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月17日 星期四  农历 戊戌(狗)年 腊月十二
收藏收藏17 分享分享0

发表于 2012-1-26 20:56:55 |举报
hd_t 山药达人 日志
本帖最后由 hd_t 于 2012-1-29 21:40 编辑

如果我們講憤怒跟記恨、怒氣沒辦法好好發洩,比如說離婚的婦女,她覺得她的前夫實在太對不起她了,可是離了婚,對方就不見了,想把他碎屍萬段又不能去殺,這樣的怒氣憋在那,到後來說不定就變成乳癌?當然,我們不能說乳癌的患者一定是這樣,不能這樣講。

像這類的疾病,在早期西醫的研究裡,他們剛發現婦女的癌症,也就是乳癌跟子宮部位相關這兩類癌症的時候,西醫就會發現,妓女跟尼姑、修女,妓女是上床上太多,尼姑、修女是上床上太少對不對?尼姑跟修女是只得其中一類癌症;而妓女是只得另一類。也就是說,當某個區塊能量不通的時候,也有可能造成某類疾病的。

如果要說中國醫書的說法,女人的性生活不美滿,不能「調陰陽」,「交合陰陽」的風木之氣也會同比例地受損,於是就會肝氣鬰結,鬰而生火。不嚴重的是變成一點點小事就會發脾氣;嚴重的就變憂鬰症(古書有時候寫作『花痴』、『花癲』),或者是腫瘤類、免疫類的病了。

前面說肝藏魂,離開身體、出來去做一些事的能量稱之為魂,是精神能量丟出來的部分。所以我們看:中醫看待跟肝臟同步同調的事情,比如說肝與人的眼睛、人的指甲相通。

人的眼睛好像就是最會「主動」看出去的一個器官,相對來講,五官的感知之中,也是視覺最會因為使用而造成疲倦感。指甲、趾甲也在我們手、腳指的最末梢,如果你讀過厥陰病的問症,或是知道肝這個器官的調性的話,就會覺得:它果然就是要變成人的指甲!因為它最往外跑;也因為它是人類陰經和陽經的交會點。

像是性的欲求不滿,肝氣鬰結的人,他的手,「指尖」會發「躁煩」,於是就會不自覺地老喜歡揑個什麼東西,手賤手賤的,坐在那兒人會一直掐裙角、摸椅子邊緣。有時候看到患者有這些小動作,醫生就會想:「他是不是夫妻不和?」

发表于 2012-1-26 20:57:33 |举报
hd_t 山药达人 日志
本帖最后由 hd_t 于 2012-1-31 20:16 编辑

又或者说「肝主筋」,条纹呈平行的肌肉,那是阳明胃经在管的,属土属金;但是肌肉上面好像树根一样攀附着的「筋」,那是风木之气的形状,在中医归到肝。人如果会抽筋,除了风湿造成的因素之外;肝虚,往往是一个主因,肝虚了,筋就缩;当然,抽筋其实在缩的是肌肉,不是「筋」,但这也不要紧,就当它是「木克土」,筋虚了所以肌肉缩,这样掰过来还可以通。

而中国人也称男人的性器官「宗筋」,即然「肝主筋」,肝不好,男人也就……。

手指甲、脚趾甲,也可以说是「筋」那一层浮出体表的部分。

而人体最大的一块「筋」,就是「横膈膜」,六经辨证的厥阴区,也就包含了那个部位,乃至于膏肓中的肉体的心脏的病,也可以从厥阴治。

而,肌肉与脾胃是一体两面,就如同筋与肌肉关系,人的消化系统,是脾胃,属土;但是人体像「树根」形状的「神经」,那是勾芒气,属肝。也就是说,中医说的「肝」,并不只是西医认为的那一坨肝脏,还包含了西医说的神经。

像我们五行能量的肝克脾、木克土,很多人的拉肚子,就是因为他心情很紧张、压力很大,肝阳虚克成脾阳虚,莫名其妙这个人就容易腹泻,这常常是情志造成的。胆割掉的人也常会这样,早上一起床吃什么都拉。

当一个人的肝气不舒畅,消化系统的讯息传导就会失常,中医说那叫「木克土」、「肝乘脾」,比如说一个人一紧张就会泻肚子,这种木克土造成的拉肚子,西医医也医不好,但是帮它造了一个病名,叫作什么「大肠躁急症」。你可以说那是神经系统的病,但中医就说那是肝的病。

当然,神经对到肝,以「形状像树木」而论也可以,以神经是「沟通无形的灵魂与有形的肉身」的「阴阳相交的界面」来想也可以,要说自律神经系统本身就是一阴(交感)一阳(副交感)的两个系统组合而成的也可以……中国人的象征物,选得很不错的,各个向度都还说得通。人的背属阳,腹属阴,背腹相接的身体侧面,就属勾芒,用药也多半从肝胆治。

其实啊,这种「木克土」的说法,是「方便法门」,是比较以「五脏」立论的简略说法。

如果要细讲,有三组半的相克包含在里面:肝是纯木气,脾是纯土气,你可以说「木克土」,但这反而不是最重要的一环;因为在古方派中医的疾病分类,这种病,是归类到六经辨证的「少阳病」;《内经》说「邪在胆,逆于胃」的「胆克胃」(六经病里的阳明.胃,指的是一整条消化道的运化机能)才是主要的病因。而胆是半木半火(少阳经相火气),胃是半土半金(阳明经燥金气),于是胆克过来的时候,又有木克土,又有火克金;这样有两组。加起来是三组都克到,所以这种的相克的例子,临床上,就特别地多见(说来胃的金多多少少也会去克到胆的木,临床上看到少阳病,比如说吃饭不定时造成的消化异常,那是胃也克胆,胆也克胃,互咬出来的。这样可以算到半组。)。

相反地,纯以五脏来讲,肺金克肝木的例子,就少得多。因为肺是半土半金(手太阴肺经,太阴是湿土气),和肝木的关系是一胜一负的互咬,克过来克不太动,肺的土气反而被肝的木气克到的例子还超过半数。大肠是纯金气,比较能克肝,大肠的机能一弱,肝里马上就堆积毒素,而被整得半死。

发表于 2012-1-26 21:00:50 |举报
hd_t 山药达人 日志
本帖最后由 hd_t 于 2012-1-31 20:17 编辑

前面讲到,肝勾芒之气,是把水和火交融在一起的气。而五行属木的味道,是酸味,对不对?我们听到酸味,就会觉得它好像「把什么东西绞在一起」,就像我们一吃酸梅,嘴巴就绞在一起啦。这样一种听起来很荒谬的象征符号,临床却十分地有意义,怎么讲呢?

当一个人的阴跟阳要脱开的时候,我们就是靠酸味的药在维系着它的。

比如说当一个人要虚脱的时候,有一味药叫作山茱萸,它是只有酸味、没有其它味道的,大量的山茱萸煮水,就可以把这个「好像要离开身体的灵魂」再黏回来,救虚脱就是靠它酸味的这个黏性。或者说,我们的六经辨证里的厥阴病,厥阴病的特征就是阴阳离绝,你要治厥阴病的时候,最主要的一味药是乌梅,乌梅也是靠它的酸味,能把一个人的阴跟阳重新黏合起来。这些都是肝的属性、木气的属性。

而以气味而论,风木的味道是「臊」味,这个臊味,以人类来讲,就是下体和腋下的味道,都是肝的「交合阴阳」的能量具象化出来的,古人说「风马牛不相及(动物发情的时候,马释放出来的费洛蒙飘过来也不会令牛发春)」的「风」,就是指这个东西。

有臊味的药,比如说羊肉,就特别补厥阴经,月经痛、不孕症的食疗都要靠它。

另外有一味大热的药「吴茱萸」,那也是臊味很重的,直接就会和肝经起反应,破肝阴实,治疝气啦、忧鬰症啦,都很好用。吴茱萸治的那种「肝阴实」,平常发作时的症状,有时是头痛到想撞墙,或是一面头痛一面想吐,张仲景的书里的这个「吴茱萸汤证」的体质,虽然不太跟情志有关,比较和吃的东西太寒有关,不过,这个病,会让人觉得很可怜:西医不会治这个,病人止痛药都当糖吃了也不会好;中药的吴茱萸汤倒是一吃就好;而这种病人的体质,差不多和长脑瘤的人只有一线之隔了;拖得久了,也有可能变成胃癌、肝癌。,也就是说,以五脏而论,脑瘤,也常常算作「肝阴实」。

发表于 2012-1-26 21:02:14 |举报
hd_t 山药达人 日志
本帖最后由 hd_t 于 2012-1-31 20:22 编辑

特别有勾芒特征的药物,比如说蛇,就会入肝,因为蛇在爬的时候就是用弧形而直线前进,所以那是勾芒气。而前面讲治寒疝的乌头,就恰好可以解蛇毒。

那么,有一味植物药叫做「蛇床子」,就是蛇很喜欢在那个植物旁边睡觉,所以叫蛇床子;那蛇床子一定是很暖的药,因为蛇很怕冷,对不对?那蛇如果很喜欢它,那一定是它跟蛇有相同的气,因为蛇这种动物很多疑的,等闲不跟别的动物玩在一起的、很不跟人家亲的。它能够亲的一定是它以为是同类的,所以我们知道蛇床子里面有很多的勾芒气。所以蛇床子用来干什么啊?就是能够沿着厥阴肝经把阳气通下来,蛇床子用在男人身上可以治阳萎,用在女人身上就是,如果女人的阴道有一些不好的分泌物、发痒,「若是」阳虚证(意思就是现在有很多不是阳虚证,而是肝阴实的吴茱萸证、乌头证),用蛇床子去煮水洗阴道,那这个样子阳气被通出来以后,整个阴道的状况就会得到改善。

如果以形状而论,中药之中,所有的植物性的舒肝药,什么柴胡啦、茵陈啦……它们其实药性都不能胜过一味舒肝药,力道最强的疏肝药,是形状完美地画出「勾芒」的「羚羊角」,角是螺旋状又尖尖直直的;同样是清热解毒的角类药,犀牛角是平行纹理的,就对应到半金半土的足阳明胃经的病去(平行纹理的石膏,也是对到胃经去);螺旋状的羚羊角,才有疏肝的效果。同样是角,就有这样的划分,这个是药物方面基本的原则。

治狐臭,腋下属肝,臊味属肝,用田螺水擦。田螺也是那个勾芒形状的东西。

植物也是一样啊,有螺旋状的藤蔓的,有勾勾的,就特别会和肝、和风气起共鸣,像是「夜交藤」的根叫何首乌,就是补肝的,木气特多,于是补肾的地黄一遇到它,水生木,就被转化过去补肝了;而「金克木」,何首乌又特别怕金属,比地黄还怕铁器,一遇铁,药性就坏。而螺纹状的「秦艽」,也是入大肠的驱风药(你可以说秦艽色白属金故入大肠,也可以说大肠的免疫机能本来就归厥阴经在管,下腹腔免疫总司令盲肠是厥阴经上的器官)。不然,像是勾藤勾,又是藤蔓,又带勾,它就又入肝、又驱风。

当然,这一类的对应关系,你可以说是中药很神的部分;但,中药的药理,老实说,在象征符号的世界,被鬼扯滥用的也不少,也很险。

发表于 2012-1-26 21:03:50 |举报
hd_t 山药达人 日志
本帖最后由 hd_t 于 2012-1-31 20:23 编辑

虽然「无奈」和「顽固」会伤大肠,但是,如果要讲到大肠癌,这两种情志占到的因素却不是那么地高;大肠癌的主要情志问题,可能前面说的伤肝的情志会更主导一些,因为下腹腔的免疫能,西医说是盲肠在管;古方派的中医归类到「厥阴病」,盲肠算是厥阴经上的器官。有一个说法是,盲肠割掉的人(精确的讲法是割『阑尾』吧?),会比较容易得大肠癌,因为他的下腹腔免疫机能被打瞎了。而我在小学的时候是被割掉阑尾的,所以这几年来,每隔半年一年,体质就会愈来愈往厥阴病的调调偏过去,要吃厥阴病的药才能拉回来。所以这件事,我倒是蛮有切身体验的,没有阑尾果然还是不行。就像人割掉胆之后,体质就会偏到少阳病,要长期吃温胆汤才不致于「胆克胃」的吃饭后就腹泻;或是只能浅眠,睡眠质量超烂。

大肠癌、直肠癌的初期症状,往往是《伤寒论》中厥阴病「白头翁汤证」的那种腹泻:软便、热、臭,拉不清爽(肠道中细菌、原虫乱繁殖),拉完了还觉得肛门塞塞的(直肠有一点发炎,在肿)。这都是这个人下腹腔的免疫机能已经快要没有了。

这如果要倒推回情志,伤肝的情志(比如说活得很矛盾、好辩),加上伤大肠的情志(比如说活得很顽固、无奈)都常有的人,体质就特别会偏到这边来。最近我们台湾人,大肠癌、直肠癌已经升到癌病排行榜榜首了。以「情志伤肝」的角度来看大家的心智运作状况,就让人觉得:这也可以说是活该啦!

发表于 2012-1-26 21:05:50 |举报
hd_t 山药达人 日志
本帖最后由 hd_t 于 2012-1-31 20:25 编辑

肝(五)

岔题介绍一下「大村圈」

当然,之前提到的情志与疾病相对应的内容,我们都不能讲是绝对或是唯一,只是让各位知道一下情志导致疾病的可能性。现在比较被大家当成一回事儿的红斑性狼疮或是癌症,不光是中医,其实在西医的角度,也有一个很清楚的观察「这种人有某种个性」、「得癌症的人有某种个性、得红斑性狼疮的人有某种个性」,例如很好辩、很矛盾……特别容易造成这种自体免疫失调的状态,像这一类的相关研究,中医也不是绝对的,我们《黄帝内经》讲的喜、怒、思、悲、恐这五种情志,也是一种非常粗糙的讲法,不能说是很精确的。

而因为这一类疾病跟情志的关系,西医在临床上也是清楚看得到的,所以西方对于身体与心灵互动的研究,这二十多年来也都是不遗余力地在进行着,并且又和中医的经络学说结合起来。

有一些相关的数据,甚至也不一定要强求一定要是中医给的,因为西方的研究做得也很好。

要讲到西方的研究,就不妨先来介绍一下「大村圈」,以及什么经脉被什么情志伤过的伤痕判断。

像大村圈这个东西,我觉得,其实讲几分钟就教完了;可是台湾现在教大村圈的课,上一梯课是要几万块的、很值钱的哟!

从前有一次陈奕迅上张小燕的节目,他就说:「我这个人有一种本领,就是:再名牌的衣服穿在我身上,看起来都会好cheap!」我想我也有一样的本领,蛮会把很多值钱的东西都变得很低贱的。就像我朋友就说:「你家的塔罗牌,大概会气到想要自焚。」我很爱玩塔罗牌的,但是我几乎不拿它来算人生中的大事,都是拿它来算「今天早上要吃面包还是豆浆」之类的;非常重要的「大村圈」,我大概也都是跟朋友出门买衣服时,揑大村圈来决定要买这一件还是那一件,都被我用在很低级的地方。

这个大村圈,一般人是把它称呼为O-ring,因为发明它的人,叫作大村惠昭,是一个在美国纽约行医的日本医生。他的姓的发音「大」是「哦哦」(おお)的音,大家就取他的姓的前一个字「O」来称呼这个他所发明的圈圈;别人是叫它O-ring,我是叫它大村圈。

大村圈它讲的是一个很简单的发现:「当一个人全身的能量、身心的能量,忽然变得比较好的时候,你的两根手指头揑到最紧的这个『握力』,会变强;如果你的能量忽然变糟的时候──以中医来讲,就是十二经络忽然接收到某种讯息,而受到阻碍的话──那你揑到最紧的这个握力,会忽然变弱很多。」这种感觉,其实还蛮明显的。

揑大村圈,我们玩的时候是这样:我们用大姆指以外的一根手指,要用食指、中指、无名指、小指其实都可以,教我大村圈的郭秘书说用无名指,因为他觉得用食指会揑得太紧、掰起来很累。假设我们用无名指跟大姆指揑,那就把你的无名指跟大姆指的指尖揑起来,形成一个圈圈,当你觉得你的这两根手指已经揑到最紧的时候,请一个人来帮你把这两根手指慢慢掰开,请他记得这个圈圈揑得有多紧。然后,你再揑一次,同时测试某个东西,这个时候,你就可以从「手指圈变紧还是变松」而知道这个东西对你的身体的能量是有好处、还是有坏处。

其实,教了大村圈以后,很多中医都可以不要学了,因为当你生病的时候,你就可以在家里面,右手握圈、左手摸在桂枝汤的罐子上面,然后看是摸桂枝汤比较紧,还是摸真武汤比较紧?医术还没练成的时候,可以用这种偷懒的方法。当然啦,最好医术还是要练成啦,这只是一个过渡时期的玩具而已。

通常,我们做大村圈的空白测试,是先把手揑紧,然后说「我人在这里」,请一个人帮你把手指掰开;然后再说「我人不在这里」,然后请同一个人再帮你把手指掰开。有些人他的身体感觉是比较钝的,怎么掰都一样紧,除了比较钝的人要多玩几次会比较灵敏一点之外,通常,一般正常人,因为你说「我人在这里」是实话,说「我人不在这里」是谎话,说谎话通常会让人的能量变差一点,所以会变松。

可是呢,也有人说「我人不在这里」的时候是比较紧的,那就表示你可能不适合来上这个课了,来上这个课不是你最佳的选择,所以说「我人不在这里」反而变得比较紧。大家如果测到这样的结果,可以来跟助教讲一声,学费退给你,让你回家过更有意义的人生。

那么,通常我们给人掰的时候,会揑右手请别人掰,因为以中医的观点来讲,能量是左手进来、右手出去,所以要测试一个东西的能量,我们会用左手去摸那个东西,如果要测得比较精准的话,通常手表之类的金属物都拿掉会比较好。

玩得熟练之后,就连摸什么东西也不必,要测的东西,桂枝、麻黄用说的就可以。而渐渐地也不需要别人帮,自己右手的大指和小指圈起来,用左手的大指和食指去撑开就行了。久了就自己一个也能玩。

当我们要用大村圈来测试一个人有没有被情志所伤的时候,我们刚刚讲到肝、胆,所以我们就从肝、胆来测试一下。比方我们测试自己,测试的时候呢,你先什么都不想,然后把它揑到最紧,请人家掰开,当做一个空白测试。然后再请对方用他的手,摸一摸你的……比方说章门、期门这两个穴道,这两个穴道都在胁下的这个部位,请对方摸一摸你自己的胁下,然后再揑到最紧,请对方再帮你掰开,看看有没有松很多,如果有的话,就表示你是愤怒伤肝,松得愈多就是肝伤得愈重。

外国人的这个研究,等于是在说:人类的情志能量造成的伤害,它在本质上,很可能不是什么化学物质,而比较是能量的共鸣关系。如果是化学物质,你生了气之后去验血检测肝功能会比较准。但往往是验血还什么都验不出来的时候,经络测试的反应就非常明显了。

所以我们上课才得讲「勾芒气」什么的,我们必须认得出「风木之气」所形成的肝经是什么能量调性,才会晓得哪一种调性的精神能量会和它起共鸣。这是一种五脏的「调(ㄊㄧㄠˊ)律」,好像钢琴师用音叉来调琴弦一样的事情。

摸穴道的功用,是用来唤醒这条经脉上累积的不干净的能量,就好像把沈淀了的一杯水再搅浊一样;这样子能量的身体就会有讯息上的反应了。

外国人在教这个课的时候,用大村圈还可以做到更精密的程度,比如说,如果我有愤怒伤肝,这个愤怒伤肝是发生在零到二十岁之间?还是二十到四十岁之间?你可以去比较「零岁到二十岁之间」的问句松得比较多?还是「二十岁到四十岁之间」松得比较多?然后还可以精密到第几岁的第几个月、甚至是这件事比较关系到谁……到最后是哪天哪月哪天的哪个人都可以测试出来。

发表于 2012-1-26 21:10:28 |举报
hd_t 山药达人 日志
本帖最后由 hd_t 于 2012-1-31 20:28 编辑

情志与「肝胆相表里」的疾病

以肝经的测试来说,大概是摸一摸胁下这个地方,它比较在测试的情绪是愤怒。那,如果是胆经呢?

胆经所使用的接触点,是眼睛旁边的「瞳子髎」这个穴道。测试的时候,同样是先空白测试一次,然后请对方摸一下自己眼角附近的瞳子髎,再帮你掰开一次。如果松很多的话,就代表你的胆经受伤。

那么,肝为里、胆为表,肝经受伤是「愤怒」比较多,胆经受伤是伤在「挫败感」(frustration)比较多,可能做一件事没做成、觉得很呕,这样的挫败感会比较伤在胆经上面,这是西方人的研究。

如果五脏六腑这样测试下来,发现某一脏伤得特别严重,那么我们已经介绍过的种种情志所伤、或是接下来会介绍到的种种情志所伤,就请你要考虑一下,是不是要改一改了?

相关于胆这个区块的情志──当然这话听起来有点武断,要说这代表了百分之百的病患,这是不可以的,只能说是这个状况偏多──比如少阳胆经,它经过我们的胁下大块的淋巴系统对不对?伤到胆经的「挫折感」,如果我们用淋巴癌做比喻的话,我们学中医的朋友在临床上遇到癌病的患者,会觉得:一般人得知自己得了癌病之后,会觉得好像一下子脚都软了、心情很down对不对?可是,偏偏淋巴癌这个癌症的病患,往往知道自己得了淋巴癌以后,他们会说:「医生,你要帮我!我要跟这个癌症战到底!我一定要打赢!」不但不沮丧,反而得了癌症以后变得亢奋起来!

为什么淋巴肿瘤的人,很会产生这种特别的情志调性呢?

有时候我们同行之间,会有一个推论,就是:某种个性的人,什么东西都硬要抝到赢的人,特别会得淋巴癌。

逼到小孩国中都还没毕业,就受不了而离家出走三次的那种父母,这样子强烈地「一定要」、「硬要他人怎么样」的个性的人,特别会得到淋巴癌。

然后呢,我们有些同业,在处理淋巴癌的患者的时候,都会想劝这些患者:「你不要这么用力好不好?」因为他那种奋斗已经超过了正常的范围,反而好像这种奋斗的能量刚好可以去养他的癌症。会有这种奇怪的调性出现。

这些患者会觉得:「我得了癌症,不是说要开朗乐观癌症才会好吗?我很乐观奋斗啊!」

然后我们的同业者反而要这样劝他:「这位兄台,你可不可以就当作自己已经死定了,就当我的医术很烂,救不到你;好好地躺在床上哀哀叹叹就好?然后,我才帮你开药。」讲得这患者瞪大了眼睛,不知道医生是吃错了什么药。

如果伤胆经的这种「挫败感」所造成的病症,讲轻微一点,我们教书的同业者,就很多。像我的很多同行,都是平常很会「长长叹一口气」的人,动不动就人闷闷的胃口不开,不然就是容易口苦、胆结石──这等到上了《伤寒论.少阳篇》大家就会晓得,都是少阳胆病的调调。

我有一个朋友,他常常觉得他的女朋友不很合他的意,于是在家里,有时就会长长地凝望这个让他失望的女生好一会儿,然后「唉…………」地长长叹一口气。有时候,这种个性的人,还真是会主动选择一个能伤他的人来维持他的情志模式。

我的这些教书的同业,往往都是对学生有相当大的期待,可是学生好像也没什么慧根,学起来有一搭没一搭的,老师年年月月都活在这种挫败感之中,就变成这种调调了。(哎,我们这群教书的呀,站在台上还积点口德;私底下交流,『炫耀』谁家的『逆徒』最顽劣,可是热门的话题唷!)

而学生感受到老师的这种心情,也会起一种「我辜负老师了!」的罪恶感,而为了填补这种罪恶感,就拼命做一些帮忙端茶倒水准备点心、免费做网管小版主之类的,和读书做功课毫不相关的「义工活动」,义工做得愈多,就更没有时间读书,罪恶感就更重,「服务」得更拼命。于是,老师身边形成义工团,教书事业变成好像什么宗教师门一样。

我在出来教这次的课之前,就研究过同业间的这个问题,因为我很不喜欢自己也变成这样,太伤胆了!

后来我发觉:会变成这样的同业者,几乎都有一种「发佛心来的」的想法,因为他教人这个科目,他觉得是出自爱,是为了帮人、救人,所以不管学生怎么做,到最后都还是会形成一种「我不够对得起老师」的氛围。
我就想啊:发佛心,会变成这样;那,不发佛心,发「私心」,总行了吧?教书是干嘛的?做生意,赚钱!

而我比「赚钱」还要更贱、更自私。我这次开课的时候,跟大家说的是:「基本上我是自己要读书,做了一个读书计划,想说用三年的时间把《伤寒杂病论》再细细研究一遍,这样我自己的功力就会更进步。而各位付钱来,也可以说是赞助我读书的投资者,那,我每个礼拜读到了什么、做了什么主题的研究,都会逐周向各位董事们作报告!」一开始就讲明了:我对学生没有爱,我只是必须对雇主尽责任。

一开始就是这样子的设定,我是整件事的最大获利者,所以教到今天,也仍是战战兢兢,唯恐「辜负」了各位股东们的钞票,在结构设定上,我只能这样子感觉这件事,根本就没有办法去想「学生辜负我」什么的。

而所有助教,一律是金钱交易,没有人会免费做任何事,我不要「义工」,因为只要有一只义工的存在,就等于在向全体同学宣告:「我给你们的爱太大了,你们还不完,所以你们可以多做点什么来平衡对我的亏欠。」

一切就是商业行为,是交易,各位是金主,是我的衣食父母,是顾客,顾客至上!

你学不会,我怎么会觉得「你辜负我」来跟你呕气?没吃到东西,还照样付钱,这种恩客,我是加倍地感谢你啦!

当然,这样子搞,也有代价,就是,在这个业界,我的人格很被人瞧不起。别人都被叫「恩师」,我是被叫「奸商」。不过这没关系啦,面子不要紧,天天活在「理亏」跟「感谢」之中的心情是很好的。

我是觉得,如果我不喜欢自己常常有某种「情绪」,比较有效的方式,是在设计一件事情的时候,一开始就不要让它有产生出来的机会。而不是等情绪产生了,再在那里靠「修养」来苦苦撑住,那都已经受内伤了。《内经》里有一句话说:「肝为将军之官,谋虑出焉。」肝所主的意识状况,它不说是「魂」或「怒」,而是「谋虑」,经过开课这件事情,我对《内经》的这句话,倒是感触颇深:

一个事件,在具象化之前,在把生命能丢出去、派兵出去打仗之前,就要先「谋虑」清楚。因为,在结构设计的基盘上,它的基因,就已经决定了这个系统未来将会具现化出什么果实了。这一关不抢先处理好,出兵之后,搞得尸横遍野了,再来想许许多多解决问题的方案,都只是在浪费心力而已,肝还是伤。

我很讨厌「做善事」这种事情。因为以结构学来说,那都常常是在坑人、表人,在陷对方于不义;一开始是因为「爱心」,可是到后来,你愈有爱,养出来的寄生虫、吸血鬼愈是不堪。

而这一套结构设计的学问,西方人的研究书,叫作《第五项修炼》。

我们说「肝胆互为表里」,肝的系统,就好像是胆的系统下面的地基。肝的病,有时候会挤上来变成胆的病,在临床的时候,遇到这种「假少阳、真厥阴」的病人,在辨别时的参考,情志还算是一个可以用的助力。

少阳胆经的病,比如说《伤寒论》里的少阳病小柴胡汤证,你蛮以为小柴胡汤开下去一定见效,可是偏偏这个病人是个天天在网络上跟人吵架的人;结果,小柴喝下去,全给呕出来!最后是用破肝阴、治厥阴病的吴茱萸汤才让他好转。

像是「少阳有痰饮」的晕眩病,如果病人是个记恨某人记恨很久的人,他那个少阳的痰,有时候是从厥阴肝的阴实满上来的,你从少阳这边怎么刮都还有。吃吴茱萸汤直接破厥阴的痰,反而好得快。

乳癌也是,一般中医的开药路数是走少阳,以清淋巴的痰为主,但也有碰壁的时候,碰壁的时候有一招,就是:同时用大寒药(芩、连、蘖)和大热药(生附子、阳起石),并且要加大破肝气的鲜剥绿橘子皮,这又是修理厥阴区的乌梅丸的法。恐怕这个患者伤少阳的情志「不甘心」、「生闷气」背后,还有伤厥阴的种种人格模式在撑腰。

一般人受情志所伤,坏能量会留在经络上,而经络是走在「三焦膜网」(也是少阳)上的东西。所以,西方人是用按揑三焦经(无名指根的中渚穴)来作情志疗愈的;那我们中医,一般而言,要清洗心灵创伤的药方,我们是选择「清洗三焦」的柴胡龙骨牡蛎汤。可是,有的人,情绪压抑得太久了,已经不纯是能量的身体的事情了,已经具象化到有形的身体了,变成皮肤下面摸得到一坨「筋结」了,或者是肌肉沾粘,变成厚厚重重的一坨死肉一样的东西,按摩的人如果按到,就会说「先生你这里累积很多压力湼!」,这种的,少阳药就对付不了,要用外治松筋法,或者是「开腠理」的吴茱萸去把那个东西溶掉,用药的路数,又落到厥阴。

……说起来,我刚刚举的例子其实都是片段的、残缺的;而且严格讲起来,少阳胆是属木又属火,不是纯粹的风木之气,并列在一起举例,有学术上的瑕疵。可是如果各位的身体有这样的状况,或者是去观察周遭的人,说不定可以找到更有意义的线索。

发表于 2012-1-26 21:24:32 |举报
hd_t 山药达人 日志
本帖最后由 hd_t 于 2012-1-31 19:50 编辑

到此结束

发表于 2012-2-7 10:59:23 |举报
阑尾已经没了,有替补的方法吗

发表于 2012-2-7 12:24:54 |举报
hd_t 山药达人 日志
kangkang 发表于 2012-2-7 10:59
阑尾已经没了,有替补的方法吗

我想是这样:那方面会弱一些,注意一下应该没什么关系

发表于 2012-2-7 12:30:25 |举报
hd_t 发表于 2012-2-7 12:24
我想是这样:那方面会弱一些,注意一下应该没什么关系

谢谢,不知道按摩阑尾穴是不是可以好一些

发表于 2012-2-7 13:01:54 |举报
hd_t 山药达人 日志
kangkang 发表于 2012-2-7 12:30
谢谢,不知道按摩阑尾穴是不是可以好一些

没研究不清楚。
个人经验是注意有关经络,以及在生病时要注意防范或者考虑到下腹部的问题

发表于 2012-2-7 14:21:48 |举报
恩,今后会多注意下腹部,多做些推腹;经络之类的还需要再学习学习

发表于 2012-2-10 16:16:04 |举报
林夕婷yang 山药达人 结识更多朋友,和大家更好地交流学习
好辩如我,看完此文着实惭愧。以后要改控制狂的个性,否则伤人伤己,连累亲近的人。

发表于 2012-2-10 19:28:18 |举报
hd_t 山药达人 日志
林夕婷yang 发表于 2012-2-10 16:16
好辩如我,看完此文着实惭愧。以后要改控制狂的个性,否则伤人伤己,连累亲近的人。 ...

我觉得是很难控制这种个性的,我个人感觉已经平和了很多啦,今天还在微博和人辩论:那位强调说打吊瓶人挂掉的原因只是吊水温度不够。。。争了半天,现在得反省反省自己

发表于 2012-2-10 20:14:05 |举报
hd_t 山药达人 日志
本帖最后由 hd_t 于 2012-2-11 09:28 编辑
hd_t 发表于 2012-1-26 21:02
特别有勾芒特征的药物,比如说蛇,就会入肝,因为蛇在爬的时候就是用弧形而直线前进,所以那是勾芒气。而前 ...


关于羚羊角,我在没学中医之前,女儿发烧经常是用含羚羊角粉的某个什么清热颗粒治的。。
这个药,我老公的某个西医亲戚说,TA们经常拿来给癌症患者退烧
不过说到中医看来的药性,既然羚羊角主要是平肝风,那其实感冒发烧容易高热惊厥的小朋友是不是可以用用呢?话说我女儿当年可是常发高烧的主,6个半月第一次发烧就40.1度,不过倒是从来没有过惊厥什么的

发表于 2012-2-16 16:33:07 |举报
这篇真是受益很多很大呀!其实现代人就是情志问题最多,所以肝的问题也最多。我自己的体会是物质与精神互相作用。当我的情志出问题时,肝出问题。当肝治治好一些时,情绪也好多了,也想开好多。学习心理学或者灵性书籍的好处也可以使身体收益,真是互相作用呀!

发表于 2012-2-24 09:20:55 |举报
hd_t 山药达人 日志
如果传言属实(看来是真的),倪海厦死于肝癌的话,我觉得这篇也可以解释——太好辩了

发表于 2012-4-10 16:00:13 |举报
hd_t 发表于 2012-1-26 21:03
虽然「无奈」和「顽固」会伤大肠,但是,如果要讲到大肠癌,这两种情志占到的因素却不是那么地高;大肠癌的 ...

第一次看到“大肠”和“肝”的关系,终于明白了自己身体的一些不适的由来!受教了!谢谢!会继续关注的。

发表于 2015-10-23 08:18:25 |举报
看了两个小时,眼睛疼,请问楼主这是谁写的书?叫什么名字?能在网上买到么?看了几章,解开了我的好多疑惑,好书!

发表回应...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山药社区微信订阅号

小组信息...

JT

JT

2012-1-4由 hd_t 创建

集中JT叔叔的《中医基础讲座》讲义、《伤寒论慢慢教》、《庄子》儿童班讲义,可能还有一些零散的内容,我会陆续贴在这个小组里。未征得其人同意,如有版权问题,请指出(估计无)。
欢迎补充和讨论。
拒绝广告。。

发帖
组长:hd_t
中里巴人微信订阅号

最新话题...

总目录
hd_t发表于:2012-1-31 20:35

最新话题...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