能够活下去,有用的话早就被砍了。于是呢!庄子又上山住在一个老朋友家里面,老朋友看见庄子来就很高兴啊!于是就叫他们家的小朋友去杀一只鹅,雁就是野的鹅嘛!那时候野不野好像也没差,杀一只鹅来给庄子吃。他们家的小朋友就说:「爸爸爸爸,我们家有两只鹅,一只会叫,一只不会叫,我要杀哪一只?」那爸爸就说,我们需要有一只白天叫一叫当闹钟,所以把那只不会叫的杀掉!第二天,庄子的学生就觉得完全混乱了,他们就问:「老师!你说没有用可以活得很久,那个树是这样,可是那个鹅没有用救被杀掉了,那怎么办?老师你觉得我们要怎么办?我们要有用还是没有用?」那你们觉得呢?

庄子就觉得很糗啊!他讲错话了,昨天说应该没有用,结果今天没有用的就被杀掉了。庄子就说:「周」,庄子叫做「庄周」,所以「周」就是「我」。他说:「我啊!我要处在有用跟没有用之间。」什么叫做「有用跟没有用之间」呢?我要举一个例子。就像我们当时,我在我们公司上班的时候,我们以及其它公司的人,都非常尊敬我们公司有一个人叫做雅琪姊姊。雅琪是我们公司的一个员工,他打字很快,每天打很多报表。我们那个老板其实是,员工如果比较能干,他就会叫员工做很多事,那雅琪姊姊每天过的生活,我们称之为「优雅的贵妇人生活」。为什么呢?因为她每天只要打报表,我们老板从前就曾觉得说:我也曾经对雅琪寄予厚望,想要把雅琪培养成*人才,就叫雅琪去跑业务。那雅琪姊姊看到外面的人,就装一副傻兮兮、非常窘迫、什么都不懂的样子。那老板就觉得说,唉!这人不行,那就不要叫她跑业务了。那叫她去送货,她就推说:啊!老板娘不好意思,我腰扭到了!就什么都不会。但她打窗体比谁都快。那刚好她的座位跟我们女老板的座位隔着一堆杂物,然后她到底打窗体有多快,没有人知道,老板也看不到,所以她都叭啦把窗体打完开始打电动玩具,就继续用同一个计算机打电动玩具,老板也看不到,因为她打窗体的速度是一般员工的八倍,可是她不会表现她有八倍,她只表现和一般员工一样,所以她就很快打完之后,老板以为她还在辛苦,其实她早就打完了在打电动玩具。


她如果很有用,老板叫她去跑业务,她就没有那么悠闲的生活,可是窗体公司没有人打得比她快,大家都打不完只有她打得完,都要靠她打,所以也不能把她开除掉,所以这就是庄子说的「有用跟没有用之间」。如果我们能练成雅琪姊姊的境界,就可以活在庄子的「有用跟无用之间」。

发表于 2012-2-9 12:40:12 |举报
hd_t 山药达人 日志
本帖最后由 hd_t 于 2012-2-9 12:40 编辑

可是一般人不是这样,一般人都很爱面子,都喜欢人家觉得他什么都会,所以什么都会都要讲出来,然后就变成万能员工,那一间公司里面…你们现在还小不知道,一间公司里面至为悲惨的人就是万能员工,什么事都找他做然后他什么事都没有时间做,这样懂吗?所以千万不要当万能员工。在公司做事情,一开始跟老板在应征的时候就要谈清楚,老板说你来是做业务的,要跑外务的,那我给你多少钱,那你就要把这件事情白纸黑字写下来,以后老板叫你做业务以外的事情,你就说我当初谈这个薪水是来跑业务的,打窗体是你们内部支持的工作,不属于我的工作,然后掉头就走,老板会很讨厌你没有错,但这样才不会把自己累死,不然的话外面跑完业务回来还要打窗体那你就累死了,所以要很狠。

你们知道吗?你们现在是因为台湾人太讲究人情了,每次都多噜你一下,其实我常常会跟一些朋友在骂说「你在跟你的老板谈恋爱」,就是说上班做你份内的事,下班就走人,这是一个正常上班族,那你们应征工作已经谈好了要做那些事情,那你就做那些事情就好了,做不完也不是你的错,除非你上班在那边乱搞都在混,那不行,但是正正经经有在做,做不完就告诉老板你做不完然后就下班,剩下做不完的事情都是老板管理不善的责任,不是你的责任。

那怎么会这个人为了表现他很能干,下了班竟然帮老板修计算机什么的…,那我就说你的工作不是业务吗?怎么帮老板修计算机,你不是企画专员吗?有时候修计算机不是那种…男朋友在跟女生谈恋爱的时候,女生就说:「怎么办,我不会用计算机。」男生就说:「没关系,我来帮妳。」然后就叫他去做的事情嘛。就是你老板你爱上他是不是?你跟她谈恋爱了是不是?就是为什么要做谈恋爱男女才会做的事情─帮你修计算机。就是做得太捞过界,大家都喜欢表现自己很厉害,然后就把自己陷入白天工作晚上还要工作的状况,那这样子就很可怜,所以一定要学会当一个有点用又没有很有用的人。

可是庄子这么说,你们真的觉得这样活你们会快乐吗?就是有一些事情你们觉得…老板叫你们说:「张杰、文艺修,有件事情可不可以帮老板一下?」你就说:「对不起,不会。也不想。」好不好,就这样。(爆笑)…就好像有一点好像太厉害了。因为我们台湾的工作都太讲究人情,不希望你撕破脸到这个地步。其实你们是不懂,古时候的印度,他们有一种「种姓制度」,就是佛陀那个时代,二千五百年前,如果这个人出身是奴隶之家,他就是当奴隶,可是印度人很皮,据说二千五百年前印度奴隶有分很多类,就这个奴隶是倒茶的,那个奴隶是寄信的,如果你叫倒茶的奴隶去寄信,他就会说:「对不起我不是寄信的奴隶。」掉头就走,除非你跟他交情非常好,他才会看在你的人情上帮你寄信,否则倒茶的奴隶是绝不去寄信的,寄信的奴隶是绝不倒茶的。我的意思说现代人的骨气连古代印度人都不如,其实现代人也要有古印度人的骨气,「对不起喔老板,我跟你谈的工作条件是企画专员,你计算机坏了不干我的事。」要像古印度人的骨气,这样过得还不错,因为古时候的印度奴隶是一辈子都要当奴隶,他一辈子既然不能翻身,他一定要找自己活得比较快乐的方法。现代人在上班的时候,都不会想到自己一辈子不能翻身,都会想说:「我这样子努力做,老板就会看到我,就会赏赐我,就会升官,就可以更怎么样…」事实上在升官以前早就累死了,所以现代的人不像印度奴隶那么死心塌地,如果真的觉得就是这样的人生:「对不起,我是倒茶的,我不要去寄信。」就没什么好怕的。

发表于 2012-2-9 12:41:13 |举报
hd_t 山药达人 日志
本帖最后由 hd_t 于 2012-2-9 12:41 编辑

可是刚刚讲的那么多,大家听起来都觉得活得好像有一点辛苦,大家相处起来都会觉得有点困难、有点痛苦,所以庄子就说我真正要教你们的境界,说是介于有用跟没有用之间,就是「材与不材」之间,像没有用的我们叫他「废材」,介于「材与不材之间,似之而非也」,「之」是那个东西,像那个东西却不是,所以叫「似之而非」,像我们讲的「似是而非」这个成语就是《庄子》这个地方出来的,就是说其实不对,所以「未免乎累」,所以你在做这件事情的时候不会做得真的非常干净漂亮,就是如果你跟老板讲说:「对不起,不想也不会。」老板第二天开始对你的脸色可能会满难看的,然后你看到老板觉得他不知道怎么整我,所以也会有一点怕怕的,就是人生里面还有很多不调和的地方,所以剩下还是会有你要担心、需要在意、需要执着的事情,所以并不会真正的逍遥,他说真正的逍遥是「乘道德而浮游」,就是你要飘在道德里面,我想〈庄子'外篇〉可能是别的人继续写下去的,所以会用到道德这个字,在〈内篇〉里面其实「道德」这个字用得不太多,那我们把道德当做一个代名词,就是「道」好了,不要说「道德」;如果你能够坐在这个「道」的世界里面的话就不一样了,这样就「无誉无訾」,什么叫「无誉无訾」,就是你做好的时候,老板一高兴就会说「谢谢你,你好棒、你很厉害…」,那就是被老板夸奖了好高兴,「訾」的话就是,「对不起,不想也…不会…」老板就想:「天啊!雇到这种没有良心的员工啊。」然后就一直骂一直骂,然后到处打电话跟他朋友讲说我这边的员工多恶劣,那你就会觉得受伤─被人家骂了。但是如果你能够活在道德的世界里面,你就会「无誉无訾」,就是被人家骂这件事情,或是被人家夸奖这件事情,都不存在了,为什么会不存在?那庄子就提出他后面的论调「一龙一蛇,与时俱化,而无肯专为;一上一下,以和为量,浮游乎万物之祖」,这二个句子是对句,所以我们要把它并排看,他说做人要能够…一龙一蛇,那一龙一蛇的相对词是一上一下,然后要与时俱化,以和为量,要无专为而浮游乎万物之祖,这是什么意思呢?其实可以从这个地方看到庄子对于人有一种假设,什么样的假设呢?其实我们人真正的存在,可能不是在这个地球上面,他有这样的假设,很可能有一天你死掉以后,回到那个看不到的世界,然后突然想起来我其实已经出生在地球上很多很多次了,其实我知道的事情好多喔,我这一辈子知道的事情其实只有那么一点点,真正的我比这一辈子的我大很多很多,庄子有这样的假设,他那个假设就是说,真正的自己是活在上面的那个世界,就是我们现在看不到的那个世界,有人说是灵界,有人说是天国,真正的自己是活在灵魂世界,很大的,是一龙,我们现在以为我们自己活的世界是下面的世界,是一蛇。

庄子是假设我们真正的自己是很大的,是活在看不到的世界的,而我们现在自己,就好像这个人拿一个布袋戏伸到世界上来玩一玩这种感觉,他对生命的假设是这样子的,如果你活在上面的世界,你就像一条龙那么大,如果你活在下面的世界,你就像一条蛇那么小,它是对生命的一个假设,所以庄子说要做一颗好的大树、要好好站在无何有之乡…那些论点都说:人,要练习用一种观点活在这个世界,就是真正的我其实是在另外一个世界很巨大的存在,现在的我只是在这个世界来玩一玩的布袋戏而已,就是把这个手伸到世界来,好像一个手指头插到这个世界来,如果你看到这个世界有很多蟑螂,你要跟蟑螂玩,你不能整个人跳进去,因为蟑螂会被你踩死,那你就把蟑螂放在纸盒里面,然后这边挖一个洞,伸一个手指头上来,就可以跟蟑螂一起玩,这样蟑螂才不会被你吓跑。

当你在那个世界是一条龙的时候,在这个世界一条蛇那么大,如果有一个人他真的到达庄子说的逍遥境界,已经开悟了,你知道什么叫「开悟」,开悟就是说他的意识已经提升到一个很可怕的境界之后,他会什么前辈子住在那边都想得起来,然后他死掉以后在天上过着什么样的生活他也都记得,那他就会觉得其实真正的我是住在另外一个世界那个很大的我,那我们这个世界只是来玩一下,我们都说人来就是要有功课,譬如说这个人每次都来地球上的时候都会跟他妈妈吵架,所以他这一次又跟他妈妈吵架,他是要练习说这次我来学一个东西:不跟妈妈吵架,那学会就可以回去了,大概是这样的感觉。

发表于 2012-2-9 12:42:40 |举报
hd_t 山药达人 日志
本帖最后由 hd_t 于 2012-2-9 12:42 编辑

对于真正大的自己来讲,人在地上一辈子的时间是很短的,因为真正大的自己可能已经活了很久很久,就是几亿年的时间,那我们的一辈子其实是非常短暂的,所以对他来讲人世间所有的那些我们觉得很痛苦的事情,如果你站在真正的更高的世界那个大的自己来看,就好像你在打电动玩具,遇到大魔王被砍二刀,喔死掉了,GameOver,好,起来了,这次我电动玩具打得好累手好酸,那再喝杯茶吧,就这种感觉,就是一旦你是活在这个世界(上世界)的人的立场来看的话,你这辈子的痛苦就好像没有什么了不起,可是你是站在这个世界(下世界)的立场来看,你就会觉得实在是太痛苦了,就是会有这样的观点存在。

所以如果你能够同时知道自己是活在更高的世界以及很低的世界存在的时候,你就知道什么「与时俱化,以和为量」,就是你的反应就再也不是去想说:喔,我千万不能够对老板很凶,否则的话我的工作会不保、我的薪水会不加薪…。就是如果你是站在这个小人的角度来想,就会觉得是这样子,可是如果你是站在更高的世界来讲的话,你就会觉得:「喔,我现在在打电动玩具。」,我们一辈子对天上人的时间来说就好像打一个钟头的电动玩具,打到这里遇到大魔王了,怎么样刺刺刺,把它刺死,喔破关了,很好玩,然后就走了。所以在这个时点遇到大魔王,就做对大魔王应该做的事情。

然后最后「以和为量」,就是他主要的考虑是:怎么样能够让玩的人跟电动玩具能够最调和。有些人玩电动玩具都不会调和的,但是这些人很少。你有没有看过有人玩电动玩具是这样子:一开始就不动,发生任何事都不动,然后静静地站着,等到电动玩具结束,会被人家杀死。有这样玩的吗?没有吧,就超级无聊嘛,一定要玩得精彩一点。就是因为他有天上人的感觉,任何事情都能够照当下的处境,考虑最大调和的可能性然后去做。

所以他就「无肯专为」,像我们现在人都很会「专为」,就是执着一个什么事情,然后一直为那个事情拼,可是因为这个人已经「浮游乎万物之祖」,就是他已经很轻松地溶解到世界背后的世界了,所以他再也不会为了什么小事情放不下想不开。这样的思考点,在这个地方比较好举的例子还是那个基督教的耶稣,基督教的耶稣他不是说真正的他已经坐在上帝的旁边了,那他已经到这个境界了,所以他可以走在水面上或怎么样…就是这些神人会的东西他都会,什么「使物不疵疠而年谷熟」,五条鱼二个饼还是二条鱼五个饼,他这样一直掰一直掰,然后就掰出二千个人都能吃饱的量,所以你们也会说好扯喔,会说「大而无当」、「犹河汉而无极」,就是不可思议的事情。那所以我们就假设耶稣已经活在那个大的世界,真正的他已经稳稳的坐在…就是说这树已经扎根了,什么叫树有扎根?就是稳稳地知道真正他自己是坐在上帝的右手边的。可是他走在人世间在玩电动玩具,走着走着就发现说,那些人,非常的不欢迎他,甚至有一些旧的法律学家说他讲的话都不合我们旧的规矩,然后就要把他消灭掉,那耶稣就在考虑了,于是耶稣就到山上去跟他的上帝就是他的爸爸开始在用心电感应聊一聊,因为真正的他是坐在上帝隔壁的,所以他可以联机,他的灵魂就在天上就坐在上帝隔壁在那边聊天,然后就说:「怎么办喔~现在我变得很麻烦,如果我要继续传教的话就会被杀掉,那可是如果我们躲起来传教的话,那我们这些很重要的事情就不能告诉全世界了啊。」那上帝就在那边想说遇到这个时间了,那我们要想说怎么办。上帝跟耶稣讲说:「那不然你考虑看看,要不要你就让他们把你杀掉,然后我们再把你复活,这样子大家看到这个奇迹就会觉得很感兴趣,就会有多一点人来学你的东西,那这样多一点人能接受我们的东西那这样子是不是比较好?」那耶稣想一想说被钉十字架很痛耶,可是呢…因为真正的他已经有那么大了,所以他就觉得有点像是被妈妈逼去看牙的感觉,你懂吗?就他那种死的感觉跟我们死的感觉不一样,因为他真正的他已经太大了,所以上帝就对他说不然你死一死算了,他就想说反正人已经死过很多次了,就好像去钻牙齿的感觉,都已经工作做得那么努力了,好像不把它完成也不好,好吧不然死一死算了,然后就决定不要躲起来传教,就死一死算了,于是他就安排一个局,弄到什么他的弟子背叛他,然后怎么样卖给法官,然后被审,最后被钉上十字架,钉上十字架之后,天啊!真的很痛耶,然后就跟他的爸爸讲说你看这些人好笨喔,都不知道在干什么,我们是故意被钉,然后死一死,然后再复活,这样子就达到我们的广告效果,他们都不晓得是在帮我们做广告,还以为是在消灭我们,好笨。好痛喔,算了我原谅他根本不知道在干嘛,他们还以为他们是在反对我,不知道是在帮了我,算了,原谅他了,不管他了…然后最后终于可以死了?可以死了,好,事情做完,Over,然后Gameover死掉,然后他就回到天上,过几天再复活,复活之后,最后是在加利利海上面走一走,把身体丢掉,灵魂就走了,玩够了吧,就己经两个洞的手还在那边起来,这样子过了九十天累死了,终于可以把身体丢掉回家了,那就是耶稣的故事。

发表于 2012-2-9 12:43:17 |举报
hd_t 山药达人 日志
hd_t 发表于 2012-2-9 12:42
对于真正大的自己来讲,人在地上一辈子的时间是很短的,因为真正大的自己可能已经活了很久很久,就是几亿年 ...

这个耶稣的故事讲得,呵呵,我笑倒了

发表于 2012-2-9 12:44:23 |举报
hd_t 山药达人 日志
本帖最后由 hd_t 于 2012-2-9 12:44 编辑

他这一世来地球上的目的就是要让大家相信神的道理然后互相相爱,所以他要看那个处境,然后以他调和作为一个考虑,他就这样做出一个决定,而这个决定是我们只活在这个世界的人不能做的决定,你看耶稣那么厉害他要发如来神掌、穿墙逃掉谁阻挡的了他?像他上一任的前辈,那个摩西就有那么厉害,摩西就是《埃及王子》卡通片有没有看过?就是大叫一声红海就裂开,以色列人跑掉了,海一挟,后面追来的埃及人就全部淹死,那摩西就是耶稣的上一任嘛。

那这样的故事,我就有点想扯一点宗教的闲话,你们知不知道佛教,你们有没有去佛教的庙里面看过?你们有没有看过佛教庙里面会写一个牌子上面会写「大雄宝殿」,对不对都有大雄宝殿,你们知不知道大雄是谁?(多啦A梦~)原来佛陀时代就有多啦A梦。其实是这样子,宗教传到现在都有很多的混乱,大雄宝殿就是最代表性讽刺而混乱的一件事情,在佛陀的时代有一个教派,比佛陀还要更古老,那个教派叫「伽义拿教(Jainism)」,这个「伽义拿教(Jainism)」我们现在翻译成「耆那教」,那「Jainism」的教义是:「我们一定要对什么东西都要很好很慈悲,这样子世界才会对我们很慈悲。」所以它就讲人绝对不可以杀生,一定要吃素,这是「Jainism」的教义。那个时候佛陀出家成道以后,他带他的徒子徒孙到处去要东西吃,那佛陀等于是丐帮帮主,到处跟人家要家里的剩菜吃,那佛陀那样子的时候人家请他吃什么,他都很感谢地吃,你看过乞丐说过我要吃菜不吃肉吗?没有这个事情,营养都不够了,所以那个时代的佛陀是没有在吃菜的,因为当丐帮帮主也不可能挑菜,可是那个时候印度有很多耆那教的教徒,他们是一定不可以杀生的,可是因为佛陀教育的学生比较好,所以后来越来越多的人跟佛陀学,那包括很多信耆那教的人都跟佛陀学,那这些耆那教的弟子老是让佛陀觉得很麻烦,怎么样很麻烦?因为那时候印度有很多蛇,很容易被蛇咬伤,被蛇咬伤了那个解毐的药就是蚯蚓的水,印度的蚯蚓是这么粗的这种,拿那个蚯蚓放到竹筒里面弄水出来,然后那个蚯蚓水可以把蛇毐解掉,可是佛陀时代信过耆那教的那些女弟子要杀个蚯蚓都觉得:不行喔,杀蚯蚓很残忍的…然后看到人被蛇毐死都不管他,就是变成这个样子,那佛陀就跟他讲说你为了一个蚯蚓不要死,你就弄得你师兄弟死在那边给妳看,这也太过份了,就是有这样的问题。

到后来佛陀死后也没有人写下佛经,佛经是佛陀死后几百年、几千年以后才有人开始写的东西,佛陀死的时候没有留下佛经的,因为没有留下佛经,又因佛陀的势力越来越大,那耆那教除了教人不可以杀生以外,它还有一个规矩是「女人很贱,男人很高贵」所以耆那教的教祖叫玛哈维拉(Mahavira),Maha就是大,你们有没有看过七龙珠,七龙珠就是因为里面有个摩诃不思议,有没有看到那个卡通歌写那个摩诃,那摩诃就是大的意思,Maha就是大,那vira就是雄,所以就叫做大雄,就是大男人,都是觉得女人都是烂货,所以他就认为女人是不可以开悟的,不可以领悟真理的,所以在他们那个教派里面有一个女人真的很聪明开悟成道了,然后教派就把那个女的…因为不得不收,就把那个女的神像也刻在庙里面,可是把她刻成一个男人,因为耆那教的传统是要放到庙里面怎么可以放女人,所以把她刻成男人。原来佛陀弟子里面是有女弟子的,可是像那个时候的Maitreya就是你们现在叫做「弥勒」的那个,跟叫做勘朗就是现在「观音」的那个人,在印度时代好像都是女的。只是后来因为这二个教派慢慢混合,那耆那教就会觉得说…因为信徒都被佛陀抢走了,他就觉得说怎么可以这样,于是佛陀一死,他就赶快说其实佛陀也是我们这个教派出来的…什么什么他也是我们一家,就把佛教再吞回来,那在吞回来之后,就说什么其实佛教讲的就是我们讲的…讲这种话就是补习班抢学生嘛,就是他们会的我们也会,讲到后来把二个教派混在一起之后,就变成吃菜也是佛教的了,然后什么女生很低级也是变成佛教的了,佛教就变成那个样子,像现在印度的佛教徒都还没有在吃菜,都是在吃肉的,是现在传到中国才这样,现在印度的佛教徒都还是可以吃肉的;然后很多佛教里面很厉害的女的都把她改成男的,中国拿回去又把他改成女的,就是乱七八糟。总而言之,到了现在混种之后再传到中国来的佛教,竟然庙里面最重要的那间写的是大雄宝殿!?就是佛教的庙宇为什么放耆那教教祖的名字,然后我们中国没有人问大雄是谁?就已经太习惯,在那个时代(古代)根本是敌对教派,那时候耆那教看佛教是吃肉的魔教,「不慈悲、很残忍」都这样在骂的。所以这件事就是说有些宗教的事情传到今天真的是很可怕,原来当年敌对的那么水火不容的教,到现在佛教里面的庙要放一个大雄的宝殿,最好那块地都给大雄占去,然后在里面看每一个佛像都找不到谁叫大雄,就是很奇怪。这个东西其实…讲到耶稣就顺便讲一下,因为有几个重要教派…像佛教这件事就非常离谱,为什么庙里面都有大雄宝殿,而没有人知道大雄是谁,这实在太过份了,这其实是耆那教吞掉了佛教的「证物」。每次一看大雄宝殿,大家就马上想到多啦A梦。

发表于 2012-2-9 12:45:38 |举报
hd_t 山药达人 日志
hd_t 发表于 2012-2-9 12:44
他这一世来地球上的目的就是要让大家相信神的道理然后互相相爱,所以他要看那个处境,然后以他调和作为一个 ...

关于素食。。有时觉得某些提倡素食的人也很“执着”

发表于 2012-2-9 12:47:48 |举报
hd_t 山药达人 日志
本帖最后由 hd_t 于 2012-2-9 12:48 编辑

然后他说「浮游乎万物之祖」,就这个人已经用他的大我,活在这个世界背后的世界里面,于是他就可以「物物而不物于物」,这是什么意思,听起来好难懂,第一个物是动词,第二个字是名词,再一个物是动词,再一个物是名词,这是什么意思啊?他就可以把东西看成东西,而不被东西当做东西,这是什么意思啊?这个感觉是这样子的,我们上次不是有讲过庄子说的物是客体,我叫做主体,我之外遇到的东西都叫做客体,当他能够活在世界背后的世界的时候,那他看我们这个地球上所有的事情,就好像在看着计算机屏幕里面的Game,他都会觉得那都那些都只是东西,对我来讲都是不要紧的,就算今天妈妈生气把那个计算机踩烂掉,其实对我来讲还是不要紧的,所以地球所有人的人生,在他的眼中就好像计算机里面的东西,他踩烂就踩烂,反正耶稣说我已经坐在上帝右边了,地球只是我现在在玩的Game而已的那种感觉,可是我们现在的人感觉就不是物物而不物于物,我们现在就觉得每件事都很重要、都很严重,都非常地在意。

「则胡可得而累邪!」既然你能够活在世界背后的世界,而把这个世界只是看成一层薄薄的东西,随便被妈妈砸掉都没有关系的东西,那你怎么会为这个世界感到好像很多牵挂呢?累就是什么东西都背在身上,就不可能会去牵挂它了嘛,这个东西才是真正庄子说的逍遥境界,就是庄子逍遥的真髓就是这个东西,是一龙一蛇,就是你一定要把你的心已经锻炼到跟神活在一起,坐在上帝的右手边,你才能知道这个世界是无所谓的世界,到了这个时候你才知道你的人生什么时候才可以玩,那个逍遥游的游字才会出现。

就是你一定要觉得其实真正的自己其实是不活在这个世界上的,才能够在这个世界上玩得起来,其实我们一般认为,很在意一个什么事情、很认真的人、很拼的人,其实他做事情的成果不会比一个逍遥的人更好,这是一个很奇怪的事情,就好比当我来教书我觉得是来玩的时候,我是不是就会觉得好好玩,像我们打电动玩具都希望分数打高一点,所以我就希望尽量教得最好,这样子才会觉得好玩,因为这样子分数才高嘛,所以我一定会完全无条件的把这个书教好。或者是因为你要玩当然要尽兴这样才会分数高,所以我就不需要考虑这薪水高不高,不要说薪水才这么一点点,那我这样子省点力混一混教,不会,因为对我来讲总分数是最高的,所以我会非常认真,然后觉得很好玩,这样懂吗?

所以当你在意的事情越少,你越有玩的感觉,其实你们妈妈都一定很清楚,这个小孩怎么读正经书都不用功,玩电动玩具都很用功,对不对?就是在玩的时候你一定会投注更大的力量去把它玩得好,那如果你能练成庄子里面所谓的「开悟」的体验的话,那你会觉得你的人生都在玩,那你就会没有一件事情不认真,就每件事情都做得很认真,那大家就会觉得:喔,这个人非常优秀,那人家说你优秀,你会觉得你好像是一个手指头插在蟑螂窝里面,有个蟑螂说这个手指头长得很大,好无聊喔,真正的我有那么大你都不晓得。那也没有办法,但是就是这样一种人生观,所以如果有一天你们真的能够开悟到庄子说的这个「大树住在无何有之乡」的逍遥境界的时候,那你就会觉得人生很好玩,当你每天活着都觉得在玩的时候,你就会每一件事情都非常非常认真,然后把它做得非常好,你们在玩的时候都很认真对不对?(还好)喔,现在小孩连玩都不会玩了,真是糟糕。

他说这个才是神农黄帝的法则,什么叫神农黄帝的法则,就是神农、黄帝都是中国伟大的圣人,这些人他们活的方法就是这个样子在活的,中国人古时候都是这样子的,那些仙人都是在地球上活着活着,然后有一天活到身体已经快要用坏了,他就把这个身体一丢,就回到这个世界去了,身体就好像是我们说的可抛弃式垃圾袋喔,就是用到太老太旧了,就把身体丢下来就走了,就回去了。就好像那个素还真,素还真活的很久…你们有没有看霹雳布袋戏啊?那个第一代的什么素还真布偶就这样一直打一直打,到最后整个都烂掉了,然后就把布偶一丢,然后就走了,呵,就这样子买新的了。

他就说可是你不是活到世界背后的世界,你就会很麻烦,因为「万物之情,人伦之传」都不是这样,就是你只用活在地球上地球人的角度来看这个世界的话,就会完全不一样,因为地球人没有永恒的自己存在于更高的层面,所以地球人「合则离」就是说如果你很爱他,你跟他在一起的时候好高兴好快乐,有你真幸福对不对?那有一天他在你面前生病死掉,一定会死嘛,不是你死掉就是他死掉,那死的那个时候,你会为了他而守:「没有你,我要怎么活下去。」那个时候有多高兴现在就有多痛苦,都是这种相对性的,所以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件事情是永远的,连地球再放几亿年都会毁灭的。

「成则毁」你今天做了一个模型做得好漂亮,可是等到你三十岁搬家的时候,你太太一脚就把它踩烂了,你就会觉得我的童年我的快乐都离我而去了,就是都这个样子。

然后「廉则挫」如果你做事情都很清廉,都不贪污,那你的同事都要贪污,然后觉得你是异类,然后他们都不理你,然后把你丢到一边,然后你都不能升官。

「尊则议」如果你是一个当人家老师的,当得很有名,大家都很尊敬你,可是当大家觉得你很厉害就会开始有人嫉妒你,就有人在你背后讲你坏话,什么你这人其实不怎么样啊什么什么的,就是当你很厉害得到很多名声的时候,其实大家都在讲你的坏话,这事情非常简单,就像蔡依琳或者侯佩岑,他们越红的时候讲她们坏话的人越多,因为每一个人都在生气说怎为不是我当蔡依琳,所以就变成这个样子。

「有为则亏」当什么时候人不会觉得自己很亏啊?就是在玩的时候,当你在玩的时候你不会觉得自己损失,你不会觉得玩得很快乐这五个钟头就白费吧,不会喔,就玩的时间都很值得;但是如果你是有为呢?我做牛做马是为了赚钱给我孩子上大学,那等到你赚了这个钱交给孩子,然后孩子对你也不怎么好的时候,你就会觉得很受伤,很想跟他讨债,最好能够拿一张账单跟他说:「爸爸养你到今天这么多钱,你给我还来!」,当你有个意图为了人家做这件事的时候,其实你就会常常觉得你很亏。

「贤则谋」当你很聪明的时候,人家就会想到这个人很聪明,你知道吗?人在世界上最好不要聪明,因为人家知道你聪明就会想出更厉害的手段来对付你,要骗你不容易,所以要多找几个人合伙用什么计策才骗得到你,所以一旦你聪明了,人家就会来更多手段对付你。

「不肖则欺」那你说不聪明我就笨啊,那笨的话我就直接骗你、欺负你就好了,对不对?有个白痴在那边,要骗白痴很容易,要骗聪明人的话,要跟他设一个假造公司,跟他讲说这个投资很安全,这样才能骗到聪明人;要骗笨人的话,只要看到一个笨人在那边,你就直接在他面前昏倒说:「喔,不好意思,先生对不起,可不可以给我一千块坐出租车,我临时生病没有钱…」他就开始把钱给你,就很好骗。所以聪明也不对笨也不对,世界就是这个样子。

「胡可得而必乎哉」那这样子的话,这种世界你怎么能说:怎么样就一定怎么样呢?其实很难说,像你如果很用功这样一定会幸福吗?拜托,谁给你打包票;你们干脆回家跟你们爸妈说:「我这样用功能幸福吗?能不能发重誓说:『如果不幸福,你被车撞死。』」当然没有父母敢发重誓,这样子回家不要讲喔。

大家都很努力做一些事,可是没有一件事情是很确定的,有的人他赚了很多钱,可是不幸的娶到虐待他一辈子的老婆,他老婆很不会作菜,每天吃很难吃的东西,不好意思嫌,一嫌她又要哭…就是反正人生有很多种不幸,你不能说抓稳了什么就会很幸福。

所以他就说「悲夫!」喔,太可怜了,如果用一个地球人的角度来活这个地球人的生活,实在是太可怜了,所以他就说:学生啊,你们要记得,「志」就是记得,你们要记好,「其唯道德之乡乎!」如果世界上有什么东西给你们选择的话,你们值得选择的事情只有一件事,就是住到那个道德根源的故乡,就是住到那个无何有之乡,住到那个上帝右边的位置,你只有住到那里你才会一辈子幸福,永远都幸福,否则的话任何的幸福都是相对的存在,都是有得就有失,不是真正的幸福,所以到最后人住的地方应该就只有那里,这样子的话你才不会有很多的计谋论,像我说很厉害的雅琪姐姐,她的东西就有点计谋论,这东西我故意表现得我会、这东西我不会,这样子怎么样怎么样…都有点在用头脑用心计,那如果真的能够活到那个境界的时候,比较不会有计谋,都不用伤脑筯,而到了那个时候你也会活得真正的快乐,所以庄子说的真正的快乐,其实标准非常高也非常严厉,我觉得他说的真正的快乐是开悟成道,那开悟成道这种事情是多少年才有一个,佛陀之后到五百年才有个耶稣,耶稣之前二千年还是五千年有个摩西(纪元前十三世纪的犹太人先知),所以几千年才一个的嘛,所以庄子要我们做这种几千年才出现一个的人,实在是太辛苦了,所以大家也不要那么压力大,能练成多少就练多少,那其它的就不要太计较了。

发表于 2012-2-9 12:50:10 |举报
hd_t 山药达人 日志
本帖最后由 hd_t 于 2012-2-9 12:50 编辑

那至说有些可以讲的、短短的用来支持〈齐物论〉的篇章,我们来看一个,看〈列御寇〉篇还是〈让王〉篇好了,我来看一下目录,我来找一个篇我们来看一下,哎唷,你们这课本怎么好像少了一点?我想要找〈让王〉篇跟〈列御寇〉篇,好像没有耶,好没关系,没有也不要紧,反正我们那七篇都有了,这些东西我就抓著书跟你们讲一讲就好了,没关系你们不用太紧张,这个我来紧张就好,如果是有整本应该有才对,可能他这个有一点少掉,今天下课以前我再讲二个庄子的故事给你听好了,那既然没有正文的话我们也很轻松,我就直接说就可以了。

我觉得庄子是一个非常讲究逻辑推演的人,我有没有跟你们讲过庄子的这个「道」,我们都说「道」是所谓的真理,真理一定会具备什么特质呢?真理一定有二个特质,这同学一定要背下来,任何真理你一定要用二个特质来审核它,什么东西呢?真理一定具有二个特质:一个是秩序,一个叫做普遍性,秩序的英文叫order,普遍性的英文叫universality,universal是宇宙的意思,这个意思是放到那里都可以用,就好比说如果一个事情是真的,它一定会有普遍性,如果有一件事情是真理:「你骂人,人会生气」。那不管你骂谁每一个都会生气,这个叫普遍性,就是到那里或放到那个例子来举都一样的。那秩序的意思就是说:一个真理你先练成了,你才能够教给别人,就是你先活得很幸福了,你才能分享快乐给别人,一个不快乐的人不管怎么样分享,到最后都会害到别人,因为他不快乐,所以他没有快乐可以分享给别人;真理就光一样,最靠近光的地方最亮,越远的越不亮,所以秩序跟普遍性就是真理。
关于秩序呢,庄子就有举过一个例子,他有一次跟一个国王讲,就是有一个国王为了他们国家的边境跟人家打仗,所以那个国王就非常非常的在意,然后每天就在那边计较说要怎么样才可以打赢,然后搞得焦头烂额,结果不知道是庄子还是那一个圣人,就跟那个国王去讲一句话,他说:「国王啊,如果我们有一个神奇的瓶子,那个瓶子里面放着一个东西叫做天下,如果你伸手进去就可以抓到天下,可是代价是你的手会被这个瓶子咬断的话,那你会不会要?」就是抓天下给你要砍一只手你要不要?那国王就说:「不要吧。」因为国王都知道现在有一种游戏,就是把一个窄口瓶子里面放一个大水果,然后叫那个猴子去拿,猴子伸手去抓到水果手就拔不出来了,就是猴子的手瘦瘦的可以伸进去,可是抓到水果以后再也拔不出来了,所以那个猴子就急得要命,因为牠不肯放掉那个水果,然后古时候的人可以用这种方法捉猴子,那国王大概也听过那个故事,就觉得说你太小看我了吧,我比猴子聪明耶,我当然知道要损一条手臂来换得天下,我不要;那个人好像是庄子吧,忘了是谁,就问那个国王说:「那你难道不觉得,人的心情好不好比手臂重要吗?就是你的心一天到晚都在烦恼,每天都活得很痛苦,这个痛苦其实比少一条手臂还要痛,那既然这样天下跟手臂相比,都是手臂比较重要,那手臂跟心相比,又是心比较重要,那你为什么会为了天下里面的一个小小国家边边的战争而让你的心难过呢?」这是一个秩序的观念,就是人有最重要的事跟比较不重要的事情,如果你能承认你的心跟灵魂是最重要的,那你就会觉得你的手臂比较不重要,虽然手臂比较不重要,可是跟天下相比,还是手臂比较重要,我说现在给你去当陈总统砍一条手臂你要不要?(不要)喔大家都不要,那当美国总统砍一条手要不要?(要、要、要…)喔这样子就要了啊,不得了,你们这些崇洋媚外的小孩,真的?砍一条手当美国总统要,所以庄子的秩序对你们来讲没有用,本来庄子想用这个故事告诉我们说:人有比手臂更重要,那手臂又比天下事重要,所以不要为天下事乱心,就是这样一个观点。

另外还有一个普遍性的问题:生气是不是一个普遍性的现象?是喔,人人都会生气,可是在《庄子'山木》篇里面,有一小段是这样子讲的,你们听听看有没有道理,那一段叫做「空船」:如果有一个人,他驾着一艘船,在河里面游着游着,然后突然匡一下,他大震一下,吓一大跳,原来他的船被别的船撞了,你看我们现在在马路上汽车擦撞,二个司机会下来吵得好厉害对不对?那古时候就没有汽车就是船,然后他就回头去看,气得不得了,吓到了,正准备骂的时候,忽然发现撞到他船是一个没有人在上面空的船,只是水把它吹了漂过来撞到你,那那个时候你觉得那个人还气不气得起来?气不起来了,对不对?如果我们在街上被汽车叭一下回头看,如果看到那个司机也好像很不会开车,在那边吓得要死不小心叭到你了,那你还会觉得值得原谅,但如果你看到的是戴着太阳眼镜穿着时髦的小姐不理你,那你会很生气对不对?

其实人要不要生气关系到一件事情:「就是人有没有对象可以让你勒索」什么叫勒索?如果开车的是一个人,那你就可以叫那个人跟你道歉、跟你赔偿,所以你要生气,如果那是个空车,你再怎么闹也没有人陪你闹,那那个气就好像少了一半了,就是闹不太起来,要不然怎么样?你去撞船吗?觉得自己很白痴…其实这个道理人类都晓得,在我很小的时候,我就知道一件事情,我在我家里玩玩玩,然级叭嗒摔一跤撞到头,有一点点痛也不是很痛,如果那个时候家里面大人在家,我一定大哭,这样他们就会来安慰我:「撞到头了~好可怜喔~乖乖乖。」那如果家人不在家,我就摸一摸继续玩,这个都听得懂吗?对不对,人的情绪都是看外在有没有人吃你这一套才会有的;就像我去大陆玩的时候,发现大陆人是不太生气的,就比台湾人不会生气很多,为什么呢?因为我们台湾有一个很奇怪的习俗叫做「可怜人必胜,受害者无敌」就是每一个人只要哭、闹说自己很受伤,大家就会来安慰你,跟你赔偿,就只要跑出来在街上来哭一哭,然后就有人寄钱给你,台湾人很同情弱者,所以台湾人都很喜欢生气,因为我只要生气、哭闹,大家就觉得我们要同情你,这是台湾的风俗,可是大陆不是,中国大陆的人非常没有同情心,他们大概全国十几亿人都觉得死一个人不算什么,他们对人非常没有同情心,所以你对大陆人不管怎么生气怎么哭闹,他们都没有什么感觉,就像大陆人抓临时摊贩,譬如说他们在门口摆一大堆桌椅摆地摊,违规,大陆的警察去抓你知道怎么去抓?地摊的摊贩怕罚钱就逃走了,大陆的警察就叫一台货车,把他的整个摊贩所有的桌椅全部载走,然后关到警察局去,就不关那个摊贩关那个摊贩的整个店,然后那个摊贩如果不去付罚金的话,那东西就拿不回来,就是根本不跟你吵架,然后他们用更厉害的方法对付你,所以大陆人非常不在乎人家有没有情绪,就是不会顾虑你的感受,像我在四川成都,有一件衣服在百货公司,那那个售货的阿姨就说:「耶,你来看一下嘛,这衣服很好,你来看一下嘛。」我说:「没有,没有,我不想买。」我一掉头,那个阿姨在后面骂:「怎么看都不看一下的啊!」她就很直的就骂起来了,大陆人就是这样,什么事都硬着跟人杠上;就像我们那个游览车在一个车道上面逆向开车,这在台湾是不可能的,他因为有个地方要左转上大马路比较方便,其实那个路应该右转才对,他就这样子逆向挡在那边,然后这边的车就越堆越多…越堆越多…越堆越多,就一个游览车硬杠在路中间,然后就从这条路一直塞塞塞,塞到那边那个十字路口,就是一百公尺外的十字路口都塞满了车的时候,他们觉得杠不过这台游览车,开始掉头,整条路都变成逆向倒流回去,非常离谱,就是大陆人什么事情都非常蛮干,就非常不理你,所以不管你在大陆人面前不管怎么哭、怎么闹,他们都觉得没感觉,不理你,因为你哭闹他们都不理你,所以大陆人非常不会生气,我们台湾人一刺心就受伤了,大陆人全部没感觉,因为他不管怎么闹没有人理你,他们很残忍。

发表于 2012-2-9 12:51:16 |举报
hd_t 山药达人 日志
hd_t 发表于 2012-2-9 12:50
那至说有些可以讲的、短短的用来支持〈齐物论〉的篇章,我们来看一个,看〈列御寇〉篇还是〈让王〉篇好了, ...

这是夸还是损啊
不过我觉得成都的气质真的很“庄子”

发表回应...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山药社区微信订阅号

小组信息...

JT

JT

2012-1-4由 hd_t 创建

集中JT叔叔的《中医基础讲座》讲义、《伤寒论慢慢教》、《庄子》儿童班讲义,可能还有一些零散的内容,我会陆续贴在这个小组里。未征得其人同意,如有版权问题,请指出(估计无)。
欢迎补充和讨论。
拒绝广告。。

发帖
组长:hd_t
中里巴人微信订阅号

最新话题...

最新话题...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