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8月14日 星期二  农历 戊戌(狗)年 七月初四
打印

两年来,不打针不吃药,只用听诊器治好孩子的病之冬季篇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11-10 12:51:08  浏览次数:28404次  回复次数:218次
串个门 发消息 加关注
举报
本帖最后由 tingtingf 于 2016-11-21 09:59 编辑

《两年来,不打针不吃药,只用听诊器治好孩子的病》之冬季篇。

20147月到现在,孩子107月份出生,经历了外感鼻塞、流涕、发烧、咳嗽、哮喘、便秘、食欲不振、积食、腹痛、入睡困难、半夜哭闹、醒得早、烦躁易怒、牙疼等等,由于这两年来对治疗的过程大多记录了下来,查找笔记就可以找出具体的数据,以后有空再整理好了,现在先说点实用的东西,能帮上大家的忙。

我是个实践者,下面的内容都是我实践后的经历和经验,运用的是陈玉琴老师循经指压法的理论。

基本原理:

人体是在不断的进行着自我修复,修复过程会产生“废液”,如果不能及时排除,“废液”淤积的经络就会产生相应的症状,我们要做的事就是帮助身体及时排除这些“废液”,当“废液”开始流动了,症状就开始减弱,“废液”清理了症状也就没有了,所以一切的治疗都是以如何排除“废液”为思考的方向。

方法:

排除“废液”分成三个层面,器官相关的经络层面、上半身心包经的运水层面和下半身肾经膀胱经的排水层面;

针对症状进行判断,然后找到相关经络的痛点或特点的穴位,用手指轻轻的压在上面也可以叫摸,简单来说就是持续的给相关穴位或痛点一个压力,如果位置找对了一般510分钟就会见到效果,半小时解决问题,再半小时巩固就可以了。

找对位置:人体的经络是左右对称的,人体的修复一次只会修复一边的经络,也只有按对了才能得到快速的效果,修复的那边相应的经络肯定会比另一半要痛很多,所以找痛的地方是第一步,如果孩子小不会说痛,那么用手摸一样是有区别的,痛的那边感觉要鼓胀一些或绵软一些,摸的手指时间稍长就会有摸到心跳的感觉,同时也是最重要的就是听水声,所以说唯一用到的就是听诊器,“废液”的流动是听得很清楚的,由不通到慢慢流动,到畅通水声是不一样的,到最后不用听诊器就可以听到,听诊器一般放在孩子的腹部,有很多时候我会叫孩子趴着这样可以把听诊器压在下面,正因为有了这个和身体的互动,才能够很快的判断是否找对了位置,我以前最怕的是听不到水声,一旦听到水声,就知道一切OK了。

这里要强调一句:找到了位置在510分钟就会对症状有明显的改善,这就是有效果了,如果按了这么长时间还没有明显的效果,那么就赶快换位置。

季节的影响:

每个季节身体会相应的修复不同的脏器,也就会产生不同的问题,根据季节来作为判断的依据是准确判断的基础,不能脱离季节来盲目判断。

冬季:

喉咙不适:

冬季是肾经修复的时候,肾经属水,和心火是一个平衡,冬天肾经开始修复,肾水的能力下降,那么相对就会显得心火旺,心火在上,所以冬季很多时候会出现上焦有火的症状,如喉咙哑、痒、痛等等,此时照镜子看,如果舌尖是红的,那么就在腋下摸极泉穴,会有一边是痛的,也有两边都痛的情况,找最痛的一边或先压左边(离心脏近),时间长了就会感觉到腋下有一股清凉的感觉,喉咙的症状也就减轻了,压到极泉穴不痛后,再摸一下膻中,如果痛也压到不痛,如果不痛可以不压,最后压一下肾经,小孩可以直接压太溪穴,大人由于经络不是很通畅,大腿处的肾经会更敏感些,效果也更快些,同样是找痛点,压到不痛。

这里的治疗顺序就是先心经排水,而后心包经运水,最后肾经排水。

发烧:

冬季的发烧是最凶险的,温度最高的时候。

发烧的起因依然是肾经修复导致心火相对旺(虚旺),心火降不下来“废液”在心经滞留造成的,此前就可以很明显看到舌尖红,同时还有很大几率看到舌根白,真正烧起来后舌头是没有舌苔的,此时还是压腋下的极泉穴,极泉穴的水声流畅时就会摸到孩子头部开始有潮热的感觉,这就是要发汗了,后面还是那一套,膻中加太溪。

如果一开始压极泉穴听不到水声,那么就先压太溪帮助排水(小便会多起来),水排出来了,再压极泉穴水声就有了。

发烧痉挛,这个是最可怕的,我也遇到过,也是冬季的时候,身体的抽搐是缩筋的结果,这和肝经修复是密切相关的,发高烧时如果遇到了肝经同时修复那么发烧痉挛就可能出现了,一出现痉挛首先第一反应就是压太冲,肝经的压法是先左后右,来不及就直接先压左太冲,力度可以大一些,会眼看着平静下来,而后再是压心经、心包经和肾经那一套流程了。太冲的位置是指缝还往上走的骨缝处,平时大人要先在自己身上把穴位找好再在孩子身上用。

但似乎这个发烧好起来又是比较快的,我的经历是压了以后半小时就退烧了,前几天刚巧一个同事发高烧40多度也是昏天黑地的时候自己压极泉穴,半小时退烧。

便秘:

陈老师说便秘就两种,肺热和肠枯,小孩我只接触过肺热,或者说小孩便秘就是肺热,解决的办法也很简单,压肺经的尺泽穴,先找哪边痛,压了后一般个吧小时就会排便了,现在我家孩子都叫这个是粑粑穴。

说说便秘:以前对孩子便秘是很紧张的,以前也给孩子用过开塞露,最长的便秘记录是10天,现在看来是完全没有必要的,身体在修复时是没有过多的能力用来排便的,等身体能力恢复了自然会排便,特别是对于那些持续高烧的人来说相对于拉稀便秘是好事,所以我现在看来最不要担心的就是便秘,但这是我的体会,要达成这样的认识是要经历多次解决孩子便秘后才行,所以除了上面的方法还介绍个蜂蜜栓的方法,具体百度就可以了,我给孩子用过,很有效,当然现在早就不需要了。


上面的内容和操作的方式看起来都是很简单,相信与否都不重要,关键是去试着做就好了,毕竟现在从孩子生病准备去医院到真正开始打针最少也得3小时吧,我是武汉的,我这里的经验是4小时左右,那么在这一段时间如果压了见到了效果,那么也就不用去医院了,等大家经历了一次“神奇”的治疗后才会有信心去更多的尝试,我是经历过很多次的神奇,现在已经觉得理所当然了,但大家估计还是会觉得神奇的。

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不打针吃药能治好病是肯定。

但治疗的过程,时间的长短,见效的快慢,能否真的敢不去打针吃药就要靠大人判断的准确度和应变的能力,这个是经验来的,我只能把我的经历和其他人的经历分享给大家;

再一个关键的因素就是孩子本身的体质,现在的孩子长期打针吃药,体内的寒气是被压制住了,不能及时排除,体质都很差,看脸色就知道了。开始用这个方法治疗的时候找对了地方效果肯定是有的,但会有反复,例如发烧,烧退了,可能还会再烧起来,但程度会减弱(如果程度没有变弱反而强了,可能就是没有找对位置),同样那些步骤有几个反复就好了,等孩子体质慢慢恢复了自然就不会有那么多的反复,第二年我孩子发烧后什么不按自己都会出汗,现在进入第三年发现有发热的迹象按一下也就下去了。再就是哮喘孩子身体修复到一定程度总会有一次集中的排痰,爆咳而后吐出的全是痰,而这些也是第一年的情况,所以孩子身体的修复一般得一年时间去调整,其他那些治疗过的病症慢慢再详细说。


这些方法用在大人身上是一样的,区别在于大人的经络没有小孩的畅通,相应的穴位选择上会有一定区别,也存在个系统修复的问题,没有小孩那么快,但效果也是很明确的。


后面一部分是之前的记录,比较长,如果想直接看总结的内容,可以看《两年来不打针不吃药治好孩子病》的其他文章,慢慢更新中
这里是发烧篇这里是咳喘篇
观念改变了,治好孩子的病就可以不用打针吃药!




治病 , 听诊器 , 陈玉琴
收藏收藏102 分享分享0

回应

发表于 2016-11-10 15:04:12 |举报
为你点赞!

发表于 2016-11-10 15:30:52 |举报
谢谢分享!

发表于 2016-11-11 07:38:10 |举报
感谢你的分享,很实用

发表于 2016-11-11 08:00:24 |举报
期待楼主的下一个分享,不知楼主看的是哪些陈玉琴老师的相关资料

发表于 2016-11-11 08:15:25 |举报
真的很有用,很实际的方法!

发表于 2016-11-11 08:19:26 |举报
不管压哪个穴位都听肚子的声音吗?

发表于 2016-11-11 09:15:11 |举报
点赞

发表于 2016-11-11 10:14:25 |举报
很佩服楼主, 我曾自己反复在自己身上测试总听不到水声,就作罢了.现在看来功夫未到.

发表于 2016-11-11 11:10:11 |举报
请楼主推荐一下陈玉琴老师的相关书籍或者资料。谢谢。

发表于 2016-11-11 11:20:13 |举报
其他的治疗也说说看,修复的过程我也想知道。谢谢!

发表于 2016-11-11 12:19:43 |举报
再次看了楼主的文章,觉得楼主很有天赋,虽然套用了陈玉琴的理论,但实际操作已形成了自己独特的系统,佩服!希望楼主能多上来说说。

发表于 2016-11-11 13:33:13 |举报
圆运动 发表于 2016-11-11 12:19
再次看了楼主的文章,觉得楼主很有天赋,虽然套用了陈玉琴的理论,但实际操作已形成了自己独特的系统,佩服 ...

陈玉琴老师的理论真的是巨大的宝库,但对于小孩病方面说得很简单,基本都是原理性的东西,很多就是一句话,而我就是在不断的在摸爬滚打中实际验证着那些话,在我的摸索中确实也有很多自己的思考和经验,目前也形成了我自己的操作流程,但真的不能叫自己的体系,所以我开篇就说了我只是个实践者,之所以对于小孩的病陈玉琴老师说得简单,因为在她看来小孩的病很好治,这在我以前看简直就不可理解,不过现在慢慢也是这个感觉了,大人的病相对小孩的病确实要麻烦很多。
我现在正在把手机中以前记录的文字导出来,准备先原样发个文件上来,大家可以看看我是怎样摸爬滚打和提心吊胆过来的,但对于其中下的结论不要太过认真,看个热闹就好了,因为那是以前一边给孩子按一边写的文字,是个思维的过程,很多后来是有修正的,对于我在这篇开头提到的病症,我会单独一个一个重新写出来的,大家以那些后来整理的为准。

发表于 2016-11-11 14:25:41 |举报
tingtingf 发表于 2016-11-11 13:33
陈玉琴老师的理论真的是巨大的宝库,但对于小孩病方面说得很简单,基本都是原理性的东西,很多就是一句话 ...

非常期待看到的你整理的内容,先谢谢了!

发表于 2016-11-11 15:48:50 |举报
好厉害啊

发表于 2016-11-11 15:58:01 |举报
大人自己诊疗是不是最好也买一个听诊器?然后照着您的方法做?

发表于 2016-11-11 15:59:12 |举报
本帖最后由 tingtingf 于 2016-11-14 13:20 编辑

应该是从2014年7月份开始,到15年7月份是最痛苦的一年时候,可以说是熬过来的,提心吊胆,虽然都治好了,但存在周期长的问题,也没有形成什么模式,真正的摸着石头过河的感觉,15年7月份以后有一个大的飞跃,因为想通了一件事,然后到16年7月份事情就少了很多,效率也提高了很多,身边的朋友也开始慢慢实践了,现在基本都有个操作模式了,给孩子按的时间很少了,把重心放到了体育锻炼上了。
原想把所有的记录放上来,但发现实在太多了,就把三个年份各找一段记录比较连贯的发上来,让大家知道我是具体怎么操作的,然后我再慢慢把操作模式写出来。

2014年

已更新2014年9月18日

八点刚到就立马呼起来了,来得很快,难道是气血注入心包经,心包经应付不来就爆发了?

爆咳了好多声,吐了两口,第一口好多痰,第二口还好没吐出晚饭。

吐完后,呼的声音好些,但还是咳嗽,同时有发烧的感觉,再就是似乎怎么按都没有水声,到了床上按声音很大,有声音就能搞定,看来以后要合理规划按的部位,不能连续按太多否则没有声音什么都不好办。

有吐的情况要考虑血进左肝,且左边的肝经是痛的,

本来准备晚上先睡觉等半夜起来再按肝经,后来躺在旁边听到呼呼的声音完全睡不着,10点多开始按肝经,水声很大,按了不长时间呼呼声小了,可以睡觉了,再醒来的时候是1点半左右,呼的声音已经不小了,赶紧按肝经,但在两点前宝宝都不停的动,我按得也是断断续续,到了2点后慢慢才平稳好按了,肝火旺的表现,呼的声音平息了。
到了早上起床后呼的声音又大了,而且加上咳嗽很是吓人,立马紧急按肝经,水声很小(早上似乎按那里声音都不大),但呼的声音还是小了些咳嗽还是时不时搞几声。
心里有些打鼓,总不能不停的按肝经吧,一定要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喘的根本问题一个是肺里有痰,再就是肝火上冲,当前只处理了一个,必须还要处理另一个,帮肺排寒气,右边的大肠经痛,手臂的心包经昨天痛今天不痛,后边的隔俞和大杅痛,考虑到右边大肠经更痛所以后背的全部按右边,对于喘老师的说法是太冲和隔俞哪个痛按哪个,用这来破气,于是重点按隔俞,本来准备中午按,但宝宝很兴奋中午不睡觉,只按了一下肝经,下午开始按的隔俞,听到了不是很流畅的水声,总感觉位置找得不太准,晚上大概按了40多分钟的膻中水声实在是不明显不过还有就是了(每天按的经络数量一定要控制。否则人体来不及处理就没有水声了,不过痛的地方一定会有水声的)。
7点半就睡着了,之前洗澡大哭一场也许是累了,躺在旁边仔细听,几乎没有呼的声音,10点突然爆哭,持续了一段时间,哄睡后。呼的声音又很明显了,显然是哭引动了肺里的痰,又准备开始按肝经,但宝宝不让按,只好写记录,现在呼吸声又平静了,呼的声音几乎没有,比昨天晚上要好很多,看来按隔俞破气是很有效的,唯一就是明天要想办法怎么能把穴位取得更准些。

待会准备还是压一下尺泽穴,晚上压大肠经时告诉我大肠经不是很痛,尺泽穴痛

大肠经和肺经互为表里,大肠经痛而肺经不痛,是否是寒入得比较深,又或是上次身体排除的是右肺的寒气这次排右大肠经的寒气,大肠经的寒气被赶入肺经而后再由肺经排出体外,现在宝宝右尺泽痛但似乎也不是那么痛,当右大肠经和右尺泽都不痛的时候此次排寒应该就会结束了


9月15日
早上孩子的乐高车摔坏了,于是发脾气了,还打了我的脸好几下,为了让他尽快平静下来,我没有处罚他,但出门时就有了一些呼呼的声音,声音不大。
中午12点老妈来个微信说孩子呼的声音很大要我去医院检查,我刚打的饭和菜都没来得及吃就赶回一元路,孩子已经睡着了,呼吸声很平静,呼的声音很微小,于是叫老妈继续按右边尺泽。
下午起床后咳了几声,最多连续两声,而后呼的声音加大,比较明显,出此外汗较多,但头上少有汗珠,由于呼的声音明显,其他人很紧张,这种紧张的情绪对我也有影响,好在我及时调整,告诉他们不要把注意力仅仅局限在呼这一个表象上,今天脸色比昨天好,咳嗽少了很多,精力旺盛,但似乎没那么容易说服,(我承认一听到呼的声音加上收到旁边人的影响我也急躁了甚至有那么一瞬间感觉无助)于是首先按背上的隔俞声音不大,呼的声音没有多大变化,想到昨晚出汗太多于是又按了巨厥穴,有声音还比较大但由于是坐着总觉得按不到位,总之下午按了声音都不太大,而且呼的声音还是那样,回家车上突然想到应该提升肾气来帮助平肝火,叫老妈压了一路左太溪(因为左边肝经痛),下车时呼的声音似乎有所减弱,明天再继续。这个思路应该是对的,洗完澡后看电视压膻中,完全没有声音,到了半小时后才有点小声,在床上边讲故事边按膻中,这时才慢慢有水声了,今天按膻中总计大概近两个小时,后来的水声是很流畅了,真享受这个水声,压完膻中呼的声音依然明显,于是决定压左肝经,大概半小时后想到要以祛除寒气为主,于是压背上的隔俞和大杅,确实不太好找,隔俞不敢确定按好了,大杅应该是按了半小时,按右臂大肠经前后两次水声没膻中好,最后又按了一次左肝经大概20分钟,快到1点时听到觉觉肚子自己在发出咕咕的声音,直接可以听见,现在是一点呼的声音都没有了,哪怕用听诊器听都没有。


9月16日
一晚上很平静,甚至用听诊器也没有听到呼呼声,结论就是没有呼呼声,睡着后没有换衣服,出汗情况正常,到了3点多快4点有小翻动呼吸声大,但仅仅是呼吸声,是肺经的时候,血进了肺经,5点多又平静了,7点多起床,开始看电视时咳了几声,用听诊器听背部有呼呼声,早上肝气是主升的,打了两个喷嚏后似乎呼呼声减弱,咳嗽的声音感觉痰到了嗓子眼,比以前咳的声音要出来些,总的来说肯定比昨天起床后情况好多了。
今天大肠经和肺经穴位都没有明显痛感连隔俞也不痛了,大杅还有痛感,现在要解决的是尽快排痰的问题,脾主运化,排痰是脾土的事,而按心包经是直接加强脾土能力的,所以按膻中是重中之重了,昨天按膻中好长时间才有水声,且白天汗多,说明心包经是不那么通畅,今天晚上重点按心包经膻中全套,从脚开始。中午继续按大杅和尺泽,但重点在按左腿的肝经,让呼呼声不见。下午为了从根本上平肝火按太溪成为了必然,左边太溪半小时,按完心包经后再按左边的肝经,明天就可以上幼儿园了!


9月17日

昨天折腾了一晚上,孩子11点才睡着,但呼的声音比较大,我按了左肝经声音倒是不久就没有了,我大概12点多才睡,到了2点起来按心包经,结果孩子不停的翻身,肝火还是旺,到3点前都按得不彻底,一直到了4点才睡,6点多醒了又按了一会心包经,7点觉觉起来了,不肯上幼儿园。

今天早上孩子刚起床的脸色不好看,眼袋也有了,很明显是没有睡好,而且在按了那么长时间的心包经后,早上的尿依然不多,说明心包经的积液排除的不顺利,到了中午觉觉和奶奶出去转了一圈回来,才感觉脸色好些,咳嗽偶尔还有,呼呼的声音不多了,但整体的呼吸声比较重,似乎痰到了嗓子眼的感觉,昨天按了大肠经后今天大肠经不痛了,尺泽穴又有些痛,不是很痛,难道真如我推论的那样,大肠经的寒气要通过肺经才能排出去,大肠经在里肺经在表。

对于孩子的脸色感觉是没有休息好,想想应该和我按的时间也是有关系的,我不应该在上半夜按,这时的主要任务是造血,需要深度的睡眠和休息,所以一般上半夜睡着后动的比较少,而在这个时候我不停的按经络,实际也是在用身体本身的能量来疏通经络,从而干扰了造血的过程,现在给孩子按最大的问题就是孩子不会坐着不动让你一直按,所以只有在睡觉时按的效率是最高的,看来必须得把按的时间调整到下半夜,充分保证造血需要的休息时间。

今天中午按尺泽穴驱除肺经的寒气,加按极泉穴去心火,孩子的舌尖不红,但还是表现出了心火旺的现象,中午一直在踢被单,晚上不易入睡,木生火,当前心火旺的现象应该是肝火旺造成的,下午按左脚的太溪穴,心包经的穴位,争取早点睡觉,后半夜重点按心包经。

中午按了尺泽穴,左边的尺泽穴能听到流畅的流水声但还不是很连贯,右边则咕咕声都不多,由于不太好按,用了大概两个小时水声才清晰些但没有左边流水声的程度,下午妈妈按太溪穴,反正位置到了时间到了就好了,玩闹以后还会有呼呼的声音,但按左边的肝经水声不大,且也没有明显的硬经,当然还有硬结,而且也不痛,平静一下呼呼声也就没有了,考虑到要早睡觉,洗完澡后7点半上床开始在床上蹦跳,躺到床上又有点小呼的声音,整体呼吸声较粗,平静后也没有了,在床上还算安静,但就是睡不着,于是按腋下极泉穴,水声比较明显,9点要求换睡袋,过后就睡着了。

后半夜或清早按心包经。

以后回家后重点要按的是肾经、肝经、心包经、心经,安排如下:肾经和肝经间隔按(半小时),心包经每天按半小时以上,上床躺下后按心经主要目的是尽快入睡,按心经不用听摸腋下心跳就行了,避免晚睡的情况出现,从而也保证了大人的休息造血的时间。

小儿是肝常有余,肾常不足,木生火,从而心火旺,脾气大、晚睡、喜趴着都说明了心脏需要修复,心包经是直接针对脾土进行强化的,两条心经通畅了,以后出现的修复症状就方便解决。

好比管道长期没有清理,必须先下功夫集中清理,而后日常维护即可,所以开始工作量会比较大,但到以后估计一天一条经络就可以了。


9月18日

今天孩子非常乖什么事都非常配合,包括晚上喝了两杯葱豉汤,非常好!

早上起来后总有点不安的预感,在去幼儿园的路上突然想到要摸一下风池,结果一摸说是右边痛,后来成了两边都痛,于是在车上就开始摸着右边的风池,无论如何下不来决心去幼儿园,于是直接改道去一元路,瞬间不安的感觉平息了许多,而后想到应该是受了风寒,昨晚睡觉可能盖少了,怎么处理,贴肚子和泡脚,在放弃了贴肚子后不安的感觉彻底放下了,到了一元路泡了脚,右边的风池也按了不少时间,似乎有点潮潮的感觉,叫妈妈按左边风池加尺泽穴,结果没有按成尺泽穴,泡脚后汗倒是出了,中午睡觉妈妈压了左边风池和左边的尺泽穴,我到了以后开始压右边的尺泽穴,通畅程度不好,后来发明了葫芦压法,到了起床时已经压得有比较大的水声了,但问还痛不痛,结果还痛,按了大肠经也说痛,左腿的肝经也说痛,显然昨天的风寒确实是有不小的影响,但孩子已经起床了不让我按了,干着急没办法,妈妈提议直接回后湖,回到后湖去首先煮了葱豉汤,同时按右大肠经,水声不是很明显,呼呼的声音又出现了,不过比较小,这也可以理解,入了寒气自然会有痰,同时左腿的肝经也是痛的,右边的也痛,可以说几乎所有的地方都开始痛了,考虑再三还是必须从根本入手,膻中穴,以提高心脏的能力入手,同时提高化痰的能力,当前按一下感觉可以没有呼呼声,但由于肝经一定是有旧疾的,修复是个长期的事,当前应该从帮肺经排寒入手,压膻中和按大肠经加肺经,依然是针对右边,因为早上最先同的是右风池,而左边尺泽穴的水声明显较右边流畅,大肠经和肺经只能后半夜按,膻中只有睡前和睡后短时间按。

9点45睡着,今天上床时间比较早,讲完故事都8点一刻,也就是从讲完故事到睡着用了一个半小时,我按膻中到了8点50,以后必须注意这了,按膻中是不能让孩子尽早入睡的,只有按极泉穴才行,所以一旦关灯后就只按极泉穴,尽快入睡才是第一位的,而且按极泉穴不用听声音也方便,等孩子有明显的睡意时就不用按了,自己一下就会睡着的,以后争取每天8点半入睡。

另,宝妈今天也有不适感,似乎唯一能做的就是压膻中,而且身上也有微微的汗,把膻中压透,让身体工作起来效率更高些,回想近几天,我一有发冷的感觉也只有压膻中,好像都可以改善。

今天没有按肝经但睡着后呼呼声没有了,是按极泉穴的效果还是按膻中的效果呢,反正有效果就OK了。


2015年

发烧了 夏季发烧的应对特点
514
昨天早上晨尿是非常少的那一类,色深,修复肝经的类型,前天晚上睡得很好,预计昨天晚上会有动静,因为肝经修复,昨晚压肝经没有什么水声,摸起来也不是很硬,那么就是对胆经的修复,同时昨天还有鼻塞的现象,估计应该是这几天晚上受了风寒,但压了肺经,心经水声都不是很大,除了上床前压的昆仑水声大。
昨晚23点和0点有哭闹,很明显是胆经的修复,原计划今天压胆经,但今天6点多起床时发现孩子发烧了,同时还有汗,发烧有汗是好现象,起床后压了昆仑,水声大,不一会温度就慢慢降了,到了10点多几乎就不烧了,但由于心经心包经和肺经的水声都不大,而且还有鼻涕和打喷嚏,一般来说早上是排积液的时候,水声一般都不是很大,主要要在中午压。
中午11点半上床,这时又开始热起来了,且上升得很快,于是开始压,心经心包经和肺经都没有什么水声,只有压膻中,水声依然不大,只有等待,难道夏天发烧有新情况,可能吧,一直到了13点半才开始出汗。
左脸比较红(左肝右肺),下嘴唇深红(脾胃有热),有鼻涕(肺热),当前是心经修复的时候,心经修复会造成脾胃生热,心火旺会直接造成肺。
下午起床后试着摸了下太溪,水声很大,到了快5点才开始压太溪,左腿的太溪水声更大些,压来有40分钟,上床后本来想继续压膻中,但孩子说头晕,于是压极泉穴,左边有明显的水声,且手感摸上去比右边肥厚些,不通的地方似乎都有这样的手感,压了大概20分钟,孩子说鼻塞了,于是压风池还是左边水声大,这里压了大概5分多钟,鼻子不塞了,后压膻中,水声不是很大,至少没有极泉穴大,今天晚上的下嘴唇没有昨天那么深红,这一系列压完,烧没有明显退,不让压了,似乎有点出汗的感觉,待会再观察。
初步,夏天是心经修复的时候,会有心火旺的现象,此时的心火是实火,和冬天的心火旺是两个概念,而肾水是用来平衡心火的,心火旺必然导致肾水不足,肾经由于努力工作积液就会增加,那么其自身的排水能力则会下降,因为排水能力下降,造成体内修复产生的积液不能及时排出,从而造成发烧,这可以解释为什么中午压哪里都没有水声,下午只有太溪有水声,而去压了太溪后,温度明显下降。
515
晚上睡着不久就开始出汗,换了一件衣服,但烧没有彻底退,也没有再多按,以睡觉为主,出汗完后又开始烧,但发烧的温度没有白天高,到今天早上又出了一次汗,起床后烧基本退了,早上起来后压了左边的太溪和昆仑,水声比较大,上午汗比较多,但依然没有彻底退烧,总还有一。
白天汗比较多是心包经积液多,中午重点压一下膻中,再就是加强排水。
回想起来上周和本周的前几天,晚上压的时候都遇到过按哪里都没有水声的情况,当时觉得奇怪,但也没有多想,无非是没有怎么多按,现在看来原因就是我上面分析的排水不及时,所以按哪里都没有水声。
遇到压哪里都没有水声或不明确,首先考虑排水是否通畅的问题。
中午重点压了膻中,水声不小,中午睡觉从12点到3点,出了很多汗,衣服全汗湿了,起来后换衣服,把垫的盖的都拿出去晒,汗出得很多,到了下午居然有点外感的感觉,4点压了一会儿风池,右边的水声大,压了后鼻塞的症状没有了。
5点吃饭,居然开始咳嗽了起来,频率增加中,大概一分钟能咳几次,不是不停的咳,而且咳嗽的力度也不大,但相对于近几个月属于动静大的了,于是赶紧压,开始听声音似乎是肺咳,声音从喉咙出来,似乎有痰,压肺经水声有但似乎没有改善,过了一会儿咳嗽的声音有了变化,是气上冲的咳,摸肝经,孩子说很痛,两边都痛,右边更痛些,于是压肝经,先压左边,水声很大,也很硬,有缓解,但没有根本解决,洗澡上床后咳嗽依然,继续压左肝经,后压右肝经,结果右边的水声更大,压了大概40分钟,咳嗽频率降低,但依然在咳。
9点出来了,过了一会儿,听到咳嗽的频率似乎又多了,决定继续按,孩子说想吐,立即反应,是胃热,压中脘穴,很明显咳嗽的频率和力度在减少,压的时候还在想医书中说五脏六腑都会导致咳嗽,但后来孩子说头胀,同时老师也没有提过咳嗽压胃经,于是还是压肝经,水声很大,但显然不是关键,因为压完了还是在咳,左极泉穴也压了,水声没有中脘穴大,后又压了右太溪,水声也是非常大。
现在10点半了,孩子还没有睡着,本来不准备再压,但咳嗽依然没有停,频率比之前要低很多,但还是没有停,我的经验是压了关键位一定会停,当前应该是还没有找到关键位。
又进去了一次,考虑到睡不着和大肠经也是有关系的,于是压大肠经,左右的水声都很大,压了一会儿,咳嗽的频率都没有变化,也没有睡着,实在是没有办法了,以前用过的方法都用了,退了出来。
本以为过一会儿睡着了就好了,依然睡不着,咳嗽还是一声声,虽然频率不大但就这样也是无法入睡的,于是进房,大概快11点了,看到孩子正好平躺着,正好压中脘穴,于是摸着中脘穴,慢慢的咳嗽的频率减慢了,很明显感觉咳的声音也小了,大概10分钟就睡着了,又压了5分钟,前后15分钟左右就没有咳嗽了,也睡着了,也许前面压的打下了基础,也许到了11点咳嗽的时间过了,但我认为中脘穴就是关键位置,也是一个全新的对于夏天咳嗽的经验。
近来我自己咳嗽的时候也不少,很明显是心火旺,但压极泉穴却不能立刻止住咳嗽,看来要从中脘穴入手。
所谓五脏六腑都会导致咳嗽,果然不是虚言,虽然目前还解释不清楚。

516
今天中午又发烧了。上午还出去上课去了,中午以前都没有发烧,就是咳嗽,中午睡觉时压的中脘穴,咳嗽缓解,但还是没有完全止住,睡着后偶尔咳一声,今天中午睡觉没有汗出来,昨天晚上压得多,今天早上也重点压了肾经和昆仑,看来思路上也许是有问题的,现在心火旺是实火,而此时压极泉穴反而水声不大,而心火旺造成的胃热通过压胃经可以缓解,但似乎不是根本的办法,发烧也就是水排出不及时造成的,压得太多,肾经排水不及时,所以就发烧了,当前的办法就只有通过强化肾经来解决问题。

下午出门前叫奶奶压膻中,5点出门6点半回,奶奶压了大概半小时,回来后发烧退了些,但咳嗽似乎厉害了点,听了一会儿太溪和昆仑两边都有声音,准备洗澡后再集中压,上床后,心包经,心经,肝经,都听不到水声,咳嗽就没有停,虽然频率不高,怎么听都像心咳,但极泉却没有水声,后来压太溪,9点多居然就睡着了,还在暗自高兴,压太溪止咳了,不一会就明白了,不是止咳了,而是烧高了,烧高了咳嗽就少了,而且身上没有一点汗意,10点觉得不能继续烧下去了,温度已经很高了,没有量,但估计快到40度了,问题是压心经心包经依然是没有任何水声,想来对付发烧就三个方向,还有一个就是肺经,而肺经是一直都没有考虑过的,压肺经似乎听到有水声,不是很明确但比心经和心包经要明确很多,压来一会肺经,想到肺经就是外感的范畴,于是压风池,结果风池的水声很大,看来是外感,压来一会风池和肺经,回头再来压膻中,有水声了,到11点孩子头上有了潮热的感觉,这是要出汗多迹象,由于之前单独压尺泽出汗多迹象不明确,压了膻中后才有汗意,有个感觉,中医说的外邪束肺似乎就是这个意思,没有压风池和肺经前心经心包经都没有水声,压了以后都有水声了,而且很大,到了12点多汗才算是出得比较多了,温度也有所降低,同时注意到孩子的呼吸很短促,胸部起伏很快,估计如果是以前那就是喘了,现在看来只是呼吸急促,到1点钟换了衣服我们才睡下。

517
到了3点多,听到呼吸的动静让我觉得要有所动作了,同时我自己也在咳嗽,咳嗽的方式和孩子很像,我自己压了巨厥穴立即就有舒服的感觉,于是起来就压巨厥穴,但孩子的这个穴位不好找,但声音也是很大,呼吸急促似乎有缓解,间隔稍微长了点,没多长时间孩子就不让压了,一定要趴着睡,无奈,想到背后的心腧穴,这是第一次压这个穴位,这个穴位确实不太好找,但压上去后孩子说很痛,压了一会,水声也很大,同时孩子的呼吸明显的减缓了,最后真正可以说平静了,是在压了尺泽以后。
单独说说小便的问题,昨天晨尿就很少,上午小便一次,不多,中午睡觉中要小便,下午小便还好,晚上12点要小便,量不少,今天晨尿色深不多,睡觉起来小便基本都是压了肾经后,也就是压肾经促进排水的结果。
早上起来后呼吸继续急促,发烧也有接近正常温度,只是咳嗽很厉害了,压肾经和昆仑水声都不大,只有摸摸膻中,早上6点起来,9点就又去睡觉,孩子还睡不着,呼吸依然急促,考虑压极泉穴,仔细压,开始一点水声都没有,耐心压了一会,右边有了水声,虽然不是很连贯,从手感上来说左边腋下要比右边肥厚些,于是又压左边,开始也是没有水声,越往后来水声也越大,后来甚至可以叫轰鸣,但呼吸急促的问题依然没有解决,也许有改善,想到清晨是压肺经平静的,于是又压肺经,水声大,呼吸问题没有解决的,好在孩子虽然发烧但有汗意,且温度也不高,于是我也睡下了,由于自己也咳得厉害,躺下后自己压肝经,右边的,压了后感觉好多了,醒来时是11点了,孩子烧高了点,呼吸依然急促,想来还只有肝经没有压,刚开始的时候也就是肝经痛,于是压右太冲,有水声,不是很流畅,以前的经验,压肝经应该从左边开始,于是压左边的太冲,水声很大,压了大概10分钟不到,呼吸急促的声音小了很多,再按一会儿呼吸声平静了,孩子也睡安稳了,同时开始出汗。
到现在为止,肝经才是根源,一压就有明显的效果才说明找对地方了,走了这么多弯路,要好好研究一下为什么,回想起来以前的喘实际也是呼吸急促,只是由于以前肺里有痰所以有拉风箱的动静,现在没有痰光有呼呼声反而不认识了,总认为是心火旺的结果。
下午孩子精神很好,烧还没有完全退,主要是咳嗽的问题,好在频率较早上要少很多,小便很少,依然是排水不畅,18点开始压,压太溪和昆仑水声都不是很大,上床后压左肝经,水声有时很大有时没有完全不连贯,右边要连贯一些但也没有持续多长时间就没有多少水声了,重点压了膻中,相对来说水声要大且连贯,压了大概半小时以上,但也不是流畅的感觉,上床后就开始烧高了,压完了有汗意,排水不畅通身体只有通过发烧出汗来处理身体修复产生的积液。昨天晚上到今天按得很频繁也是产生积液的原因之一。
9点出了一点汗,不多的样子,都不用换衣服,温度依然很高,由于发烧,孩子睡得也不沉,不停的翻身,开始是等着继续出汗,后来发现汗干了,于是找机会摸太溪和昆仑,也没有机会专门去听水声,手指能感觉到明显的心跳,断断续续的压,没有专门的压,到了10点多发现又有汗意了,而且孩子也没有睡沉,于是正式压膻中,这次水声就很流畅了,而且是越来越流畅的感觉,随着压膻中的进行,孩子也睡沉了,呼吸也平稳了,呼吸平稳的变化是非常明显的,同时汗也越来越多,大概压了有40分钟,换衣服睡觉了。
压肾经疏通排水,才能让心包经积液更好的排出,也才能让汗更快的出来,汗出烧也退了。

518
晨尿不多,色深。
今天不发烧,但还是咳嗽,频率比昨天低很多,但还是咳,再就是叫肚子痛,大概是肚脐附近,中午睡觉要摸在那里,全天吃饭不多,尿也不是很多,晚上压的时候可以听到明显的呼呼声音,不戴听诊器听不太清楚,下午开始压的,主要的思路从外感入手。
外感就是风池加肺经,如果时间长了寒气会到大肠经,此时表现出来的就是重感冒的症状,必须先压大肠经,此时肺经是没有感觉到,等到大肠经压好了,肺经就会开始痛,此时再压肺经才能彻底解决,外感初期发现及时直接从右边入手,先风池再尺泽即可,中后期要考虑从左边入手,先风池,再大肠经,而后是肺经,且左边处理完后再处理右边,右边处理完了就好了。
听风池没有多少水声,也没有流鼻涕,就是咳嗽,压大肠经有水声,不是很大,压肺经也有水声,但症状没有缓解,晚上孩子洗澡前我自己躺在床上压,自己的咳嗽和孩子是一样的,今天压膻中是有用的,压肺经似乎也没有啥立竿见影的效果,在床上自己压极泉穴,水声很大,而且一股热流往下走的感觉,咳嗽的感觉要好很多,于是洗澡后立马给孩子压极泉穴,左边水声大,但没有出现期待的立竿见影的效果,想到呼呼声和肝经有关,早上的晨尿也显示肝经的修复,于是压肝经,左肝经水声很大,右肝经水声一般,压完了呼呼声也没有停,又压了一会肺经,最后重点压膻中,水声很大,压了大概30分钟以上,压了这么一大圈,想到一定要压肾经及时排水才行,于是压了左太溪15分钟,水声很大,同时发现呼呼声没那么明显了,初步结论是如果排水不畅,那么就不会有立竿见影的效果,而当前夏天主要的问题依然是肾水不足造成的排水问题,所以经常压肾经是必须的了。
肚子痛的问题继续观察,咳嗽还没有解决。

519
咳嗽和呼呼是今天的主要问题,考虑有痰总还是想从大肠经和肺经上下功夫,但水声不大,确实是现在由于现在的喘表现出来的就是呼呼的声音和以前的拉风箱完全不同,也就没有以前那么重视,算是忽视了,结果还呼呼了好几天,大腿的肝经倒是不硬,但太冲水声很大,晚上上床后重点压了太冲,没一会呼呼声就小了很多,所以说喘就从平肝火入手经好了,压完右太冲,左太冲水声不大,又压了右太溪,强化排水,水声大,而后压膻中,水声也很大,呼呼声是小了点,但咳嗽依然没有解决。
当前的咳嗽和以前都不一样,因为我自己也在咳嗽,所以很多时候是现在自己身上试,有感觉再给孩子压。
当前的咳嗽似乎集中在咽喉部,这个咳嗽是可以自己引发的,呼气是稍微往喉部用的压力就回听到咽喉有呼呼的鼓泡泡的声音,而后就要咳嗽了,可能会一直爆咳,多的时候会有78声以上,少的咳1声也就好了,只要喉咙里有一点痰被咳出来,这一波咳嗽就过了。
我自己躺着床上压巨厥穴,有水声但不连贯,大肠经和肺经就算压了有水声也不会让咳嗽好转,昨晚9点又自己压了中脘穴,水声非常大,而且压了以后向下呼气时喉部的泡泡声似乎少了些,同时也注意到9点以后,我和孩子都在爆咳,咳的频率高很多,大概半小时后就好多了,难道三焦经时候对咳嗽有影响?
三焦经是多气主升的,咳嗽也是气逆也许这就是联系。
孩子9点多在床上没有睡意,10点时跟他压了中脘穴,过了15分钟,睡着了,当然咳嗽依然没有彻底止住。

520
晨尿依然是色深,量也不多,还是肝经修复的症状,同时从14号到现在都没有大便。
今天早上我自己也在咳嗽,压了大肠经的合谷穴,有水声,不连贯,对咳嗽也没有多少改善。
有个想法:
胃生痰,当前心经修复同时也会引发胃经的修复,胃经处理胃寒的问题同时也是处理胃里面痰多问题,就像当初处理肺里痰多问题一样,这是有个过程,有个逐步减少的过程,如同有段时间连续呼呼了两个星期一样,压中脘穴,足三里等胃经穴位,促进胃痰多排除,总之是个过程的问题,而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会肚子痛。

521
晨尿依然是色深,量不多,似乎比昨天稍微多点,昨晚0点有哭闹,而且昨天压肝经感觉是软的,那么修复胆经就是可以确定了。
昨天重点压了肺经,左边比右边水声大,总体水声是非常大,但依然没有达到止咳的效果,昨天孩子鼻子及周围有点红,且有类似痱子的点点,整个脸色偏黄,我依然还是判断为胃热且脾胃在修复,后又压了中脘穴,水声大但没有上次大,压了膻中,水声大但不太连贯,压了肾经水声还是比较大的。
听咳嗽的动静总感觉和心咳是比较像的,今天压胆经,中脘穴和心经,肾经当然是不能少的。
晚上重点压了极泉穴,左边是水声较右边大,压了大概40分钟,膻中水声倒不是很大,咳嗽依然没有止住,但频率降了。

522
晨尿色深,量少,肝经修复。
半夜0点有动,3点有醒,压了一下肺经睡着了。有流鼻血,右边的鼻子,不多。
全天还是有咳嗽,程度较昨天好,鼻涕比昨天多,今天看自己的舌苔,后部舌苔较厚且白说明肾是虚寒的,这和我对夏天要压肾经的判断是一致的,同时孩子的舌苔也是中后部有白色的舌苔,我的舌苔要更厚些。
再就是小便的问题,回家后孩子要小便,结果尿出来的量也不多,重点压了肾经,太溪的水声还是最大,左边较右边的大,压了大概有40分钟左右,孩子就跑去尿了很大一泡尿。
听孩子咳嗽的声音和鼻涕的感觉,顺手摸了一下风池,结果左边的风池水声很大,同时左边的尺泽水声也是巨大的,这两个地方也是上床后重点的地方,最后压了8分钟膻中。

523
晨尿色较深,量偏少,有少量泡泡。
0点有动,1点有动。
早上还有小咳,继续以肾经为主,风池肺经都要压。
全天咳嗽的情况比前面几天要好很多,清早和下午5点多有咳。
晚上主要压了右风池和右尺泽,水声大,膻中水声不是很大。
夜里0点有闹,3点有醒,依然是胆经的修复和肺经修复。

524
晨尿色深,量少,胆经修复。
左边鼻孔有鼻血痕迹,鼻通肺,鼻血和肺热有关系,也许昨晚应该继续压左边的风池和尺泽。
今早有咳嗽,鼻涕声不断,压了左风池,水声大,不是很连贯,压了左肾经,水声比较大,研究了流鼻血的情况后压了左尺泽,有水声。
另外舌尖依然是红的,舌苔中后部要好些了,多压肾经还是当前最关键的,目的是让身体自身的调节能力提升起来。
说说今天小便的情况,中午回家睡觉前尿了一次属于少的概念,1点睡觉3点起床后又尿了一次,也属于少的概念,一下午都没有尿,到了6点开始压了右太溪半小时,而后1小时内自己去尿了两次,量都属于多,由此看来压肾经排水的作用是明显的。
食欲很好,吃得比较多。
晚上原计划是压肺经的,但风池和尺泽水声都不大,胆经水声不小,压了15分钟,同时极泉穴水声也不大,但大便有些粘马桶,说明水湿重,又压了中脘穴,水声很大,是修复的声音,压了半小时,而后压膻中,水声开始不大,后来越来越大。

525
晨尿色较深,量偏少。
晚上睡得很好,没有什么动静,早上545起来了,而且晚上入睡也比较快,这应该和压了中脘穴有关系,胃气降了,睡觉就快。
早上有打喷嚏,同时发现左鼻孔还有点血丝,感觉是早上打喷嚏出来的,检查了被子,晚上没有流鼻。
流鼻血固然是肺热的结果,但同时鼻是通脾胃的,所以流鼻血我认为和胃热有关系,总归是实火一类。
舌苔的问题,我的舌苔和老婆的舌苔都是后部发白,我的舌苔更厚腻些,前几天孩子的舌苔也是中后部发白,今天舌苔很好了,中部是脾胃,后部是肾,这和当前夏天的特征是一致的,肾寒,多压肾经,估计也是咳嗽的根源。
今天晚上先压的左太溪,水声很大且流畅,压了大概半小时,后压了右风池,水声也还大,不是很流畅,后来上床后发现左风池水声很大,压了10分钟,左尺泽也有水声,但似乎不是很流畅,下嘴唇有些发红,压中脘穴水声大,压膻中水声大,相对流畅。



2016年

发烧了!2016219 0002
昨晚开了房间客厅的空调,到早上34点多我被冷醒了,关了套间内的空调,给孩子加了一条浴巾,自己也加了一条,5点孩子有咳嗽,又加了一条。
起床后孩子咳嗽频率比较高,有痰,似乎成了肺咳,但没有鼻塞和风池痛的症状,压了膻中水声不是很连贯,极泉穴水声不大,后压了左太溪水声大但不是很连贯,咳嗽的频率下去了,但没有能如昨天那样止咳。
大概1个小时左右,体温手感是正常的。
我中午睡觉起来快1点了,听到还不时咳嗽几声,趁孩子玩iPad时压膻中,当时的判断就是要压膻中却寒气,但膻中水声不大,摸了右太溪穴水声很大,但孩子不配合也没有多压,断断续续的压,到下午4点出去吃饭时,体温摸起来是正常的,但总感觉不是那么的爽快,身上微微有汗,咳嗽还是有,回酒店后,总觉得应该扎扎实实的压一下膻中,把咳嗽止住,于是6点开始压膻中,水声大,但不连贯,太溪穴没有水声,压了大概40分钟膻中,孩子趴着休息。
突然发现孩子流鼻血了,滴了两滴到枕头上,赶快找纸把鼻子塞上,右边的鼻孔,没有再流,但这个意外的情况打乱了我的判断,一般来说鼻血和肝热肺燥有关系,但肺经不痛,肝经太冲有痛但不是很痛,压了一会儿也就不痛了,左边太冲,鼻血不流了,但感觉发烧了,前额耳朵四肢都正常,唯独脖子后面和背部发热,判断还是受了风寒,摸到大肠经痛,这是今天最明显有痛感的地方,右边似乎更疼些,看来寒气是已经入里了,所以肺经不痛。
考虑到前面重点压了膻中的,但水声不太连贯,于是压曲泽穴,水声不是很连贯,但有汗意,一时有些晕。体温也全面升高。
还是从最根本的肾经来入手,左太溪穴水声很大且连贯,让我心里有底,而后压右太溪穴水声还要大,明显感觉腿部的温度降了下来,身上也发了第一次汗。
换了衣服,随后感觉温度又回升了,再开始压心包经,右曲泽穴水声很大,且是很空的水声,但不是很连贯,于是换成左曲泽穴,水声也很大,身上的温度明显下降,趋向于正常,且又发了汗。

219 0800
后来又有发热,2点多我又起来压了极泉穴和肺经,水声都不是很连贯,具体哪里有效果不清楚,但又有汗出,没有压多才时间继续睡觉。
基本上一晚上烧都没有完全退,心经,心包经,肾经都压了,有效果但不能完全退烧,说明没有压到关键点。
应该说睡觉都在想这个问题,结论是外感引起的发烧,昨天晚上大肠经痛就说明问题,昨天应该压大肠经等到肺经痛再压肺经。
今天早上起床孩子的脚心和小腿都还是热的,手心额头也是热的,但起床出现了鼻塞的现象,而且4点多有咳嗽,有痰的,起床后直接摸大肠经和肺经,结果左尺泽穴是痛的,压了水声很大且连贯,压了大概40分钟,脚心和小腿明显正常了,今天继续按这个思路来就OK了。

以前记录过遇到外感要优先处理大肠经和肺经,否则就会反复发烧,因为身体在处理大肠经肺经中的寒气,光处理心经心包经肾经都是协助外部的积液排出,修复产生的经络积液没有及时排出就会发烧,所以压了心经心包经肾经都会有退烧的效果但不彻底也就是这个原因了。

219 2100
今天到珍珠岛去了,中午12点出发,全天在外面,没有按,孩子断断续续的有些发烧,回来路上要高些,时不时总会有汗,说明心包经是通畅的,早上一次晨尿,颜色深,量还好,下船后尿了一次,再一直没有尿,说明排水不畅,要压肾经,好在回酒店后自己去尿了一次,说明排水不畅的情况比预期要好,在外面主动要水喝,说明口渴,肺热的表现,咳嗽有痰声,回酒店路上有鼻塞和流鼻涕的外感症状,说明寒气在往外排。
回酒店洗澡后就开始压左太溪穴,水声大,连贯,后又压右太溪穴,水声大,但似乎没有左边流畅,时不时还是吸鼻涕,说明还是在排寒气。
压了1个多小时,压完左太溪穴感觉烧退了,压了右太溪穴一会儿又压左边,左边水声大些,等准备不压了睡觉时,发现又烧起来了,而且鼻涕也又起来了,我的理解是,肺经的积液排出去了不少,又有空间可以开工排寒气了,于是又热起来了,于是直接压右肺经的尺泽穴,水声那是相当大,没有压多长时间,水声就不是很大了,但开始发汗了。
这汗出得相当多,衣服完全透湿,被子都潮了。

220 815
昨晚出汗的时间持续比较长,换了两次衣服,而后烧退得比较彻底,到了早上快5点发现孩子不时翻身,摸起来又有些烧,而且有肌肉抽动的现象,立马意识到是肝经的问题,躺在床上压左太冲,水声大且连贯,后又压了右太冲,没有左边的大,压了大概10多分钟孩子就平静了,想到平肝,继续压,前后压了1小时,没有出汗,但烧彻底退了,还有咳嗽,肺咳,有痰的那种,还会有小反复,原以为只是外感,看来这是结合了肝经修复的外感,是综合型的。




发表于 2016-11-11 16:01:04 |举报
明月一片 发表于 2016-11-11 15:58
大人自己诊疗是不是最好也买一个听诊器?然后照着您的方法做?

是啊,最痛苦的是带听诊器时间长了耳朵痛,我耳朵都带肿过,所以要买硅胶耳塞的好的,而且要买平的,不要两面的,这样可以塞在皮带下面,方便些。

发表于 2016-11-11 21:12:47 |举报
似曾相识雪 发表于 2016-11-11 08:00
期待楼主的下一个分享,不知楼主看的是哪些陈玉琴老师的相关资料

以前有个专门的网站,现在找不到了,但网上的资料很多,建议首先看视频,文字资料好像都差不多。这是个观念转变的问题,观念一旦通过实践改变了,什么也就都不是难事了。

发表于 2016-11-11 21:47:42 |举报
tingtingf 发表于 2016-11-11 21:12
以前有个专门的网站,现在找不到了,但网上的资料很多,建议首先看视频,文字资料好像都差不多。这是个观 ...

好的谢谢

发表回应...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山药社区微信订阅号

小组信息...

亲子健康

亲子健康

2012-1-2由 山药社区 创建

关注孩子的健康和成长。
急病上医院,未病自己防,多学多分享,自己保健康。

发帖
组长:阿园 河北小米
中里巴人微信订阅号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