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月22日 星期二  农历 戊戌(狗)年 腊月十七
打印

.分享书籍【让心自由】堂·米格尔·路易兹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6-19 11:24:18  浏览次数:7641次  回复次数:31次
串个门 发消息 加关注
举报

写在分享书籍前面的话,这是一部很不错的书籍。无关宗教,可是和养生却是息息相关。中里老师的万病皆可心药医,想告诉我们,很多疾病都是有“心”,方面的问题导致。可是,我们如何养心,方法众多。后面的这本书,我看过几遍,觉得,也是良师益友。这本书,是因为,释清净师父推荐,才看到的,所以,在此也感谢,一路上遇到的善知识。感谢你们,也希望有缘分看到书籍的人,可以获得益处。有些事情,非关宗教,但观吾心。诚愿大家,远离恐惧,心安自在。

让心自由

堂·米格尔·路易兹

作者简介

  堂·米格尔·路易兹出生在墨西哥的一个巫医家庭,自小跟随做巫医的母亲和做纳过(萨满)的祖父在乡下长大。这个家庭预言米格尔会接受那些几个世纪前就已出现的有关疗救和教导的文化遗产,并会将神秘的托尔特克文化发扬光大。但长大以后,米格尔没能抵挡住现代生活的诱惑;他考进了医术学校,毕业后成了一名外科医生。

  一次濒死经验改变了他的生活道路。20世纪70年代早期的一天夜里,他在自己汽车的轮子旁沉沉睡去。下半夜的某一刻,他突然醒觉;就在那个时候,他的汽车翻滚到了一堵水泥墙上。米格尔坚持认为,当他把自己的两个朋友拖到安全地带的时候,他并不在自己的肉身里。

  这次经历给米格尔造成了很大震动。经过一番深刻的自我审视,他开始努力学习掌握祖先遗留下来的古老智慧。除了跟母亲一起认真研习外。他还曾拜墨西哥沙漠里一位道行很高的萨满为师并学到出师为止。他还经常梦到他那已经去世的祖父,并在梦中得到祖父的指点。

  在托尔特克文化中,“纳过”指的是引领人们实现心灵自由的人。堂·米格尔·路易兹是“鹰之骑士”支系的一名纳过。他现在致力于和人们分享他在古老的托尔特克文化方面的精深学问,也经常带领信众去兜提华堪寻求灵魂的彻悟。

作者谢辞

  我谦卑地感谢我的母亲萨里塔,她教我无条件地去爱;感谢我的父亲乔斯一路易斯,他教我严守训诫;感谢我的祖父李奥纳度·马夏斯,是他给了我开启托尔特克神秘之门的钥匙;我的儿子米格尔、乔斯·路易斯和李奥纳度。

  对伽亚·真肯斯和特里·真肯斯的贡献,请容我在这里表达我最深的感动和谢意。    我要由衷地感谢詹妮特·米尔斯——我的出版人、编辑和信徒。我还要向瑞·迁伯斯表达我永久不变的谢意,是他照亮了我前行的路。

  我以我亲爱的朋友吉尼·真揣为荣。她是一个了不起的人,她的信念打动了我的心。    我还要感谢那些为支持我的教学而无偿付出他们的时间、热情和智慧的人。人数之多,不能一一尽录:该·巴克里、泰德·瑞斯和佩姬·瑞斯、克瑞斯汀尼亚·约翰逊、朱迪·“红”·弗拉鲍沃、维奇·奠里那、戴维·戴伯和琳达·戴伯、伯纳戴特·维吉尔、辛西亚·乌顿、艾伦·克拉克、里塔·瑞美拉、凯瑟琳·齐斯、斯蒂芬尼·彪如、托德·开普瑞甸、格伦纳·奎格里、艾伦·哈德曼和阮迪·哈德曼、辛迪·帕斯库、汀克·科周和查克·科周、罗伯特·佩兹和戴安尼·佩兹、塞瑞·占-辛福·卡萨、海瑟·阿什、来利·安德鲁斯、朱迪·西沃、凯罗琳·黑普、金·胡佛、莫西戴斯·凯拉德曼、戴安纳·佛谷逊和斯盖·佛谷逊、开瑞·克罗培娄斯基、史蒂夫-海森堡、达拉·塞勒、乔昆·盖凡、乌迪·鲍伯、瑞奇·郭瑞若、马克·遮尚、考利特·米阐、布兰特·摩根、凯瑟琳·)}:高(凯蒂·高)、迈克尔·吉拉迪、劳拉·汉尼、马克·克劳普丁、温迪-鲍伯、艾德·福克斯、亚瑞·杰达、玛丽·开若·耐尔森、阿玛瑞·马迪拉那、珍安·多、如斯·温讷布、古-卡萨和玛雅·卡萨、马丹尼·劳伦特、V.J.波利池、盖欧·当·普瑞斯、芭莒拉·西蒙、帕蒂·多瑞斯、卡耶·汤普森、热民-亚兹丹尼、琳达-莱特福、泰瑞·高顿、多罗西·李、J.J.弗兰克、詹尼弗·真肯斯和珍尼·真肯斯、乔治·高顿、提塔·维姆斯、晒利·沃夫、吉吉·波伊斯、摩根.挝斯民、艾迪·冯·宋、悉尼·德·忠、派格·哈开特.堪森尼、遮门尼·波提斯塔、培拉·门度萨、戴比·润德‘卡尔德维尔、比-拉·斯卡拉、艾丢阿都·拉巴萨、热·卡波伊。

心灵 , 养生
收藏收藏3 分享分享0

回应

发表于 2012-6-19 11:27:04 |举报

   

  “围坐在土著长老身边,听他讲述民族的伟大智慧,让灵性的妙语代代相传。……这本美轮美奂的小书里充满了优雅而简明的真理,对任何希望改变自我的人都是一份称心的礼物。字里行间透出的,正是你想象中的那种土著巫师的语气。”

  ——P·兰道尔·科汉,亚马逊网上书店

  “《让心自由》的作者堂·米格尔认为,‘自我约束’这种信条剥夺了我们的喜悦,给我们带来了许多不必要的痛苦。米格尔揭示了这种信条的根源。四约植根于古老的托尔特克文化,具有不可思议的魔力;它能迅速改变我们的生活,带给我们自由、幸福和爱的全新体验。”

  ——安洼·史伦出版社

  “我一口气就读完了这本书。然后又重复读了好几遍。果然是一本充满智慧、激发思考、引人入胜的好书。如果书里的四条约定都能付诸实践,你就一定能过上幸福的生活,也能令你身边的人更幸福。”

  ——德克萨斯州兰卡斯特市一读者

  “这本书真的非常棒!真真正正地挠到了我的痒处,使我开始以新的眼光看待生活。书里的四个约定非常简单,日常生活中每天都可以运用。如果全世界的人都能遵守这四个约定,我们这个世界就一定会变得更美好!”

  ---------读者麦克尔.D列奥纳

发表于 2012-6-19 11:28:20 |举报

目录

  何谓托尔特克

  引子:不怕雾的镜子

  第一章 教化与现世梦境

  第二章 第一约——不妄作评判

  第三章 第二约——不受别人影响

  第四章 第三约——不作假设

  第五章 第四约——行动、尽力、投入

  第六章 托尔特克的心灵自由之路

  ——破除旧约

  第七章 新的梦境——人间天堂       与宇宙创造者的对话

  何谓托尔特克

  在南墨西哥人的心目中,托尔特克人几千年来都一直是智慧的象征。人类学家认为“托尔特克”是一个民族或一个种族;但是,事实上,“托尔特克”是一个由科学家和艺术家组成的社会;他们一直在探索和传承前人在心灵哲学上的成就和实践。他们是“纳过”(Nasual,意为守护神、巫师),他们也是学者;他们住在墨西哥城外古老的金字塔城——兜提华堪(-I缸ihuacan),传说中“凡人也可变成天神”的地方。

  在过去的数千年中,对祖先遗留下来的智慧.纳过们一直深藏不露。人们只能在隐约中感觉到它的存在。几百年前.欧洲征服者的到来,连同少数学徒对道行的滥用,使纳过们对这一精神财富更加守口如瓶。因为,有些人显然无法明智地利用它;有些人则可能会有意地滥用它,利用它来牟取私利。因此.很长一段时间以来托尔特克文化都一直是这世间的不解之谜。

  幸运的是。历经不同纳过支系几代人的努力,高深莫测的托尔特克文化还是保存和流传了下来。本书作者堂·米格尔·路易兹,“鹰之骑士”支系的一名纳过,也决定要将它公诸于世,让世人同来分享托尔特克文化的神奇力量。因为,古老的预言曾经说过:“将智慧交还给人们的时代终将来临。”

  与世界上所有古老的文化传统一样,托尔特克知识也源于对终极真理的不懈探询。它不是宗教,但它敬重所有在这世上传法的精神宗师。它推崇灵性,它仍然只是一种生活方式(这是对它最精确的定义);因为,在它里面,幸福和爱都是那么切近,近得伸手可及。

发表于 2012-6-19 11:30:06 |举报

引子:不怕雾的镜子

  三千年前,有这么一个跟你我都差不多的人,住在群山环抱的一个城里。这人正在学习医术;这是他祖上传下来的技艺。但书中有些观点他并不同意。在内心深处,他隐隐觉得书中讲得并不足够。

  一天,他做了一个奇怪的梦;那梦彻底改变了他的生活。在梦里,他看见自己的身体正在睡觉。他看见天空中挂着一弯新月。他轻飘飘地飞上了夜空。夜空澄彻清朗,里面洒满了大大小小的星星。他看得到自己的手,他摸得着自己的身体,他还听到了自己的声音:“我是光做的;我是星星做的。”

  环顾四周,他发现,不是星星在发光,而是光形成了星星。万事万物都是光形成的,物和物之间也并不是空无一物。他还发现,世间万物都有生命,光是生命的信使;光是活的,它包含了一切信息。

  然后他发现,尽管他是由星星组成的,他却不是星星。“我在星星们中间,”他想。于是,他称那些星星为“塔诺”(Tonal),称星星之间的光为“纳过”。他知道,使两者协调、创造两者间的空隙的,是生命,是意念。没有生命就没有塔诺和纳过。生命是绝对的力量,是至高无上的。

  他发现,世间万物都是同一个生命的化身。万物是一体的。人的感觉不过是光感觉光而已。他还发现,万物都是镜子,都会反光,都能生成光的映像。世界的幻像——梦境,像雾一样,使我们无法看清自己本来的面目。“我们本来都是纯粹的爱、纯粹的光,”他喃喃自语道。

  这次悟觉改变了他的生活。一旦知道了自己的真实面目,当他环顾周围的人和物时,他就被自己的所见惊倒了。他在万物中都能看到自己——每个人身上、每只动物身上、每棵树身上;在水里、在雨里、在云里、在地上。他发现,地球上的生命,不管是多么的变化多端,都不过是塔诺和纳过不同形态的混合体,也都是同一个生命的化身。

  从那一刻起,他什么都明白了。他非常激动,但内心却充满了平和。他迫不及待地要把这些发现告诉他的族人,但却找不到合适的语言来表达自己。他试着讲给别人听,但他们都听不懂。他们只是发现他变了,他的眼睛和他的声音里散发着大美。他再也不评判任何人、任何事了。他变得那样的与众不同。

  他发现自己是众人的镜子,从这个镜子里他可以看到自己。“人人都是镜子,”他说。他能在所有人身上看到自己,但却没有人能在他身上看到自身。他意识到,大家都处在长梦不醒的状态中,因此并不了解自身的本质。他们无法在他身上看到自身,是因为镜子和镜子之间有一堵雾墙。而这雾墙又是光的映像幻化成的。这就是人类的梦境。

  他知道自己很快就会忘掉以前学过的那些繁文缛节。为保持对以往那些幻像的记忆,他决定称自己为“雾镜”。“万物都是镜子.但镜子之间的雾使我们无法看清自己。”他说,“我这面镜子不怕雾气,所以我可以在你们中看到自己。你们都怕雾气,所以你们无法在我身上看到你们。雾是梦境,镜子是你,那个做梦的人。,’

  闭上眼睛,生活会变容易,  睁着眼睛,只会误解看到的所有东西.

  ——约翰·列农

发表于 2012-6-19 11:31:15 |举报

第一章 教化与现世梦境

  你现在所看到、所听到的不是其它,都是梦境。此时此刻你正在做梦。你醒着,但你正在做梦。

  做梦是人脑的主要功能,你的脑子一天二十四小时梦。二者间的差别是:醒时的梦受物理世界的约束,梦境在窀问上有连续性;睡时的梦不受约束,梦境所涉及的人物和地点会不断跳变。

  人类无时无刻不在做梦。很久很久以前,人类社会刚刚形成时,祖先们做了一个很大的梦,我们称它为 “社会之梦”,或“现世梦境”。现世梦境是无数个较小、较个人的梦境的集合;它们合在一起形成了家庭梦境、社区梦境、城市梦境、国家梦境……乃至整个人类的梦境。现世梦境包括人类社会的各种规则、信条、法律、宗教、文化、行为方式、政府、学校、社会事件、假期等。

  我们天生就会做梦;长辈们教诲我们,是希望我们按整个社会做梦的方式去做梦。外部梦境里有许多规则;每当有新人出生时,长辈们就吸引他们的注意力,把这些规则塞到他们脑子里去。外部梦境利用爸爸、妈妈、学校和教会来教导新人该如何做梦。

  注意力是一种区别对待的能力,它使得我们能够把心思集中在自己想要感知的事物上。我们同一时刻能感知到的事有千万件,但有了注意力,我们就可以把自己想要感知的东西挑出来放到我们脑海里最醒目的地方去。我们周围的成年人吸引我们的注意,通过不断的重复把信息放进我们脑子里;我们就是通过这种方式学到各种知识的。

  借助注意力,我们了解了整个社会梦境,学会了人类社会的行为规则。我们学会了什么可信,什么不可信;学会了什么可以接受,什么不可以接受;学会了什么是好,什么是坏;学会了什么是美,什么是丑;学会了什么是对,什么是错。这些全都是现成的——所有的知识、所有的规则、所有的观念……所有和这个社会的行为规则有关的东西,都已经在那里了。

  在学校里,你坐在小凳子上,专心听老师讲课。在教堂里,你坐在长条椅上,专心听牧师传道。与爸爸妈妈、哥哥姐姐在一起的时候也是一样:他们全都要吸引你的注意。有样学样,我们也学会了吸引别人的注意。我们甚至滋长出了“被注意的需要”。为了争夺别人的注意力,我们会和同伴展开激烈的竞争;孩子们争着吸引父母、老师和朋友的注意。“快看我!快看我正在干什么!嗨!我在这儿呢。”被注意的需要从此变成了我们最强烈的需要之一;一直到我们长大成人后都是如此。

  外部梦境吸引我们的注意,给我们灌输各式各样的约定。这种灌输是从我们使用的语言开始的。语言是人类之间理解和沟通的代码。在语言里面,每个字母、每个单词都是一个约定。书里边的纸我们叫“书页”;“书页”这个词就是我们能够理解的一个约定。理解了这个代码后,我们的注意力就被吸引住了;这时,能量就从一个人那里转移到了另一个人那里。

  说中文并不是你自己的选择。你也没有选择自己的宗教信仰、道德观和价值观——你还没出生它们就已经在那里了。从来没有人给过我们选择自己信条的机会。就算是那些最小的约定也不是我们自己选的。连我们的名字都不是我们自己选的。

  作为孩子,我们没有机会选择自己的信仰;对现世梦境通过其他人类传递过来的信息,我们统统表示同意。保存信息只有一个方法:同意信息里的约定。外部梦境吸引我们的注意,但如果我们不同意信息里的约定,我们就不会保存那信息。一旦同意,我们就相信了它,这就是“笃信”。笃信就是无条件地相信。

  这就是我们孩提时代的学习方式。对大人们说的每句话,我们都深信不疑;我们的笃信,使信条系统轻易地取得了对我们生活梦境的控制权。这些信条不是我们选的,我们本来可以拒绝它们的;但当时我们太弱小了.即使反抗也注定无法成功。结果,我们以签约的方式向这些信条投了降。

发表于 2012-6-19 11:32:42 |举报
这个过程,我们称为“人的教化”。通过教化,我们学会了如何生活、如何做梦。在教化过程中,外部梦境的信息被传送到内部梦境里来,组成了我们的整个信条系统。一开始,人们教给孩子各种物件的名字:妈妈、爸爸、瓶子、牛奶。后来,家里、学校里、教堂里、电视里,都有人告诉我们该怎样生活、什么行为是可以接受的,等等。外部梦境教我们“如何做人”,告诉我们男人该怎么样,女人又该怎么样。我们还学会了评判:评判自己、评判他人、评判邻居。
  孩子被教化的方式与猫、狗和其它动物被调教的方式是一样的。驯狗时我们会惩罚它或奖赏它。对于我们爱得如此深切的孩子,我们所采用的训练方法居然与驯狗的方法一样:我们奖、或者罚。如果我们做了爸爸妈妈要我们做的事,他们会说,“真是个乖孩子。”如果我们没做呢?我们马上就会变成“坏孩子”。
  违反规定时,我们受到惩罚;遵守规定时,我们得到奖赏。每天我们都要被惩罚很多次,也会被奖赏很多次。很快,我们就怕极了受惩罚,也怕极了得不到奖赏。我们从父母、兄弟、姊妹、老师和朋友那里得到的注意就是奖赏。为得到这奖赏,我们很快便滋生出了吸引别人注意的需要。
  奖赏感觉不错,于是我们继续做别人要我们做的事。由于害怕受到惩罚,及害怕得不到奖赏,我们开始扮另外一个人,而这只是为了取悦别人.只是为了让别人满意。我们取悦爸爸,我们取悦妈妈,我们取悦老师,我们取悦教会……我们就是这样开始演戏的。我们扮另外一个人,是因为我们害怕被排斥。对“被排斥”的恐惧变成了对“做得不够好”的恐惧。最后,我们变成了另外一个人。我们变成了妈妈的信条、爸爸的信条、社会的信条、宗教的信条……等各种信条的翻版。
  在接受教化的过程中,我们一点一点地丧失了自己的童真。但当我们稍稍长大、有一定理解力的时候,我们学会了说不。大人说,“不要做这个.不要做那个。"我们反叛,我们说“不!”我们反叛,是因为我们想扞卫自己的自由,我们想做回自己。但我们是那样的幼小,大人们却个个孔武有力。一段时间以后,我们就不太敢反叛了。因为我们知道,如果我们不听话,如果我们反叛,我们就会受到惩罚。

发表于 2012-6-19 11:33:24 |举报

终于,在生命中的某一点,我们不再需要别人来调教我们了。我们不再需要爸爸、妈妈,也不再需要学校、教会。这时,教化已经在我们脑子里深深地扎下了根.我们已经被调教得太乖了:我们成了自己的调教者,成了一只能自我调教的动物。我们开始用长辈传给自己的那套信条系统来调教自己。方法则仍然是奖和惩:违反信条系统里的规定时,我们就惩罚自己;表现得比较乖时,我们就奖赏自己。

  信条系统就象是一部法典,但它管治的不是人而是我们的心灵。毫无疑问地,凡是法典里说的,都是我们的真理。我们根据这法典审判自己;即使审判结果和我们的内在天性相左,我们也照判不误。 “仁、义、礼、智、信”是许多人倍条系统的一部分;和其它规则一样,它们也是在教化过程中被陆陆续续地编进我们脑子里、写进这部法典里去的。我们的梦境就这样慢慢地被法典“接管”了。

  我们脑子里有一个部分是专门用来评判各种人和物的。我们评判时事,评判天气,评判阿猫,评判阿狗——评判一切事物。我们内在的法官根据法典里的规定来审判我们做的和未做的、想的和未想的、觉到的和觉不到的一切事。所有事物都在这法官的暴政下苟延残喘。每当我们做了与法典不符的事情时,这法官都会说我们有罪,我们该受惩罚,我们应当感到羞耻等。这种审判每天都会进行很多次.天天如此,年年如此,直到我们咽下最后一口气为止。

  脑子里还有一个部分是专门用来接受审判的,这个部分我们称为“受害者”。受害者负责承担所有的谴责、罪恶感和羞耻感。这个部分经常说。“我好可怜。我不够优秀,我不够聪明,我不够吸引人,我不值得爱,可怜的我。”法官这时就会点头说,“对,你是不够优秀。”法官审判、受害者受审的依据是我们脑子里的法典——信条系统;尽管我们从来没有选择过它,也从来没有承诺过一定要相信它。这些信条是这样的强大,即使过了很多年,当我们接触到新的观念、试图做出自己的决定时,我们都会发现,它们仍然在控制我们的生活。

发表于 2012-6-19 11:33:52 |举报

 做了违反法典的事,你的腹腔神经丛里就会产生一种特殊的感觉,这种感觉我们称之为“恐惧”。试图打破法典里的规则时,你的情绪伤口就会被揭开;对此,你的反应是制造“情绪毒药”。因为.假如你认定法典里所有的东西都是对的,那么,任何挑战法典的做法都会令你觉得不安全。也许法典是错的,但它能令你感到安全。

  这就是我们需要有极大的勇气才能挑战自己信条的原因。即使我们知道这些信条没有一个是自己选的,我们也仍会盲目地遵从它们。这些约定的力量非常强大。即使我们知道它们是错的,当我们违背它们时,我们也仍会自责。也仍会有罪恶感和羞耻感。

  政府有一部管理社会梦境的法典,我们也有一部管理自己个人梦境的法典,这就是我们的信条系统。对这些存在于我们脑海中的律法,我们深信不疑。我们身体里的法官根据这些律法来审判一切事物。法官作出审判,受害者则承担罪恶感和一切惩罚。但这种审判却是极不公平的。每犯一次错误,你只应当受到一次审判,这样的审判才算公平;如果犯了一次错误,却要受到多次审判,这样的审判就没有公平可言。

  我们每犯一次错误会受到多少次惩罚?答案是“上千次”。人类是地球上唯一一种犯了一次错误却会受到上千次惩罚的动物。其它动物每犯一次错误只会受到一次惩罚。但我们就不同。我们有一个发达的记忆系统。我们犯了错误,我们审判自己,我们发现自己有罪,我们惩罚自己。如果我们能公平地对待自己,这个过程就只应该进行一次。一次就够了。但每当我们想起这个错误时,我们就又审判一次,我们又有罪,我们又惩罚自己。这样一次、一次、又一次。如果我们有爱人,那他也会不时地提醒我们,让我们再次审判自己、惩罚自己.让自己产生罪恶感。这公平吗?

  对我们的爱人、我们的孩子、我们的父母所犯的每一次错误,我们会让他们受多少次惩罚?每当我们想起他们犯过的错误时。我们就再责备他们一次;我们把自己遭遇不公时产生的情绪毒药一古脑儿全泼向他们,我们让他们为同一个错误承受多次惩罚。这公平吗?我们身体里的法官错了,因为这个信条系统、这部法典本身就是错的。整个梦境都是建立在错误律法的基础上的。细细检视我们的种种信条,你会发现其中百分之九十五都是谎言。我们痛苦,是因为我们所信的都是谎言。

发表于 2012-6-19 11:34:37 |举报

 做了违反法典的事,你的腹腔神经丛里就会产生一种特殊的感觉,这种感觉我们称之为“恐惧”。试图打破法典里的规则时,你的情绪伤口就会被揭开;对此,你的反应是制造“情绪毒药”。因为.假如你认定法典里所有的东西都是对的,那么,任何挑战法典的做法都会令你觉得不安全。也许法典是错的,但它能令你感到安全。

  这就是我们需要有极大的勇气才能挑战自己信条的原因。即使我们知道这些信条没有一个是自己选的,我们也仍会盲目地遵从它们。这些约定的力量非常强大。即使我们知道它们是错的,当我们违背它们时,我们也仍会自责。也仍会有罪恶感和羞耻感。

  政府有一部管理社会梦境的法典,我们也有一部管理自己个人梦境的法典,这就是我们的信条系统。对这些存在于我们脑海中的律法,我们深信不疑。我们身体里的法官根据这些律法来审判一切事物。法官作出审判,受害者则承担罪恶感和一切惩罚。但这种审判却是极不公平的。每犯一次错误,你只应当受到一次审判,这样的审判才算公平;如果犯了一次错误,却要受到多次审判,这样的审判就没有公平可言。

  我们每犯一次错误会受到多少次惩罚?答案是“上千次”。人类是地球上唯一一种犯了一次错误却会受到上千次惩罚的动物。其它动物每犯一次错误只会受到一次惩罚。但我们就不同。我们有一个发达的记忆系统。我们犯了错误,我们审判自己,我们发现自己有罪,我们惩罚自己。如果我们能公平地对待自己,这个过程就只应该进行一次。一次就够了。但每当我们想起这个错误时,我们就又审判一次,我们又有罪,我们又惩罚自己。这样一次、一次、又一次。如果我们有爱人,那他也会不时地提醒我们,让我们再次审判自己、惩罚自己.让自己产生罪恶感。这公平吗?

  对我们的爱人、我们的孩子、我们的父母所犯的每一次错误,我们会让他们受多少次惩罚?每当我们想起他们犯过的错误时。我们就再责备他们一次;我们把自己遭遇不公时产生的情绪毒药一古脑儿全泼向他们,我们让他们为同一个错误承受多次惩罚。这公平吗?我们身体里的法官错了,因为这个信条系统、这部法典本身就是错的。整个梦境都是建立在错误律法的基础上的。细细检视我们的种种信条,你会发现其中百分之九十五都是谎言。我们痛苦,是因为我们所信的都是谎言。

发表于 2012-6-19 12:01:17 |举报

在现世梦境里,遭受痛苦和恐惧的折磨、制造情绪闹剧等都是司空见惯的事。外部梦境不是美梦;它是暴力之梦、恐惧之梦、战争之梦、不公之梦。个人梦境因人而异,但多数人的梦境都只是噩梦。仔细观察人类社会,我们不难发现,这是一个难于生存的地方;因为,它是由恐惧来统治的。在地球上的各个角落,我们都能看到人类的痛苦、愤怒、报复、沉溺、街头暴力,以及巨大的社会不公。在地球上的所有国家里,这些现象都不同程度地存在着;在所有这些国家里,控制外部梦境的无一例外地都是恐惧。

  对照各种宗教教义对地狱的描述,我们会发现,人类社会的梦境与地狱并无二致。宗教教义里说,地狱是施惩罚的地方,是烈火焚身的地方,是充满恐惧、痛苦和磨难的地方。由恐惧而生的情绪就会产生火。每当我们感受愤怒、猜疑、妒忌、仇恨等情绪时,我们都能感觉到心头的“无名业火”。我们正在地狱梦境里生活。

  如果你把地狱看成是一种精神状态,那么地狱就在我们身边。经常会有人警告我们,如果我们不去做“我们应该做的事”(他们认为的),我们就会“下地狱”。可惜的是,我们已经在地狱里了!——包括他自己,咒骂我们的那个人!一个人是不能把另一个人推到地狱里去的,因为我们已经在地狱里了。当然,别人还是可以把我们往更深的地狱里推。但只有当我们允许他们那样做时,我们才会被推下去。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个人梦境。像社会梦境一样,个人梦境常常也是被恐惧控制着的。恐惧把我们的生活和我们的梦境变成了人间地狱。同样的恐惧在不同人身上有不同的表现形式,但我们都能感受到愤怒、猜疑、仇恨、妒忌和其它消极情绪。地狱式的个人梦境就像是无法挣脱的梦魇,它只能带给我们长久的痛苦和恐惧。我们不要这种噩梦,我们要美梦,我们也完全有能力创造美梦。

  所有人都在寻找真、公正和美才是我们永恒的追寻目标,因为大多数人都只相信自己脑子里贮存的谎言。我们追寻公正,是因为我们现有的信条系统里没有公正。我们追寻美,是因为不论一个人有多美,我们都不相信那人是美的。我们不停地找啊找,却不知道要找的东西就在自己身边。我们不可能找到真。不论我们朝哪个方向看,我们看到的都是真。但由于脑子里贮存了那么多约定和信条,对这真,我们全都视而不见。

  我们看不到真。因为我们是盲的。我们盲,因为我们脑子里储存了太多错误的信条。我们总想证明自己是对的,别人是错的。我们坚守自己的信条,但那些信条却使我们痛苦。我们像是生活在雾中;除自己的鼻子外,我们什么都看不到。甚至连这雾也不是真的。这雾是一种梦境,你个人的生活梦境——你的信条,你对自己的认定,你和别人、和自己的各种约。

发表于 2012-6-19 12:01:50 |举报

你的心灵是一团雾,托尔特克人称这团雾为“混沌”(mitote)。你的心灵是一个梦境,上千人在里面吵吵嚷嚷,但谁也听不清别人在说什么。多数人的心灵都处于混沌状态,这使得他们无法看清真正的自己。印度人称混沌为“may丑”,意思是“幻影”。混沌是人格对“自我”的观照。你的自我观和世界观,你脑子里所有的观念和程序,全都是混沌。我们看不到真正的自我,我们并不知道自己是不自由的。

  这就是人类抗拒生活的原因。人类最大的恐惧是“生”而不是“死”。我们最大的恐惧是生活——以自己的真实面目生活。“做回自己”是人类最大的恐惧。他们说,我们活着的目的就是为了让别人满意。他们还说.我们应当按别人的意见去生活,否则别人就不会接纳我们,否则对某个别人来说,我们就“不够好”。

  在接受教化的过程中,为了“做个好人”,我们制订了自己的“完美标准”。这个标准告诉我们‘‘该如何表现才能被大家接纳”。对那些爱我们的人——爸爸、妈妈、哥哥、姐姐、老师、牧师,我们更会不遗余力地去讨好他们。我们以为完美标准可以使自己成为“他们喜欢的人”,但我们却无法达到它的要求;我们勾画了一幅完美的图景,但它竟是那样的虚妄。最后,我们只能失望地得出“我不完美”的结论。是的,我是这样的不完美!

  因为不够完美,我们开始排斥自己。自我排斥的程度取决于大人们在多大程度上破坏了我们的公正度:破坏得越厉害,我们对自己就越苛刻。教化完成后,就不仅仅是“为别人做个好人”的问题了。单从我们自己的眼光来看,我们就已经不够好了;因为我们达不到“完美标准”的要求。我们不肯原谅自己,因为我们没有成为自己想成为的人,或我们相信自己应该成为的人。我们不能原谅自己的不完美。

  了解到自己并不是此前相信可成为、预期要成为的人之后,我们深感失落和受挫。我们开始隐藏自己.我们开始扮演另外一个人。最后,我们变成了一个虚伪的、戴着社交面具的人;我们生怕别人注意到自己。我们害怕有人发现我们并不是自己所扮演的人。我们也拿自己的“完美标准”去评判别人;他们当然也不符合我们的期望。

  为了取悦别人。我们不惜作贱自己。为了能被别人接纳,我们不惜伤害自己的身体。我们看到,有些青少年吸食毒品的目的仅仅是为了被同伴接纳。他们并不知道问题的症结在于他们自己不接纳自己。他们排斥自己,是因为他们并不是自己所扮演的人。他们希望变成某种样子,但他们没有,为此他们感到羞愧和内疚。只因为没有成为自己相信应该成为的人,人类会无休止地惩罚自己。他们变得非常自虐;同时也利用别人来虐待自己。

  但谁都没有我们自己虐待自己来得厉害;促使我们这样做的是法官、受害者和那套信条系统。没错,我们听到有人说,他们的父母或爱人怎么怎么虐待他们;但事实上,他们对自己的虐待比那要厉害千万倍。人类对自我的审判是有史以来最荒谬的事。如果我们在人前犯了错,我们会试图否认这错、遮掩这错。但当我们独处的时候,残暴的法官会使我们无处可藏:我们的罪恶感是那样的强,我们觉得自己是那样的傻、那样的坏、那样的可耻。

  在你的一生中,虐待你最厉害的人是你自己。你自虐的程度也正是你容忍别人虐待你的程度。如果有人虐待你的程度超过了你自虐的程度,哪怕只是一点点,你都有可能离开那个人。但如果有人虐待你的程度比你自虐的程度少那么一点点,你就有可能继续与那人的关系,并无休止地容忍他对你的虐待。

发表于 2012-6-19 12:04:43 |举报

如果你虐待自己虐待得特别厉害,你就能容忍别人痛打你、羞辱你、像对待牲口一样对待你。为什么?因为,在你的信条系统里,你说,“这是我该受的。这人跟我在一起是我的福份。我不值得人爱,不值得人尊重。我不够好。”

  我们需要别人的接纳和爱,但我们却不能接纳自己或爱自己。我们爱自己越多,虐待自己就越少。自虐源于自我排斥,自我排斥又是因为我们达不到自己设定的“完美标准”。“完美标准”是我们排斥自己的根源;因为它,我们拒绝接受自己“这副德性”,也因为它,我们拒绝接受别人“那副德性”。

  新梦境的前奏

  你曾经订过成千上万的约。和你订约的主体包括你自己,你的父母、爱人、孩子,你的同事、邻居,生活,社会等。其中,和你自己订的约是最重要的。在这些约里面,你告诉自己“我是谁”,“我信什么”,“我的言谈举止应该是什么样的”,“我碰到某种事情时会产生什么感觉“,等等。这些约定将决定你拥有什么样的个性。在这些约里,你说:“这就是我。这就是我所信的。有些事我可以做,有些事我不可以做。这是现实,那是幻想;这是可能的,那是不可能的。,”

  一两个约其实也无关紧要,问题是我们竟然订了那么多令我们痛苦和失败的约。如果你想过得更快乐、更满足,你就必须鼓起勇气去砸烂那些建立在恐惧基础上的约,找回你个人的力量。来自恐惧的约大量耗费我们的能量,来自爱的约却能帮助我们积蓄能量,甚至能给我们带来额外的能量。

  每个人生来都带有一定量的元气。元气是精神,是活力,它白天耗散,夜晚聚集。元气充沛时,我们活力四射;元气不足时,我们精神萎靡。建立约定会消耗元气,固守约定也会消耗元气;这样,我们能用在其它事情上的元气就很少了。我们订的约把我们困在现世梦境里,使我们疲软无力。

  我们的生活状态是由我们订的约决定的。如果我们不喜欢自己的生活状态,渴望改变,我们就必须先改变那些束缚了自己的约。但是,在这些约面前,我们显得是那样的软弱。我们甚至连一个约都改变不了;我们没有力气。如果连一个约都改变不了,我们又怎么会有力气去改变自己整个的生活状态呢?

  别灰心。我们接下来要讲的“四约”可以助你一臂之力。如果你肯接受这四个新约,你就能得到充足的元气、你就能获得改变旧约系统所需要的力量。这四个新约威力无比,可以帮助你打破那些来自恐惧、通向萎靡耗费你的能量的旧约。每打破一个旧约,订约时所耗费的元气就会重新回到你身上。

  接受四约需要你有坚强的意志;但当你开始在生活中践行它们的时候.你的生活就会出现惊人的变化。地狱将在依眼前消失,天堂将在你身边出现。你将永远弃绝旧的生活状态,进入充满快乐和爱的人生境界。幸福生活的新篇章等待你去谱写,充满真和美的梦境就要到来。

发表于 2012-6-20 18:15:02 |举报

第二章 第一约——不妄作评判

  没有事实依据的话,不听、不说、不传:不轻易下结论

  这是最重要,也最难做到的一约。只凭这第一约,你就能进入我称之为“人间天堂”的境界;它的重要性是无论如何强调也不过分的。

  这第一约的内容是:不妄作评判。

  尽管只有区区五个字,这句话里面却蕴藏着巨大的力量。

  语言是什么?语言是一种力量,你可以用它来创造一切。只有借助语言你才能发挥自己的创造性。只有借助语言你才能创造一切。不管你讲什么语言,你的意志都必须通过它才能得到表达。你的梦想、你的感觉、你的品性,都必须用语言来表达。

  语言不仅仅是声音或字形。语言是一种力量,你用表达、沟通和思考,你也用它来塑造自己的生活。语言是人类的专利;其它动物都没有像人类这么丰富的语言。在人类拥有的所有工具里面,语言是最具威力和魔力的。但是,语言是一把双刃剑。它能为你创造最美好的梦境,也能毁掉你拥有的一切。误用语言的人会堕人人间地狱,慎用语言的人则会进入充满爱和美的人间天堂。语言可以给你自由,也可以在你一无所知的情况下把你变成它的奴隶。你所拥有的一切魔力都来自语言。语言是正道法术,被误用的语言则是邪术。

  语言的力量非常强大。一句话可以改变一个人的一生,也可以让千万人人头落地。1939年,希特勒用语言的力量控制住了整个德国的精英人物。他用语言鼓动那些精英们发动了第二次世界大战。他用语言说服部下去实施令人发指的暴行。他用语言激起人们的恐惧;就像发生了大爆炸,霎那间狼烟四起、烽火连天;霎那间尸横遍野、血流成河。人们互相杀戮,因为他们都害怕对方。希特勒言论的高妙之处在于它利用了人类内心深处那些源自恐惧的信条和约。这是一个深值记取的历史教训。

  人的心灵就像一块肥沃的土地,不断地有种子被播进去。意见、看法、主意和观念都是种子。思想和语言也是种子,也会在人的心灵里茁壮。不同人的心灵适合不同的种子生长;问题在于,多数人的心灵虽适合生长的种子都是“恐惧”。我们必须研究自己心田的特性;因为,我们要把它改造成易于接收爱的种子的良田。  再来看希特勒的例子。他播撒了无数恐惧的种子,培育了无数繁茂∞毒草,最后酿成了那惨绝人寰的巨大灾难。看啊!这就是语言的破坏力!对于自己口舌间喷出的力量,我们再也不能懵然不知了!在我们的心田里,一丁点儿的恐惧和猜疑就能带来~连串的麻烦。语言就像符咒,人们像邪恶的巫师一样使用它们;我们都在不假思索地向彼此施法念咒。

  每个人都是魔法师。我们既能用语言向别人施法念咒,也能将别人从咒语下解救出来。我们无时无刻不在以“发表意见”的方式来向别人施法念咒。比方说我见到一个朋友,我向他发表自己脑子里刚刚生出的一十意见。我说,“哟!你脸上的气色很不好啊。就要得癌症的人才会有这种气色。”如果他听了我的话,如果他同意,他就会在一年内得上癌症。这就是语言的力量。

  在我们接受教化的过程中,我们的父母和兄弟姊妹都会不假思索地发表他们对我们的意见:你游泳的姿式真难看,你体育真差,你写的字像狗爬的一样……等等。我们相信这些意见,我们生活在对这些意见的恐惧中。如果有人发表意见说,“看!这丫头真丑!”昕了这话的小女孩就会当真以为自己很丑;她会伴着这个想法一起长大。不管她有多么漂亮,只要订了那个约,她就会相信“我很丑”,就会被那咒语罩住。

  不论结果是好是坏,语言都会吸引我们的注意,进入我们的心灵,完全改变我们的信条。比方说,从某一天起,你忽然开始相信自己很蠢 。这是个约,这是个圈套,它能诱使你做出许多蠢事来,以证明你“确实很蠢”。做了这些事后,你就会对自己说:“我也希望自己聪明一点,但我确实是这么蠢啊!你看,我不是又做了一件蠢事吗?”对同一件事,你本可以做几百种不同的思维;但当你的脑子被“我真蠢”这一信条占据时,你做什,厶事都会朝这个方向想。

  后来有一天,有人吸引了你的注意,对你施展语言的魔力,告诉你“你并不蠢”。你相信这人的话,你新订.‘一个约。结果,你再也不觉得自己蠢、再也不做蠢事了。只消这么一句话,咒语就在霎那间冰消雪解了。这就是语言的力量。相反,在你自认为蠢时,如果有人吸引你的注意,说,“对,你的确是我所见过的最蠢的人。"你的约就会被强化,就会变得更加牢不可破。

发表于 2012-6-20 18:15:54 |举报

“不妄作评判”的英文是“be i瑚peeeable with vourword.”也就是说,  “说话要impeccable。’’那impeccable又是什么意思呢?这词的主体peccable来自拉丁文的pe—catus,意思是“罪”或“过失”。加上表示否定的前缀im,意思就是“没有罪的”,或“没有过失的”。宗教教义里经常提到“罪”和“罪人”;那么,在我们这里,“罪”指的又是什么呢?你所做的一切不利于自己的事都是“罪”。产生不利于自己的情绪是“罪”,相信不利于自己的蜕法是“罪”,说不利于自己的话也是“罪”。审判或责怪自己也都是“罪”。而“没有罪”则正好相反。“没有罪”就是不做不利于自己的事。“没有罪”的人也会对自己做的事负责,但他绝不会去审判或责怪自己。

  这样,我们就赋予了“罪”全新的内涵。“罪”不再是单纯的宗教或道德概念了。在我们这里,它变成了一个常识性的概念。罪始十对自己的排斥;自我排斥是你所犯的最大的罪。用宗教术语讲,自我排斥是“不可饶恕的罪过”,因为它通往死;“无罪’’则是接纳自己、善待自己,它通往生。

  不妄作评判,也就是不说不利于自己的话。如果我在街上碰到你,叫你“笨蛋!”;猛一看,我是在说不利于你的话。但事实上,我说的恰恰是不利于自己的话.因为你听了这话后会恼恨我;对我来说,你恼恨我不是什么好事。同样,当我勃然大怒、通过语言把情绪毒药一古脑儿地全泼向你的时候,我说的也全都是不利于自己的话。

  如果我爱自己,在跟你交往时,我的一举一动都应该能体现出这种自爱。我不会随意评判你,因为我怎样对待你,你就会怎样对待我。我爱你,你就会爱我。我侮辱你,你就会侮辱我。我感激你,你就会感激我。我对你自私,你就会对我自私。我用语言对你施法念咒,你就会同样对我施法念咒。

  不妄作评判,你的能量就用到了正道上;你就能停止自欺,开始自爱。一旦你决定奉行“不妄作评判”这一原则,一旦你生出这个念头,“真”就会进驻你的内心,就会把你身体里所有的情绪毒药都清理掉。但订这约却是艰难的,因为我们以前学的东西跟它恰恰相反。我们已经习惯了在跟别人交流、尤其是在跟自己交流的时候撒谎。我们一直在任意褒贬、妄作评判。

  在地狱里,语言的力量完全被误用了。我们用语言诅咒、责怪、问罪、破坏。有时我们也会把语言的力量用在正道上,但这种情况很少出现。多数情况下,我们都只是用语言来播洒自己的毒药——来表达愤怒、猜疑、妒忌和仇恨。语言是正道法术,是我们以人的身份拥有的天赋异禀,我们却要用它来做不利于自己的事。我们计划复仇。我们用语言制造混乱。我们用语言在不同家庭、不同人群、不同民族、不同种族、不同国家间挑起仇恨。我们频繁地误用语言。这种误用创造了地狱梦境.并使其长存至今。这种误用使我们相互攻击,使我们永远无法摆脱怀疑和恐惧。语言是法术,对语言的误用是邪术;我们无时无刻不在玩这种邪术,对‘‘语言是法术”这一事实却浑然不知.

  假设有一位妈妈,她很聪明、很好心。她非常疼爱自己的女儿。有天傍晚,劳累了一天的她下班回来了。她很累,心情很烦燥,还头痛得厉害。她需要安静。但这时,女儿却在高兴地又唱又跳。她不知道妈妈的心情;她正沉浸在自己的世界和自己的梦境里。她高兴得忘乎所以,唱得越来越大声,跳得也越来越疯狂。她在表达自己的喜悦和爱。刺耳的聒噪令妈妈头痛得更加厉害。终于有一刻,妈妈再也忍不住了。她愤怒地看着自己漂亮的小女儿,吼道:“别唱了!你这个破锣嗓子。快给我闭嘴!.'

  事实上,妈妈只是不能忍受任何噪音而已;小姑娘并不是“破锣嗓子”。但女儿相信了妈妈的话,从那一刻‘起,她跟自己订了一个约。从那以后她再也不唱歌了.因为她相信自己是个“破锣嗓子”,她相信别人听到她唱歌就会不舒服。曾经活泼的她开始变得拘谨。老师或同学口H她唱歌的时候,她死也不肯唱。就算是和别人说话也成了难事。这小姑娘之所以发生这么大的变化,完全是因为她订了那个约:“如果想让别人接纳我、爱我,我就必须压抑自己的情感。”

  每当我们听到一种观点并接受它时,我们就签了一个约,这约就成了我们信条系统的一部分。那个小姑娘长大以后,即使有一副很美的嗓子,也不会再唱歌了。她从那个咒语里发展出了一整套行为方式。给她施加咒语的是最疼爱她的人——她自己的妈妈。妈妈对自己所做的一切却懵然不知。她不知道自己用了邪术,不知道自己给女儿下了恶咒。她并不知道语言有这么大的力量;所以也不能怪她。多年以前,在许多方面,她自己的爸爸、妈妈和其他相识也是这样对待她的。她也是语言误用的受害者。

发表于 2012-6-20 18:16:28 |举报

我们的亲生父母给我们下过多少咒?他们轻率地向我们发表各种没有客观依据的意见,让我们在之后的岁月中承受邪术的重压。爱我们的那些人向我们施邪术,但他们不是故意的,他们不知道自己正在做什么。我们应该原谅他们。

  再举一个例子。一天清晨,你早早地就醒了,心情十分舒畅。你哼着小曲,花了一个多小时在镜子前打扮自己。这时,你的一个最要好的朋友来了。这朋友对着你左看右看,上看下看,最后说,“你这是怎么啦?弄得自己这么丑怪。看你穿的这身衣服;你看起来可笑极了。”这就够了;这几句话已经足以把你推到地狱里去了。也许这个朋友说这些话的本意就是要伤害你。她达到目的了。她不是在发表意见;在她意见的背后,暗藏着语言的杀机。如果你同意她说的话,那话就会变成你的约,你的能量就会被这约吸走。这时,你朋友说的话就变成了邪术。

  这类咒语通常都很难破解。破解的办法只有一个:以事实为基础订一个客观的新约。在“不妄作评判”里面,“事实”是最重要的。在语奇的双刃剑上,一边是谎言,它能行邪术;另一边是事实,它能破恶咒。只有事实才能解放我们,只有事实才能还我们自由。

  仔细观察~下人类日常生活中的沟通方式,我们不难发现,每个人每天都要下很多咒语给别人。年深日久,这种沟通就变成了邪术最糟糕的形式——八卦(说别人的闲话)。

  八卦有百害而无一利,是彻头彻尾的毒药,因此也

  是最糟糕的邪术。作为孩子,我们都是在耳濡目染中学会八卦的。我们看到大人们一天到晚不停地八卦,看到他们在大庭广众之中发表自己对别人的意见。就算是对不认识的人,他们也有数不清的意见要发表。这些意见一传十、十传百,情绪毒药就从说话的人身上散布到了四面八方。我们看在眼里,记在心里,一边想:“人和人之间就是这样沟通的,我学会了。”

  八卦是人类最主要的沟通方式。它能拉近人和人之间的距离;当我们发现别人的感觉和我们的感觉相同时.我们就会周身畅快;至于这种感觉是明亮的,还是晦暗的,我们就管不了那么多了。臭味相投的人在地狱里惺惺相惜.分享着彼此的恐惧和痛苦。恐惧和痛苦是现世梦境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现世梦境控制我们的重要凭借。

  如果把人的心灵比作电脑,那流言就是电脑病毒。电脑病毒是一个用标准机器语言编制的小程序,它和其它程序的区别在于它有传染性,动机也明显不良。病毒代码会在你最意想不到的时候潜进你的电脑里(多数情况下你都觉察不到)。染上病毒后,你的电脑就会经常出错,有时甚至会停止工作。病毒程序和正常程序搅成了一团,电脑里充满了相互冲突的信息,大部分系统资源都被病毒用去了,你怎么还能指望电脑能正常工作呢?

  流言的破坏机制和电脑病毒非常类似。假设你是一名大学生,刚刚选了一门新课。教这门课的老师你还没有见过,因此很想知道他是什么样子的。这时你碰到一个上过这门课的人。这人告诉你,“这门课的老师是个很自负的家伙!一副老子天下第一的作派!而且他还很变态,要小心啊!”

  这番议论、以及与之相伴的厌恶情绪深深地印到了你的脑海里。这时,你并不知道这个人为什么要告诉你这些,你不知道他的动机。他可能没有通过那门课的考试,因为恼羞成怒才编造谣言;他可能~开始就对那老师怀有成见或恐惧,那些议论可能只是他想当然的臆测。但你已经习惯了不假思索地接受一切外来信息,你没有对这人的话提出质疑。然后你就带着这些流言去上课了。见到老师的时候,你感到毒药从身体里往外冲;你并不知道自己正在透过八卦的有色眼镜来看他。接着你就跟旁边的同学嘀咕上了。接着他们也开始用同样的眼光去看那老师了:自负啊!变态啊!你开始讨厌这门课。很快,你不再去上课了。你责怪那位老师令你失去了上课的兴趣;但真正令你失去上课兴趣的是流言。

  在电脑世界里,一颗小小的病毒就能造成世界范围内的混乱;在人类社会里,一丁点的误传就足以破坏人与人之间的沟通。染上病毒的电脑能散布病毒;听到流占的人会散布流言。每听到一个新的流言,你的脑子里就臻多一分混乱。为整理自己的思想,也为了让自己更确定流言的真实性,你也开始向别人八卦;这样你就把流言散布给了别人。

  流言以这种方式不断地在人群里传播;这种一传十、十传百的传播路径里洒满了毒药。这就是托尔特克人所说的“混沌”,这就是几千种不同声音混杂在一起所产生的极度的混乱。

  多数人传布流言都是无意识的,其情可原;但也有少数摇唇鼓舌的人会蓄意编造谣言、散布谣言,这些人就真的是罪不容恕了。他们就是编制病毒的骇客,他们就是玩弄邪术的巫师。我们许多人不都做过这种事吗?当我们讨厌某个人、希望别人和我们一起讨厌他时,我们就会去讲他的坏话。我们的目的就是要让所有人都知道那人是个卑鄙小人。小时候,我们做这种事时都是颇为无心的;长大以后,我们的手段就老练多了。在利用谣言扳倒自己不喜欢的人时,我们学会了先谋而后动。看到那人在谣言中倒下时,我们还学会了为自己开脱:“他本来就是这样的人嘛!完全是罪有应得。”

发表于 2012-6-20 18:17:55 |举报

我们的亲生父母给我们下过多少咒?他们轻率地向我们发表各种没有客观依据的意见,让我们在之后的岁月中承受邪术的重压。爱我们的那些人向我们施邪术,但他们不是故意的,他们不知道自己正在做什么。我们应该原谅他们。

  再举一个例子。一天清晨,你早早地就醒了,心情十分舒畅。你哼着小曲,花了一个多小时在镜子前打扮自己。这时,你的一个最要好的朋友来了。这朋友对着你左看右看,上看下看,最后说,“你这是怎么啦?弄得自己这么丑怪。看你穿的这身衣服;你看起来可笑极了。”这就够了;这几句话已经足以把你推到地狱里去了。也许这个朋友说这些话的本意就是要伤害你。她达到目的了。她不是在发表意见;在她意见的背后,暗藏着语言的杀机。如果你同意她说的话,那话就会变成你的约,你的能量就会被这约吸走。这时,你朋友说的话就变成了邪术。

  这类咒语通常都很难破解。破解的办法只有一个:以事实为基础订一个客观的新约。在“不妄作评判”里面,“事实”是最重要的。在语奇的双刃剑上,一边是谎言,它能行邪术;另一边是事实,它能破恶咒。只有事实才能解放我们,只有事实才能还我们自由。

  仔细观察~下人类日常生活中的沟通方式,我们不难发现,每个人每天都要下很多咒语给别人。年深日久,这种沟通就变成了邪术最糟糕的形式——八卦(说别人的闲话)。

发表于 2012-6-20 18:18:29 |举报

八卦有百害而无一利,是彻头彻尾的毒药,因此也

  是最糟糕的邪术。作为孩子,我们都是在耳濡目染中学会八卦的。我们看到大人们一天到晚不停地八卦,看到他们在大庭广众之中发表自己对别人的意见。就算是对不认识的人,他们也有数不清的意见要发表。这些意见一传十、十传百,情绪毒药就从说话的人身上散布到了四面八方。我们看在眼里,记在心里,一边想:“人和人之间就是这样沟通的,我学会了。”

  八卦是人类最主要的沟通方式。它能拉近人和人之间的距离;当我们发现别人的感觉和我们的感觉相同时.我们就会周身畅快;至于这种感觉是明亮的,还是晦暗的,我们就管不了那么多了。臭味相投的人在地狱里惺惺相惜.分享着彼此的恐惧和痛苦。恐惧和痛苦是现世梦境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现世梦境控制我们的重要凭借。

  如果把人的心灵比作电脑,那流言就是电脑病毒。电脑病毒是一个用标准机器语言编制的小程序,它和其它程序的区别在于它有传染性,动机也明显不良。病毒代码会在你最意想不到的时候潜进你的电脑里(多数情况下你都觉察不到)。染上病毒后,你的电脑就会经常出错,有时甚至会停止工作。病毒程序和正常程序搅成了一团,电脑里充满了相互冲突的信息,大部分系统资源都被病毒用去了,你怎么还能指望电脑能正常工作呢?

发表于 2012-6-20 18:19:08 |举报

流言的破坏机制和电脑病毒非常类似。假设你是一名大学生,刚刚选了一门新课。教这门课的老师你还没有见过,因此很想知道他是什么样子的。这时你碰到一个上过这门课的人。这人告诉你,“这门课的老师是个很自负的家伙!一副老子天下第一的作派!而且他还很变态,要小心啊!”

  这番议论、以及与之相伴的厌恶情绪深深地印到了你的脑海里。这时,你并不知道这个人为什么要告诉你这些,你不知道他的动机。他可能没有通过那门课的考试,因为恼羞成怒才编造谣言;他可能~开始就对那老师怀有成见或恐惧,那些议论可能只是他想当然的臆测。但你已经习惯了不假思索地接受一切外来信息,你没有对这人的话提出质疑。然后你就带着这些流言去上课了。见到老师的时候,你感到毒药从身体里往外冲;你并不知道自己正在透过八卦的有色眼镜来看他。接着你就跟旁边的同学嘀咕上了。接着他们也开始用同样的眼光去看那老师了:自负啊!变态啊!你开始讨厌这门课。很快,你不再去上课了。你责怪那位老师令你失去了上课的兴趣;但真正令你失去上课兴趣的是流言。

  在电脑世界里,一颗小小的病毒就能造成世界范围内的混乱;在人类社会里,一丁点的误传就足以破坏人与人之间的沟通。染上病毒的电脑能散布病毒;听到流占的人会散布流言。每听到一个新的流言,你的脑子里就臻多一分混乱。为整理自己的思想,也为了让自己更确定流言的真实性,你也开始向别人八卦;这样你就把流言散布给了别人。

发表于 2012-6-20 18:20:06 |举报

流言以这种方式不断地在人群里传播;这种一传十、十传百的传播路径里洒满了毒药。这就是托尔特克人所说的“混沌”,这就是几千种不同声音混杂在一起所产生的极度的混乱。

  多数人传布流言都是无意识的,其情可原;但也有少数摇唇鼓舌的人会蓄意编造谣言、散布谣言,这些人就真的是罪不容恕了。他们就是编制病毒的骇客,他们就是玩弄邪术的巫师。我们许多人不都做过这种事吗?当我们讨厌某个人、希望别人和我们一起讨厌他时,我们就会去讲他的坏话。我们的目的就是要让所有人都知道那人是个卑鄙小人。小时候,我们做这种事时都是颇为无心的;长大以后,我们的手段就老练多了。在利用谣言扳倒自己不喜欢的人时,我们学会了先谋而后动。看到那人在谣言中倒下时,我们还学会了为自己开脱:“他本来就是这样的人嘛!完全是罪有应得。”

发表于 2012-6-20 18:20:37 |举报

当我们透过电脑病毒的眼睛去看这个世界时,我们可以将最残酷的行为合理化。我们没有看到的是:对语言的误用,正在使我们堕入地狱深处。

  流言和咒语大部分都是别人传给你的;但你自己也会编造流言,也会下咒。你不是会自言自语吗?你对自己说的话都是真实和客观的吗?“我太胖了。我很丑。我老了,看,我都开始掉头发了。我真蠢,我什么都弄不明白。我永远也成不了好人,我永远都完美不了。,’看到了吗?你整天都在说这些对自己不利的话。你再也不能对语言的本质和语言的作用一无所知了!如果你知道语言是法术,如果你知道语言背后那惊人的力量,你就不会再妄作评判了。如果你不再妄作评判,你的生活就能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你将学会用全新的方式对待自己、对待家人、对待一切熟人和生人——尤其是那些你最爱

  请想一下;为了让别人支持你的观点,你曾多少次地跟别人八卦你最爱的人?为了证明你的论点的正确,你曾多少次地吸引别人的注意,然后散布有关你所爱的人的毒药?你的观点没什么了不起,它代表的只是你自已的看法。它不一定是正确的。你的观点源自你的信条、你的自我、你的梦境。你制造了那么多毒药,又把它散布给了别人:因为只有那样做,你才能确信自己的观点是正确的。

  如果你签了这第一约,如果你不再妄作评判,你脑子里就不会再有情绪毒药,你和别人沟通的过程中也不会再出现情绪毒药。就算跟你的小猫小狗交流时,你也不会再产生情绪毒药了。

  “不妄作评判”还可以使你免受别人下给你的负面咒语的影响。只有当你的心田有准备的时候,你才会接受别人的负面意见。如果你不妄作评判,你的心田就不会再欢迎那些来自邪术的论断了。相反,它现在欢迎的是来自爱的话语。你可以根据你自爱的程度来判断自己在多大程度上做到了“不妄作评判”。你越爱自己、对自己的感觉越好,你说的话质量就越高,就越公正。当你不再妄作评判时,你就会感觉周身畅快无比,你就能获得快乐和安宁。

发表回应...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山药社区微信订阅号

小组信息...

自然疗法

自然疗法

2012-6-1由 琴和 创建

原始点 不一棍推按 不一敲击法 真气运行等。共同探讨学习,留下案例。

发帖
组长:琴和
中里巴人微信订阅号

最新话题...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