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3月22日 星期五  农历 己亥(猪)年 二月十六
打印

五臓与情志——肝  [复制链接]

hd_t 山药达人 日志
发表于 2012-1-26 20:08:34  浏览次数:18162次  回复次数:40次
串个门 发消息 加关注
举报
本帖最后由 hd_t 于 2012-1-31 21:09 编辑

在原来的文件里,写的是新书试阅,我估计这就是《经方本草助读》的一个部分

从名字上看,本帖主要是书中第二篇第一节的内容

本帖目录:
沙发2楼:情志与五脏神的对立关系
板凳3楼:在药害之外
地板4楼:肝藏魂.怒伤肝
5楼:      风气.木气.勾芒气──象征物的诞生
6楼:      必须是“五”行
8楼:      与中基中“五行”讲法不同的地方
9楼:      风木之气的调性与「魂」的定义
10楼:    教你如何伤肝
12楼:    教你如何伤肝(续)
13楼:    教你如何伤肝(续)-控制欲
14楼:    教你如何伤肝(续)-团体控制
16、17、19楼:教你如何伤肝(续)-好辩
20、21楼:严重伤肝之后。。
22楼:    与肝相关的五行相生相克
23楼:    肝的味道
24楼:    肝的药物
25楼:    大肠癌等
26楼:    大村圈
27楼:    情志与「肝胆相表里」的疾病


目录 , 情志 , 肝脏
收藏收藏17 分享分享0

回应

发表于 2012-1-26 20:09:11 |举报
hd_t 山药达人 日志
本帖最后由 hd_t 于 2012-1-26 20:10 编辑

情志与五脏神的对立关系

我想,我们一般学中医的人,都会知道最基本的什么「大喜伤心、大恐伤肾、大怒伤肝、大悲伤肺、忧思伤脾」……之类的江湖俗话。可是,我们拿来筛选一个人「有没有情志问题」的标准到底在哪里?

当一个人没有大喜、大恐、大悲……这种种情绪的时候,这个人是不是就算是没有情志问题了?这个人的疾病是不是就可以不要考虑心理因素?

而且不少老师在教这个的时候,每一种情志前面,还要刻意加个「大」字,好像小喜小悲就不伤一样?

我倒觉得,从我遇过的一些经验来说,不少隐隐约约的小情绪,搞到蚂蚁咬死象的例子,还真不少。

如果只是「没有激烈的情绪大刺激、大波动」,我们就说一个人「没有情志问题」的话,我会觉得,这样的标准太松了。

而且,「情志」在《黄帝内经》里讲得很单纯,就五种。但,这五种,只是依据五行的调性,提出的一种类似「提纲」的东西,其实,与它同质的情动模式,可以展现的花样是非常多的。

所以我想要重新定义一下所谓的伤肝、伤肾……这样的情感或者心理运作,到底是怎么样的一种存在,然后再来谈一谈疾病跟情志的互动关系。

肝、心、脾、肺、肾,这五脏,以属性来讲分别是木、火、土、金、水,我们说五脏跟六腑不一样的地方,是五脏藏精、五脏藏神,这是五脏有而六腑没有的。

脏者「藏」也,肝脏里面所藏的某种精神能量,我们称之为「魂」,而心藏「神」、脾藏「意」、肺藏「魄」、肾藏「志」,人类的五种精神能量是和五脏共鸣的。

然后,又有五种情志,是会伤害这五个脏的,伤肝的是怒、伤心的是喜、伤脾的是思、伤肺的是悲、伤肾的是恐。

《素问.宣明五气篇第二十三》说:「五精所并:精气并于心则喜,并于肺则悲,并于肝则忧,并于脾则畏,并于肾则恐,是谓五并,虚而相并者也。」这些情绪会侵吞一个脏,都是五脏「虚」了才会发生的现象,五脏中所藏的「神」:「神魂意魄志」是正面的力量,「喜怒思悲恐」是负面的东西,这两者是呈反比的对立之物,希望大家不会搞混。

我不晓得各位看到这样子的五行五脏和五种情志的对应,会不会觉得「蛮不能信赖的」?各位看到这种「想事情会伤脾」、「高兴会伤心」这些说法的时候,会不会有「没什么真实感」的感觉?是不是还是会有所怀疑:「这之间果真有什么关性吗?」

我也并不想当一个强迫倡导教义、洗脑大家要相信中医的人,所以,我也只能把我所知道的部分,跟大家说一说……在整理了五行的能量特质和各类情志的能量特质给大家之后,或许我们会比较合情合理地理解其中的关联性,这样可能比直接叫大家接受古书的口号标语要来得有感觉一点。

如果要说台湾人的现状的话,我想,我们都知道,台湾人是全地球肾脏最差的一群岛民、洗肾比例最高,可见得我们台湾人都是活在一个很伤肾的状况之中,为什么我们活得这么伤肾呢?在我的观察里,会认觉得有很大的情志问题存在于其中。

台湾人肾第一烂、肝第二烂,那我们先来看看,为什么我们活得这么伤肝?

发表于 2012-1-26 20:10:59 |举报
hd_t 山药达人 日志
本帖最后由 hd_t 于 2012-1-26 20:12 编辑

在药害之外

当然,我们农药用得很猛,不讳言,我有个表妹她是吃素的,从前她在美国的时候,可能一天睡六七个小时就睡饱了。她有次来台湾学中文,待了两个月,这两个月都吃台湾的素菜,这段期间她每天就要睡八九个小时才睡得饱,恐怕我们素菜里面含的农药还是太高了,肝脏的负担很大。像古医书里,这种事情机乎是不会提到的,因为古时候没有这种污染。

其实我在台湾都已经很少吃素菜了,但我还是常常一天要睡八个小时以上,可是我在美国的时候,每天睡五六个小时就够了,可见我们的各种食物带给身体的压力还是蛮大的,这一类的事情、硬件的问题,或许食物挑好一点的吃,就可以解决。

或者是,有一些人的癌症,是因为药物的关系造成的,比如说过大剂量的西药、营养补充品、农药等致癌物质造成的,这些,我大概都不会很强烈地否定它。

我想,「会得到重大疾病的原因,只有情志」这种话,我不敢说得那么绝对,只是在诸多的因素里面,我想情志也是「不要忽略它会比较好」的一个致病因素之一。

现在可能大家医术都还在初学的阶段,感觉还不强烈,像我们现在学《伤寒论》治感冒,其实也没什么情志不情志的问题,脾气好的人跟脾气坏的人的得桂枝汤证都是用桂枝汤,好像不太需要考虑情志的问题。

可是,如果有天治到杂病、慢性疾病的,那情志的问题就会占到一个非常主导的地位,甚至可以说,有些人的宿疾,那个人的个性如果就是那样不改的话,光是用药,恐怕没办法帮到太多,所以,它还是一个跟疾病有重要相关性的因素,需要加以考虑。

当然,还是有很多因素是我也不在行的,要考虑也不知道该如何考虑,比方说风水问题、八字、流年、前世因果……这我都不会,没办法考虑进来。但至少,清清楚楚在影响我们身体的情志,可能我们还是要正面一点来面对它,会比较好一点。

像是让人觉得比较恐怖的几种慢性疾病,比如说癌症,癌症是不是跟情志有关?即使我们说大悲伤肺,是不是一个常常在哀伤、落泪的人,就比较容易得肺癌?这个我也不太能确定。虽然我不能确定、不敢讲绝对,但往往,还蛮能看到一相关些特质的。

因为我爸爸是做西医的,所以关于肺癌有几件比较奇妙的事情可以跟各位说一下,很多人都会看到我教课的时候,下课都跑到外面去抽烟对不对?都觉得我这个人在这方面是很糟糕、很不养生的。

可是,我讲一下这事情的基盘好了:

为什么我这个人教中医教到现在,还是一样一天抽掉两包黄色长寿烟?一般人听起来,大都觉得是很恐怖的一件事。在我小时候,大概是民国六十五年之前吧,那时候很多人家桌上都是放着个烟灰缸的,不知道有没有人还有这个印象?因为客人来要抽烟、要给客人方便。那时候是个太平盛世,为什么?因为抽烟,在那时候,是不会有人有什么特别反应的。后来,有一天,台湾开始接收到一些国外的猜测讯息,有西医开始说「抽烟会导致肺癌」,导致台湾就开始用力推广「抽烟会肺癌、大家要好好爱护自己的身体、不要抽烟……」的信念。结果,就在那两年之中,台湾西医界,鼓吹抽烟会得肺癌的那些西医,几乎全部都得肺癌死掉了!

因为我爸爸是西医,我问他有没有这件事情的时候,他就说:「有啊有啊,那个某某某、还有某某某,我都认得……」

为什么一旦开始倡导抽烟会得肺癌,那些自己都不抽烟的倡导者就先死一排?

而,接下来的十年之中,不抽烟而得肺癌的人,暴增了八倍。

于是就不得不再掰出一个理论叫作「二手烟」,说「抽烟的人吸进去以后再吐出来的烟会比原来的烟更毒」,这东西听起来就已经很荒谬了。更何况,这恐怕不会是实验室真的以人体做出来的实验结果,因为你必须找一堆人天天叫他们吸大量二手烟,然后搞得这些人之中大量的人都得肺癌,才算是科学的实验。现代社会又不是纳粹集中营,谁会准你这样搞?

这一类论点的形成,比较是属于「纯逻辑的科学推导」,比如说:「因为历代见过外星人的人,画出来的外星人画像都画得很烂!所以我们可以得到一个结论:外星人只会和美术能力低落的地球人靠近!」这是逻辑的、科学的推论,可是,也很可能和真相一点关系都没有。

这一类的逻辑推论,是「阳虚阴实」的头脑生产出来的。人的左脑属阴,右脑属阳。一般人以为右脑是比较「直觉」的,其实在谈直觉之前,右脑最基本的功能是「承认事实最优先」,抢在各种「道理」、「思辨」之前,先问「有没有这么一回事儿?」,因为现代的人都被所谓「理论」洗脑得很严重了,才会说右脑出来的东西叫「直觉」,因为左脑的世界容不得「直接承认事实」这件事,所以才会把右脑的运作看成是无理无由蹦出来的。

从前那种搞电疗法的精神科医生,发现,如果把一个人的左脑电得失功能了,只下右脑的运作,你问他:「假如猴子都会爬树,而象龟是一种猴子,那象龟会不会爬树?」,他会说:「象龟不是猴子!象龟不会爬树!」右脑是不认得「假设」、「假如」这种字眼的。而被电得只剩左脑功能的人,就会说:「这样的话,既然象龟是猴子,那,象龟会爬树。」左脑认得逻辑,可是不会确认事实。如果你问:「地球上的国都有国旗,坦尚尼亚也是国家,那它有没有国旗?」,左脑会答:「即然是国家,就有国旗。」右脑则答:「我又没有去过坦尚尼亚,怎么会晓得!」右脑会承认自己不知道,而左脑对「自己不知道」这件事没有感觉、意识不到。我常说「好辩的头脑」是「纯阴无阳」,也是在指这种人的意识之中「右脑机能极度稀薄化」的问题。我们台湾人大部分都有这个问题,什么话都讲得出来,都没有办法发现自己讲的不是事实。

所以,这种论点的成立,倒不全是五脏与情志的问题,而是「阴.阳」向度上的问题。

到了最近,连二手烟的说法都开始站不住脚了,因为现代的家庭主妇都很猛,每天念着骂着,老公和小孩不是戒了,就是躲到外面去抽,不再有二手烟可吸了。结果,家庭主妇得肺癌率,大暴增!

于是,最近的报纸啊,又再写了:「家庭主妇要小心厨房油烟令妳肺癌!」现在的厨房,有抽油烟机的耶,而且用的油又少;从前是烧煤球,做顿饭熏得污烟瘴气的耶?怎么会是从前得肺癌的家庭主妇少,现在反而多了?而且今天买外面的吃,不下厨的主妇也不在少数,不是吗?

如果我们从巨观的角度、从整个事件的始末来观察抽烟会得肺癌这件事情,就会觉得,这好像真的跟心理状态有关:

当我们用很负面的方式去看待某一样东西的时候,忽然之间这个东西好像真的就变成大毒之物了。现在这么多人得肺癌,搞不好有很大一部分是心理上的暗示导致身体上的疾病?

像肺癌的这件事情,甚至它不需要人去动什么大喜、大悲、大怒……这种种情绪,只是「相信」或是「不相信」一件事,就可以把人搞成这样,弄得肺癌到现在不可收拾……

所以,我想人的心理跟身体之间这些很微妙的影响,我们还是要好好来面对它会比较好。

发表于 2012-1-26 20:13:17 |举报
hd_t 山药达人 日志
本帖最后由 hd_t 于 2012-1-26 20:14 编辑

肝藏魂.怒伤肝

如果我们把造成*人类疾病的一个重要关键之一,情志,用一种很笼统、粗略的方法带过的话,我们一般认为伤肝的情绪,是「愤怒」对不对?

比如说,「大怒伤肝」这件事情,在我们的身体上是非常好检测的,如果我们生气、真的很气,气一次之后,在一小时内,马上就会把到自己的肝脉有一个突出来、尖尖的点。尖尖的浮脉就是这个脏在上火、在发炎了。很生气一次,大概就把得到肝脉变得尖尖的,这个尖尖的肝脉可能要花四五天到一星期,才会慢慢平复到原来的状况。

我们学把脉的时候,有时候帮人把脉,就会知道这个人「两天前生气了」,这个人可能会觉得我们好厉害、可以知道这么多事情,可是事实上只要抓得到这种脉的调性,大概就可以知道对方这个脉象「有点尖但不很尖」的状况,是表示他两天前生过气,脉从两天前的最尖慢慢到两天后的有点尖。一旦把到过一两次之后,这个调性会变得非常好抓。

这个浮而尖、表示肝上火的脉,如果去吃疏肝清热的药,比如说吃加味逍遥散,可能也要吃好几天,这个脉才会恢复到本来没有上火的状态。学了中医之后,就会觉得:「人真的不能生气。」因为生一次气,就要耗损五天份的加味逍遥散,会让人觉得情志是很让人受伤的,因为肝上火就会让肝短命,五脏都是愈烧愈短命的。

那么,如果是生气时候骂人、发脾气,跟大怒的时候生闷气、脸色铁青但闷在里面不表现出来,哪一个比较伤?

生闷气比较伤。

生闷气的时候通常会记恨对方记更久,那个影响会更严重。如果我们随便地把它数值化、没有任何科学依据地数值化,如果发怒伤肝的程度是一的话,或许生闷气的记恨伤肝,它的程度有超过三。

而,如果一个脏器出问题了,它也会回馈到情志上。像小黄助教,是得过一场大肝炎,后来给一个中医治好了,才开始学中医的。而小黄助教的朋友就说,他在得肝炎的前一年,就开始脾气变得很坏,动不动就会跟人起争执;而他自己是说,在得肝炎之前,他常常会胁痛,有一种「被迫害妄想」的现象,这是《内经》说的:「肝病者,两胁下痛引少腹,令人善怒,虚则……善恐,如人将捕之。」再过了一段时间之后,才得肝炎的,也就是在西医的指数上验得出肝炎之前,在肝炎具象化(manifest)到「阴」的世界之前,在「阳」的层面,在能量的世界,一年之前,就已经开始有征兆了。

不过,你也可以质疑啊:受迫害妄想这件事,在《黄帝内经》里头,也可以是胆病、肾病,也可以是被秋气所伤,相对应关系是多向度的,而基本定义上,「恐」又是最主要的伤肾情志,不是对应到肝的。是不是会让人觉得:《内经》说的这种相关性,实在是松散、矛盾、不严谨?

就像有一个练气功的人,他因为跟一些另类疗法的人认识,所以他们就常常帮他拍能量照片,看到他练功治肺病,随着功力的累积,肺里面愈来愈多光点,表示这个人的身体有愈来愈多好的能量。可是,有一天呢,他们帮他拍照的时候,发现他的肺整个黑掉了、光点全不见了,一问之下,才知道这个人前一天跟太太大吵了一架,就一身功力散尽了。所以,我想情志的调理还是很重要的,不然一身功夫又怎样?一个不小心,还是一样就会走火入魔。情志的重要性,我们姑且先这样讲。

但你也可以说:不是讲「大怒伤肝」吗?这会儿怎么又伤到肺去了呢?

单一的情绪发动,有时就是这样难以给它一个绝对正确的位置来安放。所以,我想,还是以五行的调性,来谈一谈「最大公约数正确」的情志与五脏能量共鸣的相关性好了。其它的许许多多例外,也只好承认它们的存在,承认:除了情志之外,还有很多其它具有影响力的因素。

我们肝脏所藏的是什么?是藏「魂」。

伤肝的志,是「怒」,这个「怒」,可以说只是一个代表词,如果我们能了解到肝里面的能量状态、肝藏的「魂」是什么东西,其实除了怒之外,我觉得能伤肝的东西,还有很多。


发表于 2012-1-26 20:16:13 |举报
hd_t 山药达人 日志
本帖最后由 hd_t 于 2012-1-26 20:17 编辑

风气.木气.勾芒气──象征物的诞生

肝这个东西的「情志」,我们中国人的《黄帝内经》是以「怒」来做为一个代表的话,到底它本身的「能量」,是一种怎样的调性?

首先,一个人会发怒,代表这个人对这个世界是「有所要求」的对不对?他希望这个世界要合他的意,但这个世界偏偏不合他的意,所以他要发怒。

所以,肝的能量,本身带有一点「控制」的调调,人想要控制外在环境的这个「控制欲」,这包含在肝本身能量的调性里面。

肝的这个能量调性,如果我们用「五行」来说的话,五行里的「风木之气」是什么样的一种气啊?

清代的唐容川就说,风气这个东西是水跟火两种元素的交融之气,怎么讲呢?《尚书》说「木曰曲直」,中国人的五行神里又说木的神是「勾芒」,「曲直」跟「勾芒(萌)」的意思,大家有没有发现在这些不同的典籍里面,他们的说法是一样的?曲跟勾都是弯弯的线;芒跟直都是直线。

也就是说,风木之气,本身是一个直线跟曲线的排列组合,所以如果要在大自然中选一个象征物代表它的话,就好像一个植物,它刚发出来的苗是直线,可是长出来的叶是弯的,以「文学上的」象征物来讲的话是这样子。

古代中国人想要掌握的,是一个形而上的、有点像数学的画面,可是在那个时代,没有办法用计算机程序画给我们看,如果画出来了,可能是一种很像是今天的「碎形图」(fractal)的东西,所以就只好在大自然中寻找象征物来呈现他们所说的「曲直」或是「勾芒」的状态。

清末的唐容川就说,比如说空气的对流,如果底下有热空气、上面有冷空气,这样形成一个像台风的东西的时候,这个热空气就会从冷空气里面找一个地方钻上去,钻上去的时候就是一个「芒」的现象,像是草木发的芽,然后带动空气的扰动,形成旁边的圈圈的时候,「勾」的现象就出来了。又或者说,热气团跟冷气团遇到了,在接触面一定会产生对流,对流就会产量一种卷卷的、大圈圈会卷出小圈圈这样调调的东西,同一个调性的东西像这样不断复制它自己、向旁边卷绕蔓延的这种状态,跟树木的根、枝也很像不是?

今天计算机画出来的「碎形图」,这种不断复制自己、扩展的画面,古时候的瓷器上也有类似的构图,叫「蔓草纹」、「唐草纹」,象征生机和繁荣。希腊神话里头,可以涌出各类美食的cornucopia,丰饶之角,也是羊角的形状,勾芒之形俱全,和中国本草学的象征物一样。

以季节而论,这,当然是对应到春天啦。

而以中医的病理学来说,今天说的病毒,古中医书往往就称它为「风气」、「风邪」,因为它进入人体之后,也是不断会复制自己的。「春之为言蠢也」,好像小虫在蠕动,生命状态具有这样的调性,我们就会给它安上这一类型的象征物。

如果我们要说地球为什么会有风、台风形成的时候为什么会旋转?那是因为地球绕着太阳公转、自己也有自转对不对?而星球为什么会转动?宇宙中的星球本来是有惯性的,如果有一个星球在移动,本来都是走直线。可是星球跟星球之间又有万有引力,彼此之间会相吸,所以直线被拉偏,到最后就变成这样绕着转了,所以直线、放射状的运动比较归类于中国人说的「火」,相吸的引力比较归类于「水」,所以中国人就说,木,或者风,或者说「勾芒」、「曲直」这个元素,它是介于水、火之间的一个状态。是阴阳相会时发生的一种现象。

中国人的五行相生,又说「水生木、木生火」对不对?如果要找一个象征物的话,大概就是植物会吸水、行光合作用,长成一棵大树,然后就可以点火把它烧掉对不对?木就是一个从水转化成火这样的一个中间的状态──古人大概是这样选择这个象征物的。

当然,你也可以跟我摃:树木不是长在土里的吗?为什么不说「土生木」?

如果要打辩论战,是不是我也要回嘴:「前阵子警察不是才抓到有人在水耕大麻的吗?而且,水耕西红柿长得比土耕的更大棵耶!所以水生木比土生木正确!」

老实说,这种争论,没有意义。

因为,我们中国人的学问,在最基础的地方,就是至为「窘迫」的。这是一种先天的体质、宿命。

而我,也不想回避、遮掩这件事了。

怎么说呢?就以中医为例,那根本就不是古时候的原始人创造得了的东西。

西方医学,是从原始人开始创造的,慢慢「进步」到今天的。

可是中国人的医学,那是有某种太古超文明留下来的,或者有人说是外星人、开悟者,直接丢给我们的。它没有西方文明的「进步」的过程,一开始就已经是完成品,而在这两千年之间,渐渐在退化、劣化的一种存在。

我们照着《伤寒论》说的开药,疗效好到一般人都不能相信。今天的西医药,一千多年进步的合全都加起来,所具有的总体医疗能力,还不到一本薄薄的《伤寒杂病论》的几十分之一。网络上到处可以免费下载的《伤寒论》,里面随随便便「一个方子」的疗效,就是全世界药厂花几十兆美元的预算也研发不出来的东西!在人家是国家级预算都造不出来的东西,在我们是……「免费」耶……

这是很令人尴尬的事实:你比你邻居帅一滴滴,大家还叫你「小帅哥」;帅到像金城武那样,蔡康永说他是「外星人」!

中医是这样,道家、算命也是这样。

中医的古方派,或者说经方派的世界,一直以来,就是「technical knowhow」:我们知道技术上怎么操作;但,其中的道理、跟无数个「为什么」,对不起,不晓得。

如它是我们发明出来的,那我们当然就会完全理解它的原理。但问题是,它就不是我们这一期文明的人类所发明的!所以它只能是神话、神秘学。

像这么一种吨位超重的大礼,忽然从天空砸下来给我们,你叫两千年前的中国人类,怎么接(to cope with)?

当然是完全无法理解啊!不要说是两千年前了,以今天的科技水平,还是无法理解啊。

就算是勉强在操作它的过程之中,悟到了某种层面的真理,我们也会很尴尬地发现:以公元前的中国的科技水平,根本就还没有可以用来描述这些理论的词汇。

于是,只好,尽可能用模拟取象的方式,从已有的词汇之中「借喻」。

太古超文明落入原始时代,象征物,是不得不用、没有办法中的办法。

如果这个事件的本质是这样子,那也没什么好找它麻烦的了。

发表于 2012-1-26 20:18:41 |举报
hd_t 山药达人 日志
本帖最后由 hd_t 于 2012-1-26 20:20 编辑

必须是「五」行

那,所谓「五行生克」,如果个把这些象征物拔掉,单以能量世界的状态来讲它,它的意义是不是也是通的呢?

其实也是通的。因为我们的能量,在这个象征符号的背后,某能量遇到某能量,真的会有调和或者受制约的状态,或者在某个结构里面,加能量进去它,就会生出下一个阶段的结构出来。

以「木火土金水」的「相生」顺序而言,比如说,在一个「潜在」的状态「准备发生一个现象」之前,那个积蓄能量的状态,很像水,所以我们用水来代表它。然后等到这个东西产生了现象,就像树木长出来。然后能量大放光芒的时候,很像火。然后它开始衰败,了有一个什么都混在那边的状态,那混沌的状态叫作土。最后呢,分解完了,能量归能量,物质归物质,又净空掉了,等待重新开始。那个「拆开、空掉」的状态很像金属,因为金属会反光,什么光线都会被弹出来。象征物的选取,就只是这样而已。

它是在讲一个能量变化的状态,而藉这些象征物来讲它,那这个能量的变化,在人体,每一个阶段都是变化的一部份,所以我们说五行(ㄒㄧㄥˊ)为什么不念五行(ㄏㄤˊ),因为我们最好把它当动词,它是五种「运行」的方式,所以念五行(ㄒㄧㄥˊ)。

所以,五行的生跟克,你要纯粹用形而上的哲学观点思考它,也是可以的。

只是我们有了金木水火土这些象征物,讲起来、或者在记忆上,会轻松很多。

许是我这个人的标准比较松,我总觉得,中国人选的象征物已经不错了啦,有现成的象征物可以用,就用下去算了。聊到中医,说「风气在身体蔓延」固然是黑话,你要翻译成「病毒在身体中如同碎型图般自我复制」好像也没有白话到哪里去。

重要的是,我们对这个象征物的本质有所认识,能够拿来用,也就可以了。

为什么我要花这么多口舌来谈「象征物」的问题呢?

因为,我个人觉得,我们中国人的学问,在这个点上,是很「险」的。

象征物并不等于是真相,它只是帮助我们操作的一种「方便法门」。

中国人的五术,山医命相卜,都要动用到象征物。

所谓「巫术」,就是,在人类了解真相之前,暂时「借用象征物来操作真理的技术」。

但是,在使用「象征物」在操作的时候,我们是不也能够同时让自己拥有足够的心的余地、随时能够提醒自己:「其实我并不知道真相是什么。」

这一件事有什么要紧?或许你会问。

那是因为,如果我们不能够把「象征物」和「真理」清楚地掰开,不能够区分这两者的区别,就会被象征物拖着走,而不断地产生出杂种杂交的次级情报,把一门好好的学问大幅劣化!

第一次的使用象征物,是面对那个不知道该怎么讲的宇宙原理,所作的模拟;而第二次、第三次的使用象征物,则是拿「看起来有相似性的东西」来模拟第一次的象征物,可是大家都忘记了:第一次的象征物,在本质上,就已经不是真理了。

讲白了,就是会把「可验证结果」的科学打低成「结果会怎样都不晓得」的迷信!

比如说,相命的,可能会说:「你命中缺金,所以做金融业比较适合你!」对不起哦,五行符号的「金」这个象征物所指的东西,不一定是对应到「金钱」的「金」上面去哦。

看风水的,有人说:「长男(震卦,为雷)睡在西边的房间(兑卦,为泽),这样子形成一个『雷泽归妹』卦,都『归到妹妹』去了,这样会变人妖、同性恋!」归妹两个字是这样子衍绎的吗?

又或者说,我学姊他们家姓「解」,就有老师,教他们找一只螃蟹来搥烂,好消灾解厄。因为「蟹」和「解」同音。

都好像有点在玩文字游戏了。

中医也一样啊,说到要丰胸,学中医的一定先想到「丰隆」穴;身体有哪里下垂,就先想到用「升麻」。中国人的一味药名,一个穴名,都是「大有深意」的没错,但在那层「深意」是什么都还没搞清楚之前,就已经先肤浅地以自由联想的方式搞到次级情报大繁殖,是不是有点太急了?

执迷于象征物的表层,这样子扯着扯着,情报就劣化了。

可是哦,你说像前面举的几个例子,这样子的做法,是不是必定就没有效果?

不一定噢,有时有效,有时没效,很难讲。

但是,既然是「不一定」,就不能重复检证,不能「普徧性正确」地每一类状况都有效。这样就无法是「科学」。而这也可以反证:操作者所抱持的「理论」,是半真半伪的。

张仲景的《伤寒论》医学,是科学。因为只要证状和书里写的脗合,开下去的方,一定有效。但是现在外面一般执业的中医,开的方子,有时很有效,有时无效,那就不是科学,而是赌博、是江湖术士。

如果说古方派的中医操作技术是「真传」,那么,后世方派的「后设理解」,在相比之下,「假传」的成分就很多。象征符号的「情报劣化」的情形蛮严重的。

可是,学习后世方派的学习者,却很不容易看出自己所学的是「假传」。因为后世方派的整个系统,已经自我合理化得很刁滑了,学习者在接触它的时候,很容易以为它说的那些就是真理,而不能够发现那只是象征符号,而且是错误很多,三度、四度劣化过的象征符号。

比如说清代有一本叫作《温病条辨》的医书,现在很多人学中医都要读的,理面的方剂倒还好,大部分都可以用;但是,理论的部分,大概有三分之二都是假传,都是作者胡诌出来的谎话。而竟然许多学中医的人,还乖乖地都啃下去了。

当然,回过头来,我还是要老实招认:即使我现在是在讲解这个,我也不觉得己经把这些东西都领悟透澈了,我又不是外星人。我也只是很勉强地在对象征物作一个整理、筛选,把一些劣化得太严重的部分剔除掉而已。

以我们目前的人类智能,面对大宇宙的真理、面对上帝,必须谦逊。

如果不如此谦逊,就会拿着象征物当作真理来招摇撞骗,变成神棍一枚、教主一尊。

我想,西方人的《圣经》,在观点上会那么讨厌「巫人」、「巫术」的存在,并不是没有道理的。因为,这一套系统劣化之后,会让人愈来愈远离真理,却自以为掌握了真理,而愈来愈不谦逊。

这是学中国的学问的「险」。

想当然,你要古时候的人,完完全全就能够以那个时代的科技水平来理解象征物背后的意义,那也是不太可能的事。

而理解不了,却又硬要自己接受,古人也就会刻意地去把它合理化来自我说服,比如说:金属的东西可以把木头砍断,所以金克木;水可以把火浇灭,水克火;那土的生死操在树木手上,没有树木把土抓住的话,可能一下子就土石流了,所以木克土;金如果遇到火的话就会烧融掉,所以火克金;如果水太多的话,我们说「兵来将档,水来土掩」对不对?水会被土吸掉,所以土克水……或是像别的古书会写:「众胜寡,故水胜火;精胜坚,故火胜金;刚胜柔,故金胜木;专胜散,故木胜土;实胜虚,故土胜水。」、「木得金而伐,火得水而灭,土得木而达,金得火而缺,水得土而绝。万物尽然,不可胜竭。」之类之类的。

这些都是人类撑不住自己的头脑狂问「为什么」,为了应付应付而掰出来的答案啦。实质上没多大意义。

讲难听一点,可能我们中医,到今天的「医理」,大部分也都是这样子乱掰出来的,掰出来的理由,不是因为「真的悟通了」,而是因为「不理解,人会怕怕」。对治病没什么大用。今天的很多中医,医术这么烂,就是因为有不少人很用功地在理解「医理」、「病机」、「药性」,却没有想到,书上写的医理、病机、药性之中,大部分是「假传」。

那,中医的「真传」在哪里?我说,就是照着《伤寒杂病论》「抓.主.证」、开药啰。这样就进步很快了。

像我上《伤寒论》解释条文的时候,总是一而再、再而三地同各位说:我讲的这些病机也好、本草童话故事也好,都只是「调味料」,不是真正的营养。只是为了大家的头脑,有「不理解就很难接受」的习惯,所以得硬的生出一套暂时借用的逻辑,来让我们容易接受、容易记忆。实际上有用的东西,不是这些病机理论、本草理论,而是「方证」、「药证」──什么症状要用哪个方、哪味药──是实际操作层面的东西,而不是理论。

所以,对于五行的种种后人的诠释,都不是那么要紧,重要的是我们要知道:

生命的动力形式,我们能够把它分为五种阶段,这是一点。

那,另外一点是:人的内脏一定要有「五」这个数字存在。

凡是高等生物,比如说高到像麻雀那么高,我们也说「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因为生物分化到一个阶段以上的时候,如果内脏不存在五这个数字的话,生物会瓦解。

你知道「五」这个数字的特性是什么吗?五这个数字的特性就是,当你有五个点时,你就可以画出:「每一个点跟其它的点都有连结」,当你把它全部都连起来的时候,你就可以制造一个能量的架构:我可以克到一个,我也可以被一个所克;我可以生到一个,也可以被一个所生。

每一个脏与另一个脏,都有彼此呼应的路径,而形成一个能量的网络。这样的话,某个脏的能量太多,就赶快传给下一个脏(A生B),下一个脏能量太多,又可以传给下一个脏……这样那个脏才不会爆掉。那如果这个脏它的生命活动太激烈,要让它停下来,就会有一个脏可以克(制约、调节)到它,那这样子的话它才能够调和。比如说如果木太旺,它就会生火对不对?火太旺会生土,然后土又会去生金,然后金又会克木……或者说木是克土的,但木所生的火却是土的母亲,会生土……可以像保险丝一样,彼此制约、调和。所以这个「五」脏的作用,因为有「五」这个数字使生命能量不断流转,而形成到处都通的结构,所以一定要五,三不行四不行六不行七不行八不行……往上往下找,千千万万的数字里面,只有五可以作到这个互相呼应的结构。

所以上帝创造人,如果人的设定里面没有五个定点传导能量的话,说不定那个试做版的人类两天就爆炸了。一定要有那个呼应的结构,高等动物才能够活。

那,我们说「五」这个数字会有互相传导呼应的「动态平衡」结构,那么,某个脏在生病的时候,是不是果然会有这样的传法呢?五行理论是不是一种空谈的玄学呢?

你看哦:肝癌是肝阴实对不对?可是肝硬化、肝癌到后来,会变成腹水,那腹水不就是肾脏的问题吗?肝阴实传成肾阴实了。也就是说这个「阴实」它会传往某一个方向。或者某某人肝火很容易旺,那肝火旺了不久之后,舌头破了,心情烦躁,肝阳实传到心阳实去了──它又往另外一个方向传过去了。日本曾经有人误以为小柴胡汤是保肝药,天天吃,结果肝阴虚到后来,肺也阴虚而自焚起来,死于间质性肺炎,这又是一个方向。或者什么人好容易紧张,肝气不舒畅,紧张到后来,开始消化不良拉肚子,肝阳虚又传成脾胃阳虚去了……这样子讲,各位大概可以知道「五」这个数字的意味了吧?阴阳虚实在某一种属性的时候,五脏会挑一个方向传过去,那是有规律性的。

比如说某位前辈,有一次治一个心律不规则的患者,他就说:「这个心阴实是脾阴实传过去的。」所以就开一小包帮脾胃清湿气的平胃散,一包平胃散吃下去,十五分钟,心跳就规律了。就是脾也可以传心。从很多临床实证,你会知道五脏的那个流转是真实的存在,就会觉得说:的确,一定要「五」脏,多一个少一个都不行!

可是,我们中国人说「五脏六腑」,除了五之外,还有「六」这个数字,为什么又多了一呢?

发表于 2012-1-26 20:20:59 |举报
hd_t 山药达人 日志
本帖最后由 hd_t 于 2012-1-26 20:27 编辑
hd_t 发表于 2012-1-26 20:18
必须是「五」行

那,所谓「五行生克」,如果个把这些象征物拔掉,单以能量世界的状态来讲它,它的意义是不 ...


这一段和中基那个贴(http://www.51yam.com/thread-83287-2-1.html)的27楼的一部分重合了。。

发表于 2012-1-26 20:25:52 |举报
hd_t 山药达人 日志
本帖最后由 hd_t 于 2012-1-26 20:28 编辑

接在“中基”那个贴(http://www.51yam.com/thread-83287-2-1.html)里的28楼后面

可是,中医也早就都搞混了,所以,看到解剖学上的那个在跳动的东西,也就说这个是「心脏」。那也没办法,因为中医自己都搞混了嘛。

倒是日本人还很乖,你看日本人的小医圣永富凤写的医书,心跳很剧烈,他就写「虚里如奔马」,决不用「心」这个字。汉朝张仲景的《伤寒论》,辨证时说「心中」(肉体的食道的位置)如何如何、「心下」(肉体的胃的位置)如何如何……他的「心」的坐标也不是在胸腔左侧跳动的那一颗,张仲景用的也是形而上的心的概念。

那你说,在中医古代解剖学,那个跳动的东西是不是叫「心脏」?的确是叫「心脏」没有错啦。可能在很早的年代就已经渐渐混淆了啦。因为《黄帝内经》虽然讲得很完美,可是最惨的一点是没有附插图,插图都是后代的人补画的。那你在人体上挖来挖去挖不到「心」,就只好拿那个在跳的东西叫作心脏了嘛。于是观念就从形而上被打成形而下。

所以历代的医家,也有的把肉体的心脏叫作心,借《内经》里「膻中者,臣使之官,喜乐出焉」的说法,以膻中作为形而上的心;然后又把膻中和心包划上等号,把心包当作形而上的心了。就像《难经》里头,心包和心的义,就和我刚才讲的是相反的。

不过,听到这样,我们也不必怕,知道有这么回事,自己读医书的时候,能看得出某位作者要指的是什么,也就行了。

那,接下来我们要讲到五行的运化了。

我很想把五行教给同学,是因为外面有不少医术很厉害的医者,我觉得他们的五行观念,却停留在一个不太完整说法,也就是停留在我的私房话说的「次级象征物」的世界。

比如说有一位医术非常高的医生,他就说:「火的性子就是上升,水的性子就是下降,木的性子是扩张,金的性子就是收敛,土的性子就是稳定。」这你说他有没有错?是没有错啦,可是我总觉得这样子讲五行,有一点随便。

如果你要把五行跟五脏以及情志的关联性结合在一起的话,这个讲法还是不够完整的。

发表于 2012-1-26 20:28:35 |举报
hd_t 山药达人 日志
本帖最后由 hd_t 于 2012-1-26 20:29 编辑

风木之气的调性与「魂」的定义

虽然古代中国人,象征物的选择,不能说是很「科学」,只能说「很文学」,但是这个象征物,其实还是蛮有意义的。

比如说,木的特质是「如果不把它用一个花盆或是围墙限制起来,它就会一直乱长」对不对?它的这个蔓延的特性,如果不给它一个「分位」的话,它就会捞过界。

一个人的木之气如果不受克制、捞过界的话,我们就会说这个人很「三八」对不对?三或者八都是风木之数,三是木的生数、八是木的成数。什么叫三八呢?就是对自己的老公也笑得很甜、别人的老公也笑得很甜;自己家的八卦要晓得、别人家的八卦也要去打听……这就叫作三八,一个人分位的感觉已经消失了。要说三八有多伤肝?其实很不伤,是非常微不足道的。

但从这样的一种形状,一种「不断复制它自己」的能量的状态、走法,其实人类的木之气,或者说肝藏的魂,就带有一种「调性」,这个调性,就好像是:我们心里面有一个愿景或是梦想,我们要把它做成一个成果;在我们想象、思考的世界有一个什么东西,我们要在这个物质的世界把它物质化成一个具体的成果。「梦想具象化」的过程,就是我们的风木之气在运作的,要说复制也对,在「现实的物质世界」里要复制出「我们心灵的、思考的世界里的愿景」。

比方说我是家里面的爸爸妈妈,那我就会希望家里面的小孩,想法、看法都要跟我一样,这也是一种风木之气的运作,向外控制、想要复制出另一个自己、希望别人相信我。

像昨天就有同学说:「老师啊,果然如你所说的,学中医,不能要求别人相信啊。」他会这样讲,其实可能就是在家里希望家人相信,可是复制失败、遭到反弹,我们的观念不容易复制到别人头脑里面的。

基本上是这样的一个调性。

我们说肝藏魂、肺藏魄,魂跟魄,我们中国人在定义上是非常混乱的,因为魂魄这两个字不是中医独有的字,玄学或是道家、神怪故事都有魂魄,所以定义得乱七八糟的,什么死了以后清阳升上天叫作魂、阴气掉到地下叫作魄……讲得天花乱坠的,这还搀杂了民间信仰认为人死了会去「地面之下」的「阴曹地府」的观念……把很多东西弄得不容易定义。

但是呢,在所有这些混乱的定义之中,彼此矛盾的观点我们都先暂时删除掉的话,其实到最后的最后,大概,「最大公约数正确的定义」是这样的:

一个人的精神能量,如果我们把它丢出来、用在身体之外的,叫作魂,比如说上班工作,花力气去做工作的那一份能量,就叫作「魂」;如果不丢出去、留在身体里的,把它收在身体里、等死了以后再用的,叫作「魄」,大概是这样。

留在身体里不动用的能量结晶,叫作「魄」;像云气一样,发出去用来具象化什么事物的能量,叫作「魂」。

刚刚讲的人体的风木之气,就是人的魂之气。

我们从前在出版社的时候,如果看到一个画漫画的人,一幅画画得特别传神,出版社的人就会说「这有『入魂』喔」,就是指他画这个画的时候有把能量灌注进去;或者像微风广场地下室有一家拉面店叫作「魂面」,就是号称他们面里面有灌注这个魂的能量。

像这样的东西,乍听起来可能会有一点虚玄,但这样一整套的象征物,还是有意义的。

我们人体放能量到身体外面,要做出些什么、具象化什么,比如说我们工作,花了力气得到的成果(可能是公司因此生产出商品拿来卖钱,我们也因此得到钞票),这样一个过程,在其中流动的能量,就是魂。

这个能量,如果流动得顺畅,长养得好,人的肝就会好;如果被伤到了,肝就会受伤。


发表于 2012-1-26 20:32:09 |举报
hd_t 山药达人 日志
本帖最后由 hd_t 于 2012-1-31 20:01 编辑

教你如何伤肝

而这样的能量,怎么样会遭到破坏呢?

其实,方法好多的;「愤怒」这个情志,只能算是一个指标而已。

比如说,前阵子,我跟朋友在算一个东西,我说:「我们地球上的产业文明已经进步到这个程度了,而我们台湾好歹也是第二世界国家的水平了,我们在台湾工作,如果要月入三万到四万,而你又是一个学有专长的专业人,一天到底要工作几个小时才称为正常?」

我们算来算去,就觉得:如果是一个有专长的人,要月入三四万的话,大概一天工作两个小时是很刚好的。如果工作超过两个小时,魂就会受伤了。

你听起来可能会觉得是笑话,也有很多人是学无专长的,学无专长的人大概就是没什么事是「他能做而别人不能做」的,所以可能就是在便利店打打工、大卖场搬搬东西,那时薪八十一百也无话可说,若是真正有能力搬东西、别人搬不动的你搬得动,当搬家工人也赚得很多。学有专长的人,差不多都是时薪八百块到一千块的,学无专长的人大概就时薪一百块左右。学无专长的人先不提,一个学有专长的人,如果每天平均工作八小时,而只月入三四万的话,这事情已经很伤肝了!

如果你是个人才,但结局是一天工作八小时而只月入三四万的话,那这个公司,可能有可恶的上司把钱都吞了;或者可能是公司营运系统或管理结构非常有问题,以至于这个部门做的会被那个部门扯后腿、这个人做出的成果会被另一个人对消灭……或者老板一下要你做这个、一下要你做那个,最后所有事情做一做都要重新开始……种种这类「结构上」的「磨耗」,使得你发出去的能量,本来两小时就应该有一两千块的利润,变成弄到八小时才有八百块的利润,这种磨耗伤不伤肝?

当然伤肝啊……比如像我的一个朋友,他在公司是设计计算机程序的,他是裁员好几次都裁不到他的那种人,意味着他是学有专长的人,他的工作比较不能被他人取代,他早上十点进公司、下午五点离开公司,他在美国上班,薪水差不多是台币二十五到三十万之间。我觉得这听起来还蛮公道的。

因为我们现在的科技文明,已经到了很多生产活动,是机器就可以做的事情了,已经不需要那么多的劳力了,就算说现在在鱼塭里养鱼好了,鱼塭也是机器挖的,养鱼的人说不定只要坐在池塘边吸强力胶就可以了,鱼养好了再打电话叫人来载走就好了……很多很基本的生产,像种稻、种菜都有机器代劳了,自然我们做的任何工作,都是花少少的力气就能生活,这样才叫正常。

可是因为这个进步,是在最近五十年间才发生的,可能很多人都还不习惯,所以就仍然花很多的劳力而只拿一点点钱,觉得这样也不错。但事实上,以现在的地球文明来讲,这已经很伤肝了,因为付出的劳力被浪费掉了,付出去的能量遭到浪费,这对于「魂」是非常不好的。

古时候「花钱」叫浪费,到了今天,往往是「不花钱」更浪费,像我老爸住的那个家,千万豪宅,为了省那几块钱,不修不理,又什么没用的东西都舍不得丢掉(连坏掉的洗衣机都不丢哦,就放在新洗衣旁边当摆饰),房间都变仓库,人活在垃圾堆之中,被他们住得像贫民窟一样,一千多万元的双拼华厦给他住到四十万都不值,我说:这真是超浪费的!打拼一辈子换来的是住垃圾屋。

像有些很好的产品,买,不见得是浪费;不买,反而是浪费。因为今日的很多享受,是过去几千年的人类努力的成果,才有这样的科技、这样的产品。你不享受,是浪费了几千年份的人类努力,这非常浪费,这才叫奢侈!

可是,很多人,还以为这种超级大浪费,是一种称为「节俭」的美德。



发表于 2012-1-26 20:33:50 |举报
hd_t 山药达人 日志
本帖最后由 hd_t 于 2012-1-31 20:02 编辑
hd_t 发表于 2012-1-26 20:32
教你如何傷肝

而這樣的能量,怎麼樣會遭到破壞呢?


这家伙说“台*独”的话。。

换了个简体字的版本

发表于 2012-1-26 20:35:39 |举报
hd_t 山药达人 日志
本帖最后由 hd_t 于 2012-1-31 20:03 编辑

再换个话题来讲,比方说,有没有人是当过中、小学教职人员的?有没有人发现当中、小学教职人员,是一种非常伤肝的活动?因为中、小学教职人员好像在努力地磨学生,从小学一年级磨到国中三年级,那个学生英文还是在那里不上不下的、烂烂的,这样也是一种「磨耗」对不对?费力了这么多年也没教出一个比较好的成果嘛。

像我在教日文,朋友也有在教英文的,这几年我们都换了一种教法,比如说我教日文,就带着同学唱日文歌,唱很多词写得很好的日文歌,会唱了也就背下来了嘛;你如果要人背课文,背得痛苦得要死也背不下来!至于文法的话,如果他喜欢这首歌的话,文法讲一讲,也一听就记得了,可以让学生在很短的时间内记得很多日文的文法跟单字。

我朋友也这样教英文以后,就发现:要把小六的学生教到现在的国三水平,几个月以内就可以完成了。

那,学校那漫长的四年是在干嘛?日子是怎么过的?那其实过得很痛苦,因为「学得没成就感」是很难过的一件事。如果一个教程可以在四个月内完成,现在变成要用四年完成,当这种系统下的老师,生命不是很没效率、磨耗很多吗?

当我自己出来当教书的人以后,常常会发现,有很多方法,可以让同学更快学会一件事情。而再看到学校老师教书的时候,就觉得传统那种按照课本教的教法,在效率上,很有问题。

所以,如果我们从消极面说:当工作上付出的能量,跟创造出来的成果,这两者不成正比的时候,比如说付出的能量有十,可是创造的成果只有四的时候,中间少掉的那个六就是伤肝度六成,大概是这样;相对来讲,如果要养肝呢?当你付出的能量是一,得到的成果是十的时候,这样就很养肝啊。

我们一般人常说肝气要疏畅、不能郁结,怎样的风木之气是最快乐的啊?
就是它能欣欣向荣、丢出一颗种子就能长出一片树林;做事的效率愈高、愈符合健康的风木之气的本态。所以在日常生活中、在工作中,如果我们想要养肝的话,就要想想我们付出的这些劳力,创造出的成果愈高,那我们的肝就愈得到滋养;创造出的成果愈低,那我们的肝受伤就愈重。

发表于 2012-1-26 20:36:58 |举报
hd_t 山药达人 日志
本帖最后由 hd_t 于 2012-1-31 20:04 编辑

可是,如果我是个很有才能的人,工作一天到晚做牛做马,也不过就拿个三万块底薪,这当然听起来很伤肝,但大概就仅止于此,通常也比不上生闷气、记恨要来得伤,因为好歹拿到三四万可以活,它还是有成果的。
那,要超过这个「记恨」、要更伤肝,要怎么做呢?

很简单:有一些事,是你做了之后,它正面的效益会非常低,低到比「有才华之人,做牛做马,每天从早忙到晚还加班,只月入三四万」还要没有效益。

这种事,还是存在的,就是「喜欢控制人」。

如果你见到一个人,都用一种要说服别人、用高姿态压别人、希望别人就范、希望别人想法都要跟自己一样……请问这个活动做下去,有百分之几的人会因此心向着你?

以台湾的现状,大都是愈压愈叛逆吧?当我们要控制他人的时候,这包括父母管小孩、上司管下属、夫妻间所谓「沟通」……当我们试图要控制别人的时候,其实就是付出了很大的能量,想要去把对方抝到合自己的意的状况,但是,对方通常是不会让你抝成功的,效果几乎没有,我妈再追着我骂叫我出房间要关灯,我还是会老忘了关,这样子一直做下去,能量的损耗比例是很大很大的,可能会超过记恨的程度。

所以对人的「控制欲」很高的人,什么肝炎、胆结石这种病就会很多了。

发表于 2012-1-26 20:38:25 |举报
hd_t 山药达人 日志
本帖最后由 hd_t 于 2012-1-31 20:05 编辑

而「控制」这件事,「爱面子」算不算?可能也算哦。因为那是「想要控制他人觉得我是好人」,或者反过来说是「他人对我的看法,可以控制我的喜怒哀乐」。

一般如果以个人的行为来说,我们也会觉爱面子不太好,可是,如果这件事情群体化了呢?

人的爱面子之心,往往非常容易形成另外一个更大的勾芒气结构,比如说宗教团体,比如说直销团体,凡是爱面子的人都很喜欢参加宗教团体或者直销团体、以及民间社团。因为宗教里面有「门规」,那个门规其实就是一种勾芒气、一种控制。好比说一个人在家里,要他的家人觉得他是好人,是非常之难的,因为家人都只看你的缺点,面子得不到家人的支持。可是,在一些宗教团体,你只要抢着擦桌子就会有人说「师姐你真是活菩萨呀!」什么的,非常能够满足你的面子,无论是某某教或者是某某直销都是一样,只要在那个团体里面做出「合乎他们某种规范」的事情,大家就会给你很多的面子、夸赞你是大好人,你就可以忘记自己的一些邪恶了。所以大家都很喜欢去参加那种宗教组织或直销团体。

这么一种能量调性,往往身在其中的人不能很清楚地察觉到,只是单纯地觉得「身在这么一个组织之中,觉得日子过得很有意义、很开心」,但,奇怪的是,明明做善事就好、开心就好的一个组织,怎么做着做着……大家好像不由自主地就愈来愈会「计较彼此的位阶」、愈来愈会「争权夺势」?我就觉得,能量的本质就是这种不健康的勾芒气的时候,到最后就是会具象化出这种纠缠于名利权势的结果,很难避过的。

像我爸爸的工作,有一部分是评鉴医院,几年前,他评鉴了慈济的医院回来,就同我说:「现在是那个老尼姑还在,镇得住;等那位老尼姑一死,这个系统就会变魔窟。」这种结构的问题,学管理的人,多多少少都看得出来。

发表于 2012-1-26 20:40:30 |举报
hd_t 山药达人 日志
hd_t 发表于 2012-1-26 20:38
而「控制」這件事,「愛面子」算不算?可能也算哦。因為那是「想要控制他人覺得我是好人」,或者反過來說是 ...

搞个人崇拜的企业或者组织其实都有这样的问题。。。

发表于 2012-1-26 20:40:57 |举报
hd_t 山药达人 日志
本帖最后由 hd_t 于 2012-1-31 20:07 编辑

那么,比「控制欲」还更严重的,丢出的能量不但是百分之百血本无归,还外加百分之三四百的负面效应的,又是什么呢?

就是「好辩」。

辩论,是人类可以用来浪费能量的事情里面,最顶点的东西。比如说有时候在网络上看到别人在吵架,抓着人家的一个弱点攻击得很凶猛,吵了之后,那个被打输的那一方真的从此就会听你的话、就会爱你了吗?好像是不可能的,对不对?通常都是反效果。

像我们班上的同学,学了中医,跟亲戚朋友传起「中医教」,结果都被当成狂信什么邪教的怪胎,一点爱和尊重也乞讨不到嘛。

强烈的抝辩的这种个性,控制欲到达最高,可是挫败度也到达最高(好辩的人,他本人主观上倒不一定会觉得有什么挫败的,因为他觉得『他赢了』;我说的挫败是以客观世界而论的效益。),这样子的一种人格,伤肝是伤得非常重的。

这种个性,如果对外,我们称为控制或辩论;如果是对内,我们就说这个人「处在一个矛盾的状态」:我想要选择做A,又觉得做A不是那么好,然后给自己一大堆理由把做B这个选择消灭掉;然后想做B了,又开始想做B也哪里哪里不好,所以把做B也消灭掉……这样子自己跟自己打辩论战的「矛盾」,也是一种辩论,结局都是花费了能量,但是把它浪费掉了,只是矛盾是内在的事情,会有一些伤在肾跟脾,不完全伤在肝。

我们如果以临床的观察的话(我不敢说绝对,因为很多疾病它各种因素都有的,像脂肪肝和喝冷饮、吃水果造成的脾胃湿冷的相关度比较高,谈情志就嫌迂阔),我们现在有一系列的疾病,跟伤肝的情志能量到达顶点的这个辩论就蛮有关系的,比如说,有一种病叫作「红斑性狼疮」,我不敢说我见过全世界红斑性狼疮的病患,但是呢,我会觉得这个病以及这个病的调性的病的人,好像基本上的人格都跟「好辩」这件事有关系,你跟他讲什么他都一句话顶回来,这样调性的人格,特别容易陷入「魂」受伤的状态。


发表于 2012-1-26 20:43:19 |举报
hd_t 山药达人 日志
本帖最后由 hd_t 于 2012-1-31 20:09 编辑

好辩的人伤到魂、伤到肝,是伤到怎么样的一个程度呢?用五脏来讲的话我们说是肝、心、脾、肺、肾中的肝脏;但是用六经来讲的话,六经传变的最后一个区块就是「厥阴病」对不对?厥阴系统就是靠着足厥阴肝经在维系的一个系统,如这个系统被搞坏掉了……厥阴肝经的风木之气,它是维系着什么呢?

我们说风木之气,是维系着「火气跟水气的交融」之气,也就是人体的水、火,人体的阴、阳,是靠风木之气当做是媒介、黏胶,把它们黏合在一起的。

一个健康的人我们说是「阴阳相抱」的人,阴跟阳是相亲相爱、互相帮忙的,可是如果你真的是一个好辩到极点的人,这个厥阴区块的能量会被抽干,一旦这个区块的能量被抽干,就会变成厥阴病。
厥阴病,就是阴跟阳脱开了。

阴跟阳脱开,像是手指头尖端的阴经跟阳经互相都隔绝掉了,所以手指头的尖端都是冰冷惨白的,这样的一个状况。

或者是寒热分裂:体质寒得不得了,可是全身这里那里都在上火、发炎,这种人现在很多吧?

红斑性狼疮我们说是一个人「自体免疫失调」,一个人的身体「自己打自己」等等很奇怪的状况,以中医的象征符号而言,都是一个人的阴跟阳不做朋友、反而变敌人了。

辩论的头脑,设定上就是「凡是异己者,都容不得」,如果一个人的灵魂的主轴设定就是这样,那人体的阴和阳、水和火,对彼此而言,不也都是「异己」?那就也都受同一个设定指令支配,都不要容得对方,都对着干了。

一旦一个人滥用这种情志、导致身体「阴阳相抱」的力量都灭尽了的时候,身体就会产生这种反扑的现象「厥阴病」。


发表于 2012-1-26 20:45:43 |举报
hd_t 山药达人 日志
hd_t 发表于 2012-1-26 20:43
好辯的人傷到魂、傷到肝,是傷到怎麼樣的一個程度呢?用五臟來講的話我們說是肝、心、脾、肺、腎中的肝臟; ...

突然觉得方舟子的那个面相就是厥阴体质呢??

发表于 2012-1-26 20:46:45 |举报
hd_t 山药达人 日志
本帖最后由 hd_t 于 2012-1-31 20:12 编辑

像我有一个远房的表妹,她的身体很不好,我去看她的身体的时候,就会觉得:「喔,她这个是厥阴病!」因为她的手指头就是忽然冰冷、忽然发热,脉象就好像当归四逆加萸姜附汤证,脉细欲绝……等等,我观察她的时候就发现:真的耶,她妈妈跟她什么,她都一句话顶回去。她已经养成这种反射动作了。昨天我在班上讲这段的时候,在座有一对好像是男女朋友吧,男朋友听到我讲这个「一句话顶回去」的时候,他就笑着指他女朋友说了些什么,然后他女朋友就瞪他一眼……其实这是半斤八两,人与人如果常常会陷入这样的互动模式里,硬着要别人相信你、讲话硬着要抝到对方不能回嘴、要洗脑对方……这样子的行为到最后最后,大概肝都会变很烂,再严重一点就会伤到人的厥阴区块。

我说「再严重一点」,是指一个人的「好辩」,最严重的状态,叫作「我没有这个意思」。

本来是「害怕」自己所不知道的种种所形成的好辩,怕到极点,变成「凡是听不顺耳、不想认帐的自己」,就都直接否定掉的一种状态,简单来说,就是什么时候都觉得「我是好人,我是出自好心」。你讲他什么缺点,他都是一派「不晓得你在讲什么东西,你说的那个人是谁啊?不要冤枉人好不好?」的样子。

也就是,非常矛盾:行为上是大坏蛋,可是心念、动机都善良光明无比。
从前我认识不只一个这样的人,这种人的所作所为,简直只能用「人间凶器」来形容,跟他有互动的人,都会被害到、被伤到,可是他本人,倒是一滴滴的恶意也没有。比如说有一个女生,刚认识的时候,听她讲过一个故事,说她在日本留学的时候,有一天忽然发现她的房东不知道发生么神经,把她的东西都丢到外面,把她关在门外,害她变成露宿街头。第一次听到,还会有点同情,以为她真的遇到大烂人了;等到工作上有机会合作了,在同一家公司了,才发现,这样的闯祸精、闹事狂,她身边几乎所有人,包括我,都想把她掐死了埋尸垃圾堆。

可是,这是她本人以外的「别人」所看到的她;如果反过来以她的角度来看,她就一直觉得:「这是个什么样的星球?为什么我对人那么好,大家都一直要害我?大家怎么都那么邪恶?」对啦对啦,地球太危险了,拜托你赶快回火星啦!

这么一种好像是受害者妄想的「我没有这个意思」,所形成的「我身边怎么坏人这么多,大家都要害我!」楚楚可怜女主角,我见过的,往往身上会有几种怎么治都治不好怪病。像免疫类疫病,比如说超级严重的异位性皮肤炎,痒到不能睡,抓到皮都烂了;或者是厥阴肝经上的阴实病,中药西药都完全没法子医的剧烈痛经、下体长烂疮之类的。

发表于 2012-1-26 20:50:33 |举报
hd_t 山药达人 日志
本帖最后由 hd_t 于 2012-1-31 20:14 编辑

如果情志问题到达这种程度,你要光靠吃药调理,就会变得很没效。

厥阴区块的病,一旦病起来就分成很多种了,像在桂林本的《伤寒论》里,就把所谓的糖尿病也归在厥阴区块,糖尿病也是一种阴跟阳脱开的病。还有现代所说的很多心脏病,也都是厥阴区块的病,厥阴区块包括了肝脏、肝经、横膈膜、横膈膜上面不包括肺脏的那个空间,肉体的心脏也在那里……「病入膏肓」的那个「膏肓」其实广义一点说,也是厥阴区块。

我们人的阴阳要好好保护,如果是伤肝伤到这个程度的话,就会导致很多的问题。

像这条厥阴肝经经过人的下体,人的性器官,这个「交合阴阳」的器官,跟厥阴经的关系也非常大。如果看《黄帝内经》的话,就会看到它说,如果一个男人的肝经受风,就会「时憎女子」,看到女人就讨厌。它这样写,我想我们把它的意思解读成「性的机能也关系到这个区块」的话,会比较正确一些。如果讲比较日常生活的,不要讲到同性恋那么奇怪的话题去的话,一个男人当他心里面有压力的时候、受委屈、生闷气,肝气郁结的时候,风木之气通不过来,阴阳相交的动力不到位,他的性功能也会有很大的障碍。比方说勃起的机能不好,在台湾的话,十个里面肝郁的占到八个,肾虚的大概只占到两个。

古时候多半是女人在肝鬰,因为是大男人主义的社会;这年头,脉把起来,倒是男人肝鬰的多,现在的女人,要哭要笑,都比较自由了;倒是男人,不晓得是不是因为爱面子,很多看不顺眼的事都硬装作自己撑得住,看着电视偷偷爆青筋,内伤得一塌糊涂。

如果要说风寒之气纠结在肝经,古方派中医说的「寒疝」病也是。这种病一般而言的症状是剧烈的肚子痛,在女人身上有时候是发作成痛到不得了的月经痛;后世方派渐渐把男人睾丸的一些病也加进去。而这个寒疝病,有一个分支,就是一个男人天天都梦遗,各种固精的药、或是振奋副交感神经的桂枝龙牡汤什么的都止不了,弄得每天腰都直不起来、脚软到不太能走路。这种的要用寒疝方的大乌头煎来治,那是风寒之气紧紧地缠住肝经,那种的遗精等于是被邪气绞榨出来的。


发表回应...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山药社区微信订阅号

小组信息...

JT

JT

2012-1-4由 hd_t 创建

集中JT叔叔的《中医基础讲座》讲义、《伤寒论慢慢教》、《庄子》儿童班讲义,可能还有一些零散的内容,我会陆续贴在这个小组里。未征得其人同意,如有版权问题,请指出(估计无)。
欢迎补充和讨论。
拒绝广告。。

发帖
组长:hd_t
中里巴人微信订阅号

最新话题...

总目录
hd_t发表于:2012-1-31 20:35

最新话题...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