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8月20日 星期二  农历 己亥(猪)年 七月二十
收藏收藏97 分享分享0

发表于 2012-1-20 12:49:51 |举报
hd_t 山药达人 日志
hd_t 发表于 2012-1-20 12:43
温病乎?少阴乎?(中医辩证的重要)

这是二○○五年夏写的旧作,那一年台湾发少阴和温病的人很多,今年倒 ...

再啰嗦一句,我这个人就是脉很沉,生病了就更沉。我自从注意给自己把脉以后,我的脉就没有过好像“吃了补药”的状态。

所以2011年咳嗽那次,加上嗓子疼,最后都是麻附辛加减治好的,也花了一些时间的,小两周吧。当时大夫的判断还是对的,最后制附片用到60g,我无感觉,然后又退回到15g

发表于 2012-1-20 13:08:26 |举报
hd_t 山药达人 日志
本帖最后由 hd_t 于 2012-1-20 13:13 编辑

紧接着57楼的一段,继续谈中医在日本的发展,不要看到繁体字就皱眉头!

顺便说一句,国际上被广泛承认尤其是赚大钱的中药都是日本生产的,但是我搞不大清是中医理论指导的还是用西医理论指导的?或者是怪胎?当然还有人说,日本用伤寒论的方子生产了大量成药,貌似见过一条微博说在日本只要是伤寒方连审批都不需要?

能把所有日本的時方派這樣剷平掉,你說吉益翁的醫術是不是算很強呢?很強。可是呢,吉益東洞也留下一個很大的問題。對吉益東洞而言,他的聖經就是《傷寒雜病論》。而《傷寒雜病論》我們都知道,是不需要理解的,只需要去背它就會有很大的用處的。甚至我們可以說,一個會講某國語文的人,甚至講得很好的人,其實不見得是會文法的。

我們中國人都不知道我們中國話有什麼文法,一直到看到那些師範大學編出來教育外國人的書才知道「喔?原來是有文法的?」。可是我們自己講中文,並不會講成不合文法。而外國人做過一個實驗:你如果把一個文法正確的句子,依照那個文法結構,去造出二十幾句同樣結構正確的句子,讓一個學習者一直唸一直唸一直唸,讓那個人唸熟背熟,再換另外一個句法的二十句讓他唸熟背熟,然後,再叫那個人自己去試著講英文造句,會發現那個人的英文文法「竟然是對的」!──當你熟悉了正確的脈絡久了,其實人的「潛意識」非常的精,它會硬地歸納出文法,然後作存檔。因為人的潛意識有這種機能,所以在我心裡某一個角落,會相當贊成「讀經教育」,因為你讀熟了之後,很多很多的文法你會自然完成,那是潛意識就會自動運算的東西。所以我們都不會中文文法還是可以講中文。

那,一旦人能夠把《傷寒雜病論》背起來,他就算不是有意識的,他都會知道中醫的理法是什麼,以至於他在遇到病人的時候,即使只憑直覺開藥,都有可能開的是正確的。那就是潛意識文法的力量。

吉益東洞,以一本《傷寒雜病論》做到這樣的醫術,當然是很難能可貴,可是呢?當他著書的時候,他就強調一個很激烈的論點「萬病一毒說」,說所有的病都是一種毒氣造成的,就是「邪氣」,你不要管他是什麼邪氣,你只管把它打走就好了,而他這樣講,就是要把我們中國的「病機理論」做到最簡化,因為凡是在外面看過中醫、或是聽過人家談中醫的人都知道「病機理論」是多可怕的東西。「病機」就是「這個病為什麼會發生,你的內在出了什麼事」。那,那些中醫黑話高拐分子講話一扯起病機,什麼內臟都可以掰進去,聽起來很過癮,可是……療效很差。

我們中國人治病的時候都要「辨證」,對不對?那個「證」,我們都會寫這個「證明題」的「證」,而不寫作「辨症」。為什麼呢?因為這個「證」字裡面呢,分成兩個部分,一個是這個「病症」的「症」;一個是「證」,「證明」它的推理過程。什麼叫作「辨證」呢?──這是我們張仲景的絕活喔──比如說我們要判定一個「桂枝湯證」(就是說這個病適合用桂枝湯)的時候,我們要找他很多很多的小「症」,比如說他後腦勺有沒有一點僵硬啦、鼻子有沒有流鼻水啦、有沒有打噴嚏啦、有沒有脈浮起來啦、有沒有吹到電風扇就覺得很討厭啦,當這些這些所有的小「症」都匯集起來的時候,我們就可以推測出他體內確有這個「病機」,「病機」就是「之所以生病的理由」,比如說在桂枝湯證是「受到風邪而不是寒邪入侵,這個風邪還沒有攻入營分,還在衛分……」──用這些小症狀去找出病機──而當兩者理論跟實際都脗合的時候,我們說我們得到了一個「證明」,證明我們可以開桂枝湯。所以「辨證」的「證」都是用言字旁的「證」。「證」這個東西,除了「症狀群」之外還有「病機」,這是我們中國人完整的「證」的定義,它是一個「證明」的過程。

但是吉益東洞呢,就是因為太討厭那些陰陽醫講這些東西了,所以他不允許學中醫的人講任何病機的理論,什麼腎陰虛啦、肝火旺啦,不准!因為《傷寒論》裡面也沒怎麼講這些東西,《傷寒論》比較會講的是說有什麼「症狀」,口乾舌燥啦,大汗出啦……所以他就不准人家講病機,只准人看這些「症」去推測他是《傷寒論》所說的哪個「證」。那當他這樣子做了之後,從此日本人的中醫醫療系統──他們叫「漢醫」啦,「漢方醫」──「漢方醫」的醫療系統,就跟所有的病機理論脫節了。抓住了《傷寒雜病論》固然很好,可是從此跟《黃帝內經》說掰掰了。因為《黃帝內經》有很多內在病機理論的東西。之後在他們的漢方醫學裡面,《黃帝內經》就不見了──當然不是完全不見啦,而是不太容易學習了,學習上比較有障礙。

比如說我們中國人有一味藥叫做「茵陳蒿」有沒有聽過?有些人說他肝不好,用茵陳泡茶喔──我不很喜歡這種做法啦,因為是比較苦寒的藥──「茵陳蒿」,我們《傷寒論》裡面當一個人發燒又發黃的時候會用到它,退那個黃疸的,我們中國人如果要論「病機」就會說:「茵陳蒿,治的是肝經的濕熱。」我們比較會這樣子講它,肝有濕有熱的時候,茵陳蒿可以把它瀉掉。可是吉益東洞的《藥徵》,就講說:「說茵陳蒿治『濕熱』,這是邪道之說!你看張仲景這位聖人之書所寫的,你就知道茵陳蒿是治『黃』,所以各位記好了,茵陳蒿是治『發黃』!不是治濕熱。」就這樣嚴格劃分,凡是講濕熱,他都打叉給零分這樣子。

可是吉益東洞所做的好事就是,從此以後日本穩定於經方派,所以現在經方的研究,日本那邊,像近代的幾位,矢數道明、大塚敬節這些先生,醫術都非常之好。他們如果有什麼醫得不好的地方,就會很深切地反省──我覺得日本人那份「認真」很可愛──他們會深切反省說:「啊,那個人頭痛,在那邊煩躁欲死啊,我就是沒有背熟《傷寒論.少陰篇》的角落有一條『煩躁欲死的人應該吃吳茱萸湯』,所以才拖了那麼久沒把他醫好,我真是太對不起病人啦!後來,想起來了,才給他吃吳茱萸湯,然後一吃就好了……」都在深切反省條文沒有背熟的事情喔,非常可愛。反省的是「條文」,而不是「病機」的辨識、推理。

那日本人的中藥呢,用的劑量比我們小非常非常多,幾乎可以說,《傷寒論》的「一兩」哦,他們會用現在的一「克」,那《傷寒論》的一兩如果我來用的話,差不多是十幾克,所以他們吃的藥量是我們的十幾分之一,附子用那麼零點幾克都怕毒死人,我附子八兩都用過了。不過,他們用附子怕毒死人也是有道理的,因為他們的附子沒有像我們中國炮製的那麼透,所以他們的附子也比較容易毒死人。

那日本人用那麼小的劑量能不能取效呢?還是可以的。我學中醫的朋友遇到日本人來看病,都非常歡迎,因為日本人很乖,你叫他吃這個藥,他就鍥而不捨好好地吃,不會問東問西,就會這樣連續吃三個月五個月,然後五個月以後來跟你感謝說:「先生,我真的好了,感謝您。」那我們中國人不一樣喔,我們中國人吃三天五天就要發作了,不是病發作,是脾氣就要發作了。我覺得這事情很討厭也很矛盾,你自己也在講「西藥很快,中藥很慢」,那就應該會有一個時間上的寬限嘛,可是這些人真奇怪,吃「照理說會很快」的西藥吃了好久都沒有好,他也天天吃,吃安心,都不懷疑「說是很快的西藥為什麼都沒有效果呢?」,可是,吃中藥,他自己也說「應該會很慢、不會有什麼效果」的東西,吃了三天五天沒有效果,就來找你算帳了。我不知道為什麼會有這種行為發生,什麼都反著來,不合乎邏輯。

同業之間,我們都很怕看台灣的病人;而看到日本的病人,人家回日本都好幾個禮拜了,還在感嘆說「遇到這樣的病人好高興」──這是很快樂的人生體驗哪,講什麼他就一直答「是,是,是,我了解了。」非常乖。所以在好病人存在的前提下,他們那樣子只吃少少藥,會不會有效呢?還是蠻可能有效,日本人的水果通常是只吃當季最新鮮的,吃水果的密度沒有很高,當季的西瓜吃一吃、當季的哈密瓜吃一吃,過季了,就覺得「這個不夠滋補,不要了」。吃水果的頻率不高,加上平常吃得夠鹹,可以排掉一些水毒,所以身體的調理能夠爭取到藥生效的時間。我們現在常常在用的科學中藥,就是日本人帶頭做的。科學中藥的濃縮倍率,現在差不多平均來講才三倍到六倍之間,一克的科學中藥,折合成生藥,可能也不過四五克,藥量很輕,我們有時候藥房抓個藥就幾百克的一大包哩。可是如果你長期有恆心地吃,還是可能會有效的,所以日本人可以用這個東西。那至於說感冒藥的話,小青龍湯啊、桂枝湯啊,光是兩三公克,都會有一定的療效顯出來。日本人發展出這個科學中藥,到今天台灣人也跟著用。科學中藥就是把那個藥煮成很濃的藥汁,然後噴在澱粉上面然後弄乾,像奶粉一樣的東西。

以現在的時局來講,中國人這邊,少數的人在大聲高叫要「經方復興」,而日本就很安穩於那種「效果也滿好的,那我們慢慢醫總會好的」的一種很溫和的經方世界。這是現在中醫界以經方系統而論的國內外大概局勢。

发表于 2012-1-20 13:16:12 |举报
hd_t 山药达人 日志
hd_t 发表于 2012-1-20 13:08
紧接着57楼的一段,继续谈中医在日本的发展,不要看到繁体字就皱眉头!

顺便说一句,国际上被广泛承认尤其 ...

貌似陈玉琴好像也说过,某个日本女闭经,来找她调理,她说:你每天7点睡觉,然后再怎么怎么。这个日本女回去很乖地执行,然后还没做什么呢,只是严格准时上床睡觉。一个月后就来月经了。

发表于 2012-1-20 13:22:38 |举报
hd_t 山药达人 日志
本帖最后由 hd_t 于 2012-1-20 19:49 编辑

这是接在12楼后面的一段
就是JT说“但願我們這個課,能夠從頭到尾,字字「白話」,這樣我也才可以對自己稍微放心一點兒。”
不过比较废话

嗄?……你們說什麼?老師已經在講黑話了哦?什麼?老師一直說什麼「經方家」、「經方派」,你們聽不懂那是什麼東西?

啊,真是抱歉哦。經方,主要指的是上古時代的那些「經典之方」,如果定義嚴格一些,就是指醫聖張仲景的《傷寒雜病論》裡面出現的方子。

一般定義的「經方派」,就是指那個醫生所使用的方子,絕大多數都是仲景方。這種的醫生,現在在外面是少數派哦。

嚴格的定義是:張仲景之後有人再創的方,就算「時方」,「經方」的相對詞是「時方」,也就是後世再創出來的新方。

但如果以創方的思路來劃分,就可以定義得再寬鬆一些:直到宋代結束以前,中國人用的方子,都還算是「經典時代」的思維。時方派的時代,是從金朝張元素開始算的。那之前都勉強可算是經方時代。

那,如果還要定義得更寬鬆一些,凡是看病是以「六經辨證」的角度思維的,不管他開什麼藥方,都仍可算是「經方派」,因為他用的是「六經之方」。不過,講到這樣,經方派和時方派,以外部觀察而論,就沒什麼明顯的劃分了;必須以醫者的思維方式作判別。

其他還有一些小黑話,什麼寒水、相火之類的,後面會講仔細些,這裡就先不說了,好不好?

不過,大家不要太害怕黑話啦。中醫的黑話真的不算多,沒有那麼令人望而卻步啦。像最近有一個日本諷刺漫畫叫《絕望先生》,裡面的黑話就比中醫多五十倍啊,認識的人之中好像只有你們的陳助教看得懂,我看的時候,還得一句一句問陳助教,才曉得哪裡好笑。


发表于 2012-1-20 15:22:42 |举报
hd_t 发表于 2012-1-5 18:56
审核了两遍啊,改下格式也得审核。

中基有好几版,下面会把一些不同版本里和上面内容不同的东西补充在后面 ...

谢谢组长的归纳。

发表于 2012-1-20 19:52:04 |举报
hd_t 山药达人 日志
panpandada 发表于 2012-1-20 15:22
谢谢组长的归纳。

不客气,对我自己也有好处

发表于 2012-1-20 20:19:18 |举报
hd_t 山药达人 日志
hd_t 发表于 2012-1-5 08:31
第三讲(7) 阴平阳秘

那一般论的「阴平阳秘」是说,我们人如果阴阳不平衡,那就要让多的那边少一点、少 ...

“青春期的青少年,满脸的青春痘,当然我们知道他是上火。我们可以用一点点清火的药帮他清,可是呢,用了三天,他青春痘有一点退了,马上就要用不伤元气的调理药,否则这个人,那么高兴一直吃下去,等到痘子完全没有的那一天,青春也完全没有了。然后就形成我们所谓「冰山美人」的状态,五脏六腑都冻结了。”

这种冰山人的状态我在微博上遇到一位,23岁的年轻小伙子,因为青春痘找某中医开药,治了一年怎么治都不好,同时被医成了冰山人,出了一大堆虚寒症状,一年后终于幡然悔悟,找到了徐文兵在上海的一个朋友(应象中医学堂的),又治了一年,攻泻皆有,调来调去,才算恢复到两年前没吃凉药的状态。小伙子留了一脸痘印,每天愁“这样太难看”

发表于 2012-1-20 20:43:04 |举报
hd_t 山药达人 日志
本帖最后由 hd_t 于 2012-1-20 20:45 编辑
hd_t 发表于 2012-1-5 18:44
第四讲 (2) 中医不可妥协的五与六

那,「六」是什么东西?


“就像美国倪海厦先生在他的网站说,曾经用过厥阴经的代表方「乌梅丸」,他就说:「『乌梅丸』的辨证点,你如果看到那个人的舌根有一块黄苔,老是不退掉,那就代表他肉体的心脏被一层热痰包住,在这种情况下,他就会同时具有糖尿病、心脏病、高血压三个证。」因为厥阴膏肓有病的时候,这里面有痰。他说:「吃乌梅丸之后,这个人的心脏周围的痰会从大便里面排出来,然后他三个病都好了。」这就是六经的方子厉害的地方,就是从厥阴进去就把膈膜之间的东西拿掉了。”

这一段我有一个体会:

2011年4-6月份,我在一个中医那儿开药调理,他最喜开乌梅丸加减,除了我一开始去的时候是因为咳嗽咽疼就诊,开了麻附辛+乌梅丸,后来一直就是以乌梅丸做主方。和倪海厦的观点类似,我的大夫也说我舌苔后部“杂乱”,倒不是黄苔——我没见过自己有黄苔,如果不好一般都是白厚苔。

有一周吃药最明显的感觉就是左侧肩胛骨缝不舒服,酸。然后那周末我去大夫那儿,扎完腹针起来以后我说后背左侧肩胛骨缝疼,大夫说我给你扎几针,都是快针,就是不需要留针,得气就拔。头两针还好,第三针就没扎进去,大夫自嘲“功力不到”,我估计他也累到了,这时都中午12点了。然后第三针扎进去了,那个得气的针感啊,钻头一样,向下向内钻到肚子里,疼得我。。想想膏肓穴其实就在那附近吧?

那天回家路上,我觉得背部肩胛骨缝没问题了,但是肩部肩胛骨缝很不舒服。
到了下午2点半到3点,突然觉得左肩不能动了,剧痛到快不能忍受。持续半小时。然后再没不适了。

这次肩胛骨缝的反应在美容院也有体现,此前给我推背的小姑娘说我“左侧肩胛骨缝的结节很严重,比右边大而且硬”,但是经过这次,她很奇怪地说:“左侧比右侧好了,基本没什么结节”:)

发表于 2012-1-20 20:53:33 |举报
hd_t 山药达人 日志
hd_t 发表于 2012-1-5 18:55
第四讲(3) 关于肾与水的象征符号

(这个部分就比较是我的独家了,别的老师比较少提)

这一节“水精之气”顺膀胱经、督脉上行到头顶再下来的过程,可以参看静水浮萍的日志:http://www.51yam.com/blog-2651-8270.html "你都不知道你有多神”

发表于 2012-1-20 21:37:51 |举报
hd_t 山药达人 日志
本帖最后由 hd_t 于 2012-1-20 21:38 编辑
hd_t 发表于 2012-1-20 13:22
这是接在12楼后面的一段
就是JT说“但願我們這個課,能夠從頭到尾,字字「白話」,這樣我也才可以對自己稍 ...


接64楼

「氣化」的觀點

中國醫學是一種「氣化」的觀念。氣化是什麼意思?就是:有很多東西,我們知道它存在,可是透過肉眼或現有科技不能觀察;可是,雖不能觀察,卻可以驗證。

就像現在,都已經核能發電了,有誰看過電子長什麼樣子啊?還不是科學家用數學推算出來的東西,哪個人用肉眼看過電子?不可能的嘛,肉眼根本看不了。所以我們看到書上畫的電子,那都是想像圖哦。

承認這個世上有我們看得見的有形的東西,同時也承認這個世上有我們看不見的無形的事物,不會因為看不到、不能觀測,就駝鳥埋沙似地逃避、甚至否定它的存在。

「氣化觀」其實就是「科學的精神」,一面窮究我們可以知曉的事物,一面對未知的世界保持敞開的胸懷。因為科學,因為邏輯,所以更能夠承認:我們所能觀察的一切加起來,仍不足以解釋這個美妙的宇宙。像英國作家勞倫斯就說:「公的孔雀那麼漂亮,怎麼會是繁衍種族的基因所需?母孔雀根本看都不看它一眼的!」

所以,用邏輯去思考、推導,而承認「未知的世界」的存在,這個過程,在馬克斯之後也就被稱作「唯物辯證法」。用「物」的世界的一切,去證明「一定還有『心』的世界的存在」。發明「辯證法」的神學家黑格爾,證明了這個「物」的世界之上,一定存在著上帝(超越的意識);而早在兩千年前,《莊子.齊物論》也用幾乎是一樣的方式,證明了「人類在肉身之外,一定有靈魂!」

大家不要以為中國大陸是唯物思考的國家,都不承認心靈、上帝的存帶,這也只是現階段的狀況。唯物思考訓練得很好、邏輯能力很強的人,要承認形而上的心的世界,其實比誰都快啊。

而中醫的「陰陽」之中,也就一直嚴守著這樣的底蘊。

說「唯物辯證法」比較是祖國同胞的習慣用語啦,如果是我自己關起房門來說,我就會說那叫「練《莊子》的〈齊物論〉」。

有這麼一種思考的習慣作基礎,就會使人覺得:中醫和西醫所看待事情的層面不一樣,建立出的價值系統不一樣,那只是地球上各行各業的一種「分工」狀態而已,西醫處理有形的人體、中醫處理氣化的身體,他們擅長的我不會,我熟的他們也不識,很多觀點,彼此間都具有高度的互補性,很可以成為好朋友的。

之所以不能變成好朋友,而往往還互相罵來罵去,原因比較在「人性的脆弱面」吧?學問這個東西,是中性的,無辜的。

當一個人沒有勇氣面對自己的「不知道」,也就是不能承認「自己的已知並非全部的真相」的時候,人會因為自己的「心虛」而發作出一種代償反應,變成以一種宗教狂熱者的(fanantic)姿態來捍衛自己,否定「我」所「不知道」的種種。

所以,不要說中西醫之爭我管不到啦,同樣是中國的學問,也就有很多處理不同層面的不同系統框架啊:看風水的可能說你房屋怎樣怎樣所以你生病,靈媒者可能說你前世造了什麼孽所以你生病……這些,都不在一個中醫把脈開藥者的職場範圍之中;也就是說,中醫所處理的,至多不過是它這門理論範疇內的事物,在整個廣大的世界之中,那只佔到很薄很窄的一個層面罷了。

有太多事是中醫管不到的。各位可不要以為學了中醫可以征服世界啊。要征服世界,要先去造機械怪獸,再打敗所有的超人戰隊……再……

……呃……抱歉,回題。

中醫只能用形而上的身體觀來操作

腎臟在西醫的看法裡面是幹什麼的?這件事,我們這個課程……就省略吧。如果你們家裡面有國小國中生在讀健康教育課本,也可以讓他教你啊。不是說這些學問不存在,而是以中醫的著眼點來講,有些事情,好像沒有那麼要緊。

的確,如果以西醫的立場,可以說:「中醫好笨哦,這些事情都不曉得。」當然,也有一些中醫人,會提出一些古經典的有利的論證來摃:「喂,你看!我們中醫不笨的!其實我們都曉得!」當然我的個人言論並不代表中醫界啦,只是,我常覺得:「我曉得那個幹什麼?」我對知識可是很勢利眼的喔,無利可圖、用不到的情報,我都覺得不必賦與它價值,解剖學的腎臟相關知識對我們醫病有用的內容,當然值得大家來曉得一下;如果是中醫參考座標根本不在那裡的,那就讓西醫去曉得就好了。

要求中醫也得懂西醫,可以說是一種「東洋瘋」──就是只有東洋人才會發的瘋。──走出中國和日本,你到世界各國去看,都沒有這個通例的。英國的文學院會要求學生「你不夠格研究莎士比亞,因為你不會唐詩宋詞!」嗎?不是同樣都是「文學」嗎?德國的哲學系會因為學生沒有讀過《毛主席語錄》就不許學康德嗎?有西方人會瘋成那樣的嗎?

現在是一個專業專科分類得那麼細的時代,看婦產科的西醫都不必會看耳鼻喉了,為什麼做中醫的就非得會西醫?男同性戀者幹嘛去上「把妹達人」訓練班?

以學術圈而論,中國的傳統學問,外國的研究者都很欣然地願意以它原本的樣貌接受它;反而是島內的學術圈,你不用洋人那一套來研究,就不給你過關。



這種不符合全地球常識的作為,你說是因為「民族自卑情結」也好,說是「東方人愛犯賤」也對;但若要我來說,我就認為,這種發瘋的事,最難處理的一點,就是有所謂「善意」參與其間。「惡意」好對付,「善意」才會害死人不賠命。西醫的論點清清楚楚,中醫的理論神神秘秘,教育體系的當權者,會有「中醫的學習者,若能也懂得西醫,看病時也多幾分輔助,多幾分把握啊。」的好意,而把西醫的內容納入中醫的學習體系,用來「呵護」「匡扶」中醫,這樣的思考和作為,你如何叫他「俯首認錯」?「多知道一點總是好」是情報收集狂的現代人的通病。

可是呢,在中醫的學習階段,你先把西醫看到的人體圖像吃進來了,身為中醫「注視著看不見的人體」的那隻眼睛,往往就被打瞎了,變得很難再用中醫的邏輯去思考,於是,本來醫得好的病人,變成不會醫、不敢醫,而枉死了。會造成這樣的結果。

就好比說,現在說「中風」,西醫常識會讓你曉得那有很大的比例是因為「腦溢血」,學習者一旦「曉得」那是「腦中血管爆掉」,最重要的兩路治中風的中藥治法,就變成不會開了。

因為古代治中風最強的方劑之一的「小續命湯」是「麻黃劑」啊!麻黃是會讓血管昇壓的藥啊,已經爆血管了,你還昇壓讓他血更會噴,人還能活嗎?可是,最近大陸的中醫李可還是他的學生,就有一篇論文在說,腦溢血用續命湯,效果簡直是奇蹟,臨床的觀察發現,這個方子不但不會讓血管更爆,反而腦內的瘀血很快就自己吸收掉了。

這種「奇蹟」要如何使它成真?我想,它基本的理論,還是淡淡地、不起眼地存在於《傷寒論》之中:《傷寒論》中關於麻黃湯的條文,有好幾條曾經提及麻黃湯證的人可能會流鼻血這件事──當人的血中有「寒氣」的時候,往往人體會找個地方擠出一點血來排除那個寒氣。如果很不幸地,鼻子那裡噴不出來的時候,就有可能噴在腦子裡了。如果我們即時用麻黃劑排除了那股寒氣,腦中的血就不會繼續噴,已經出來的血,腦組織可以自行吸收而痊癒;而,如果沒有做這件事,腦中就一直出血,到後來壓壞了腦,人就完蛋了。

這,或許也解釋了「為什麼中風總是冬天發生得比較多」和「某一類中風患者立刻十指尖放血,就有可能復元的狀況好非常多」這兩件事的一部分。

但是,講「寒氣」,那就是中醫「形而上的身體」的觀點了啊。如果你不是很堅實地把握住這一類中醫的身體觀,臨床便守不住陣腳,這一型的中風患者便救不回來啦。救治中風,有些古方派的醫者「敢」用續命湯、小續命湯、風引湯,你可以譏嘲他們是「不懂西醫的草包」,但,臨床救人,卻是誰比較厲害?是「草包」贏啊!

而光說「寒氣」,也不可以就這麼認為這個湯劑的秘密就真相大白了。因為,中風兩年到十年的患者,在日本,也有用這類方劑救回來的例子。一個病都拖那麼久了,「寒氣」之說也顯得無力。

總之,中醫是實際操作的東西,有效,也就好了。理論的黑盒子,若在我們有生之年仍然解不開,就認了算了。

另外還有一類的中風患者,他是太虛了,靈魂支撐著身體的那一層看不見的框架垮掉了,中醫所謂的「三焦虛損」,吃長素、多吃生菜水果、又多作勞累運動的人發生率會高些,這種的中風,無關乎寒氣,中風時十指尖放了血也不會比較好轉,有古方派的醫者,比如說從前香港的譚述渠,就用黃耆五物湯來治(時方用補陽還五湯),「黃耆五物湯?有桂枝又有黃耆,不是更會爆血管嗎?」到今天都說「腦溢血」了,直補三焦的藥,又有幾個中醫敢用呢?

其實啊,即使是西醫自己也說,今日所謂中風的患者,真的是腦溢血的,只十分之一多一些,近十分之九都是血管不通造成的,是「黃耆五物湯」血痺病的那種虛證。

又或者是傷科遇到骨折的人,如果你先曉得西醫說的「骨頭的外層要多少天才能長合、內層好幾年都長不回來,所以才要架鋼條……」云云,等你看到中醫的傷科方有那種「一夜長合」的骨折的藥──比如說「生土鱉蟲、自然銅粉、羊躑躅根或者種子」這一組「焊骨」鐵三角──你可能就會覺得那是不可信的江湖傳說,而嗤之以鼻。

西醫的一個觀點介入,就有可能堵死、障蔽住對於同一件事中醫原有的觀點,就連民國初年醫術那麼好的中醫張錫純,都被「腦溢血」這個詞唬住,而改以《內經》中「陽氣,者大怒則形絕,血宛(即『鬰』字)于上,使人薄厥。」這句話來附和西醫提供的觀點,以「肝風內動」的高血壓來看待中風,而繞彎路創出以「降」為主的鎮肝熄風湯,這個方子,腦震盪或腦溢血比較有用到的機會,但,治高血壓,就常常有對不上病機的時候了。我自認中醫的根基還遠不如張錫純渾厚,他都對付不了的事,我怎麼敢不怕?

像我們上次講的「命門」,我們現在因為是身長兩公尺以內的生物,所以不會感覺到它的具體存在,可是如果是那種身長幾十公尺的恐龍,牠在命門的地方是有第二個腦的,因為身體太長了,神經收到的訊息等不及傳回頭部的大腦處理,而在我們的身上,就只剩反射動作了。「命門」是很有潛力發展出很了不得的系統的,我們即使沒有第二腦,也不必否它的潛力哦。

我記得啊,網路上倪海廈先生在講這個「命門之火與水氣」的時候,他會非常直接地說:「人體為什麼能站立、肌肉為什麼會有力、你的骨頭會什麼不會塌掉,就是因為,你身體裡面充塞著水蒸氣啊!這個水蒸氣把你塞得滿滿的,所以你怎樣怎樣……」然後說「人的身體裡面,最重要的就是暖水、熱水,就是水蒸氣,讓命門火把你的水燒開了,然後這個水蒸氣衝上來,然後怎樣怎樣……」黃成義先生也說:「人的動脈被砍,會標射出那麼高的噴血,那是『氣』!血怎會有這種壓力?」這個話,他們講出來,有人就覺得「這些老頭子已經瘋了」,因為誰也知道人體解剖開來,並沒有這個東西。

可是,從這些言論,我非常能夠感受到一件事,就是:如果你是一個在實際醫病的中醫,而你醫術到了那個地步的時候,對你而言,那種東西會是非常真實的,比X光透視片看到的東西還要真實。主觀來講,在他們的心目中,會覺得命門火、水蒸氣這一切都是具體存在的,因為「我就是抓住這些東西在幫人醫病的啊!」。所以有的時候,在專業領域裡面,他們直接在感知的一些事情,要跟外界溝通,還是有一些對話上的困難,尤其是講到「水蒸氣」的時候,別人會覺得你在講一些人體中根本就沒有東西。

我是覺得這樣子的溝通,一開始就註定會蠻失敗的啦,所以我總要告訴學生說:「我們現在講的東西,是外面的人看不到的哦!是像童話故事一樣的哦!」免得到時候挫敗很大。

发表于 2012-1-20 21:50:24 |举报
hd_t 山药达人 日志
本帖最后由 hd_t 于 2012-1-20 21:50 编辑

【2006古老的中基課】節錄.其之五:張錫純的生肌散

生肌散(民國.張錫純《醫學衷中參西錄》)

錫純:《神農本草經》謂黃耆主久敗瘡,亦有奇效。奉天張○○,年三十餘。因受時氣之毒,醫者不善為之清解,轉引毒下行,自臍下皆腫,繼又潰爛,睪丸露出,少腹出孔五處,小便時五孔皆出尿。為疏方︰生黃耆、花粉各一兩,乳香、沒藥、銀花、甘草各三錢,煎湯連服二十餘劑。潰爛之處,皆生肌排膿出外,結疤而愈,始終亦未用外敷生肌之藥。

三次份科中:黃耆50(10*5)、天花粉(栝蔞根)10,乳香3、沒藥3、銀花(若沒發熱的發炎則改芍藥)3、甘草3克──共72克,每天吃24克,分三次吃。

※科中一克暫代三錢藥效。

生藥磨粉:生黃耆(北耆)四兩,甘草二兩,生明乳香一兩半,生明沒藥一兩半,生杭芍二兩,天花粉三兩,丹參一兩半(補:若想淡疤可再加沈香一兩);上七味共為細末,開水送服三錢(約10克),日三次。若將散劑變作湯劑,須先將花粉改用四兩八錢,一劑分作八次煎服,較散劑生肌尤速。

至於說到這個黃耆湯,我就忍不住要說這個生肌散哪,生肌散那個張錫純的醫案你就看到:有一個人哦,沒有把他的瘡醫好,然後爛到肚臍下面爛得一塌糊塗,小便的時候這個肚子上有五個洞,尿從那邊出來,爛穿到膀胱裡面。

然後他就給他作這個生肌散哦,然後生肌散就煮一煮啊,吃了二十帖,整個爛掉的什麼膀胱全部都長回來了,這是真實的醫案。

我從前有一次做一個實驗哦,就是某個藥可以讓人很快曬黑,看漫畫學的,日本漫畫不負責任,它說用補骨脂的提取物,補骨脂是一個我們燒菜常常會用到的東西嘛,它可以把陽氣封存在腎臟裡面,是一種補腎藥。如果你把補骨脂用酒精泡一泡,把那酒精拿來擦身體的話,它就會讓你曬到的所有紫外線都封存在皮膚裡面,然後你只要在陰天裡面曬二十分鐘,全身的肉全部爛光,那是我人生中的最痛吧?痛了四天四夜睡不著覺,我現在皮膚上全都是疤哦,亂七八糟的疤。

但是那個時候是只在「陰天」哦,塗一塗曬了二十分鐘。

實驗塗個手臂就好了嘛對不對?可是那時候剛好我的學生燒一張卡通片的光碟給我,我看得很過癮,反正閒著沒事就塗了全身,然後到院子裡面那張躺椅,躺一躺曬一曬,痛到半夜看著自己的身體:水泡連著水泡,前胸和後背,一整張皮就這樣子「啪啦」掉下來,然後身體側面曬得比較少的地方是,像葡萄那麼大的水泡這樣一串串掛在這邊,反正就是全身的皮都掉光了。

就在家裡面這樣子爬來爬去,走到哪裡你全身那個淋巴液、黃水滴到哪裡,全身都爛光了,痛了四天四夜,吃一點仙方活命飲,就是消炎長肉的中藥,然後四天四夜總算是長出了一層薄薄的皮。然後腎脈一把,已經沒有腎脈了,元氣都耗盡了。

沒有腎脈的時候你知道會怎麼樣嗎?就是你看電視看不懂,失智。非常笨,就是台灣這種等級的綜藝節目都看不懂,真的是太悲哀了,看漫畫也看不懂。

可是呢,長一層薄皮之後,身體這裡膝蓋後面這種地方,關節摺到的地方那個肉哦,還是化膿爛進去,那個時候已經可以爬出門了,臉上那層皮也已經掉完了,有一層新皮可以爬出門了,那我就去熟的中藥行,去抓一點科學中藥的生肌散,我在這邊有寫我的配法。可是我爬出門的時候,就爬得非常狼狽,因為膝蓋後面都爛光、都在流膿嘛,那時候大概是因為發炎的時候的連鎖反應吧,我的這一條左腿腫得比右腿粗一倍,整條腿是水腫的狀態。然後走路的時候腿就拖著這一條不能動的腿。然後藥房還安慰我說:「沒有關係啦,脫胎換骨嘛。」神經病啊!吃補藥脫胎換骨才好嘛,什麼都燒光了,豪宅換廢屋!

我就把那科學中藥生肌散拿來吃啊,才吃了幾瓢,五克吧?然後差不多過了五分鐘十分鐘,我低頭一看,腫成兩倍的腿完全恢復原來的粗細了,只才五分鐘十分鐘,然後之後再繼續吃,那長肉的速度比膿長得快,膿都被推出來,肉都長回來,然後收口,就結束了。

吃藥,肉可以長到那麼快,我是第一次看到。

所以當你知道黃耆湯、知道保元湯、然後知道生肌散的時候,你會覺得說:「為什麼現在世界上還有那麼多會蜂窩性組織炎,一個傷口糜漫到不可收拾?這是怎麼一回事?」用中藥很好搞耶。

生肌散裡面呢,它的那個藥方哦,黃耆當然是知道啦;天花粉是這個樣子:它是一種疏通經絡又涼潤的藥,它可以把黃耆的藥性帶到那個肉裡面去,然後因為它涼潤,可以讓它不要發炎,然後又可以長透經絡,因為那個經絡都已經爛掉、斷掉它都可以把它再接回來;那乳香、沒藥是通血的藥,可以止痛,乳香、沒藥可以很止痛;然後呢,銀花就是金銀花,金銀花是這樣子:金銀花是全身化膿、化熱的發炎,金銀花都可以退,而金銀花的好處就是哦,一般消火的藥,像什麼黃芩、黃蓮、黃柏都會敗元氣,金銀花你用非常重,它都不太傷元氣,所以是一種不傷元氣的消炎藥,可以用。那如果沒有發炎,就改成白芍,把補性收住;用生甘草三克就這樣子,生藥磨粉可以用這個方子,把它打成粉吃也行。

有一種中藥叫作沉香,沉香的話可以淡疤,因為用生藥的話,再加一點丹參也可以,丹參是活血的啦,但是也很能夠去疤哦,所以沉香跟丹參都可以去疤,開水送服。

如果要把它作成湯劑的話更好,因為天花粉是很涼的藥,散劑不能用多不然太寒了,可是用湯劑的話可以加多一點,但是吃多了還是會拉肚子。天花粉的量自己要酌情加減,吃一帖就拉肚子,天花粉就要少放一點。

各種各樣的傷口,你吃了以後肉很快的長出來,然後你再加點去疤的藥就可以了。那個傷口幾乎很難惡化,惡化成那樣子馬上就長好了。

我們最近的醫案是高助教的小孩嘛,他用生肌散治摔摩托車,那個皮這樣子擦掉了,吃了以後呢,好像大腿或屁股那邊的肉都長得很快呀,可是腳踝那邊有一個比較深的傷口,一直沒有辦法好,生肌散好像天花粉什麼的不夠力道、鑽不到那裡去,高助教就寫email問我說該怎麼辦?

那我就想,電影不是都講嗎?「少林武功震天下」,就把少林派的傷科書翻出來,因為少林派的方書是這樣子:你被點傷那個穴道都有不同方的組合,就是各路引經藥可以把這個破瘀血藥的藥性帶到某個穴道去。就是可以矯方向的哦。

我就看他那個小孩子傷在那裡哦,這裡的這幾個穴道被點傷的話用的那些藥裡面抓一個最大公約數的正確,然後寄email給高助教說「你就加這幾味藥吧」,加了之後呢,那小孩子腿上附近的那幾個傷口,是怎麼樣?

(高助教:『我看那個傷口大概那一個禮拜都沒有長,吃了一帖,只是隔天一帖,那個傷口皮破掉了,看得到那個肉好像是高爾夫球那表面,一凹一凹的那種,可是一帖藥下去,一天而已,就長平了。然後很快就沒有蜂窩性組織炎,就是真皮也長出來了。不再包紮了,好得就快了。』)

這就是張錫純的生肌散加上「少林武功震天下」哦。

我一個學姊的小孩受傷也是,凹陷的傷口,上午吃,下午就長到平了。

所以你們也可以這樣玩。隨便少林派方書滿街都有哦,那你就看那個破掉的地方在哪裡哦,你再針對那一點再把引到穴道的那個藥加進去。這樣子不錯哦,不用花什麼智能嘛,反正先人的智能都在那邊,我就把它拿來用就好了嘛。二派合一,其力斷金,很好。

所以這些補氣藥講到後來,講到長肉藥了哦,那大家就知道中藥光是一個這種隨隨便便的方,效力可以很強哦,像黃耆什麼的,因為人家就問我說黃耆泡茶喝好不好?我就說「好」啊,可是還是覺得你糟蹋藥性。

黃耆用得好可以有這麼強,真的是生死人而肉白骨啊。像我那種灼傷,如果去給西醫醫的話,大概不知道包成什麼樣子然後在住院吧,那我在家裡爬爬爬學貞子搞幾天也就活回來了,還蠻好玩的嘛,雖然非常痛,我這輩子的最痛。

发表于 2012-1-20 21:53:00 |举报
hd_t 山药达人 日志
中基到此应该差不多了,五脏情志只有“肝”一个部分,我打算另开一个帖子
还有关于道家房中术的部分,这个可以在论坛上帖吗?

发表于 2012-1-21 11:14:08 |举报
听说过JT叔叔,但第一次看他的课,蛮喜欢的。不过也觉得挺乱的,好像不全。不知道是不是记录的问题,还是本来就这样。过年时再学学。

发表于 2012-1-21 16:50:34 |举报
hd_t 山药达人 日志
没事没事呀 发表于 2012-1-21 11:14
听说过JT叔叔,但第一次看他的课,蛮喜欢的。不过也觉得挺乱的,好像不全。不知道是不是记录的问题,还是本 ...

他上过好几次课,不同的几次课讲的东西有些许不同,记录的人再不同,就比较乱。
我这里已经是尽量把我手头的东西理了一下,感觉跳来跳去是因为我先以一个版本为基础,然后补充其他的,所以后面贴的多数是打补丁

发表于 2012-1-29 13:58:45 |举报
我在网上下载来看了,有的视频是断的,有的是跳的,本身也比较乱。另外他讲课也天马行空的。不过我还是蛮喜欢的,觉得他很多学习的态度和方法都很值得学习。听他的课很轻松很开心的呵呵。

发表于 2012-1-29 22:11:32 |举报
还没看完,先感谢LZ,辛苦啦!

发表于 2012-1-31 20:40:41 |举报
hd_t 山药达人 日志
没事没事呀 发表于 2012-1-29 13:58
我在网上下载来看了,有的视频是断的,有的是跳的,本身也比较乱。另外他讲课也天马行空的。不过我还是蛮喜 ...

中基的主要内容在2010年被他出了一本书《经方本草助读》,自称“不是教科书,是休闲书”,不过我也喜欢这种态度。

如果你看过他讲的《庄子》就会知道这种态度从何处来。

发表于 2012-2-1 17:43:55 |举报
恩,我没下载庄子。我回家又看了几集郝万山教授的伤寒。就教学来讲,我觉得郝教授讲的更严谨。JT叔叔则更像一位学兄在分享他学习的经验体会。他让你觉得学习的过程充满乐趣。但若想认真学的话,郝教授的一定要看看。你有空也去下了看看。

发表于 2012-2-1 18:59:12 |举报
hd_t 山药达人 日志
没事没事呀 发表于 2012-2-1 17:43
恩,我没下载庄子。我回家又看了几集郝万山教授的伤寒。就教学来讲,我觉得郝教授讲的更严谨。JT叔叔则更像 ...

我是在看民间中医网做的那个《郝万山讲伤寒》PDF,视频暂时还没下

发表于 2012-2-7 17:06:22 |举报
关于苹果,我有听到JT叔叔说,后来也去翻本草了,本草中叫柰或者林擒(应该是木字旁的),确有闭百脉一说。

发表回应...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山药社区微信订阅号

再次声明:各地出现的,冠以中里巴人品牌的,养生会所、美容院及相关的保健美容产品,均与中里巴人老师本人无关。请自觉遵守行业规范,诚信经营。

小组信息...

JT

JT

2012-1-4由 hd_t 创建

集中JT叔叔的《中医基础讲座》讲义、《伤寒论慢慢教》、《庄子》儿童班讲义,可能还有一些零散的内容,我会陆续贴在这个小组里。未征得其人同意,如有版权问题,请指出(估计无)。
欢迎补充和讨论。
拒绝广告。。

发帖
组长:hd_t
中里巴人微信订阅号

最新话题...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