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28日 星期五  农历 丁酉(鸡)年 闰六初六
字号:

悠悠万事,养生为大

    使用经络时,很多人觉得最难的是在上面找穴位,但是我在各地与读者朋友进行交流时却发现,有两种人找穴找得特别准:一种是老人,尤其是眼神不大好的,另一种则是盲人。
    这是什么原因呢?

    “失之东隅,收之桑榆。”虽然他们在视觉上不如常人,但这也为他们扫除了很多干扰与烦恼,使他们更能平心静气地寻找穴位。
    这么一个小小的发现,却让我思索良久。

    我们每个人都有正事要干,但是最重要的只有一件。什么事情呢?就是养生。但是如何养生,恐怕就没几个人懂了,只怕知道了,也未必能做到。
    为什么呢?

    养生不是治病,养生不是锻炼身体,养生不是吃点营养品。养生就是保养生命。这么一说,好像养生就有点儿玄了,其实做起来并不难,谁都可以完成。但是事情好做,道理难明,如果你不知其所以然,就不会相信,也不会去做,更不会坚持。

    生活中,我们面临着太多的诱惑:财富、名誉、地位、权势……这些东西可以让人觉得尊贵,显赫一时,很多人为此拼搏一生。但是他们也因此失去了很多,健康、快乐、长寿这些让人真正满足和长久享受的东西正在消失,就连智慧也渐行渐远。在诱惑面前,他们是明眼人,但在生命面前,他们通通是瞎子。

    结果,努力追求的东西变成了最没用的东西,甚至成了垃圾。一个人心里面堆满了脏东西,就像一颗明珠裹满了泥沙,与之相伴的是贪心、嫉妒、懊恼、悔恨、愤怒、焦虑、忧愁……这样一来,体内浊气越堆越多,经络越来越堵,人可不就百病缠身了吗?中医讲:“百病从心生。”此言不虚。

    人为什么会有焦虑、忧愁、苦恼、抑郁等众多说不清、道不明的不良情绪?这些毛病的根源在哪里?现实生活中,为什么人身上的慢性病越来越多,还断不了根,还反过来加重了人的不良情绪?就是因为没找到病根。

    尽管如此,很多人还是难以割忍世俗的诱惑。所以说,人最难治的还是心理上的病。这病没根没底,没着没落,不知向谁诉说,有人劝解也未必管用。可以说,养生最重要的就是去病根,就是要在自己身体上冶炼远万病、近仙佛的灵丹心药。

    要知道,养生不是越养事越多,而是事情越来越少。因为有一念就有一事,杂念少了,杂事也就少了。养生就是教您把身上的负担放下,每天减一点重量,让省下来的精力和气血化作一股能量,穿透我们厚厚的外壳,将本心释放出来,让明珠重见天日。这样,我们就能找到心药,就能自由自在、随心所欲了。

    心药就是本心,找到了本心,也就找到了生活的真谛。我们不管怎么生活,都是为了这颗本心。“朝闻道,夕死可矣。”找到了本心,也就找到了道。因为这颗心能洞悉天地之玄机,有万变不穷之妙用。借助本心,你可以修正你的生活,修炼你的身体,修复你的心灵。

    翻山有路,过河有桥,我们的本心不是空中殿宇,不是海市蜃楼,每个人身上都有一条通道可以到达,这条通道就是经络。经络从体表通向四肢五官,通向五脏六腑,又通向思想精神,通向灵魂深处。本心这东西我们每个人生来就有,又随之迷失,现在我们又可以借助经络失而复得。

    探索生命真谛的道路,触目皆是山高水险,但处处有驿站凉棚。您可以在任何一处歇脚,但都不会枉来一生。生命的意义不是追求外物,而是回归本真。本来与生俱足,又何必河里掘井、雨中浇花呢?这些举动貌似勤劳,其实都是虚度人生。

    我们哪有那么多闲心去给别人挑刺?哪有那么多闲时去关心无聊的八卦?哪有那么多的闲钱去挥霍身体?这不是自由自在,随心所欲,这是百无聊赖,放浪形骸。所以,如果您现在有空,如果您现在没病,如果您还没让杂事缠身,那您真是有福气,那就赶紧养生,事不宜迟!

     本书不是要教给大家什么,因为生活本来就是自己走的路,不是别人可以教会的。每个人生来就知道怎么生活,只因一开始就有人替我们做主,替我们选择,我们才会有这么多病痛,这么多烦恼。那么,剩下的路我们就要开始自己走。天空本来就自由广阔,不用别人赐与,我们所要做的只是找回那颗原本就属于自己的明珠。

 
  • 上一篇:
  • 下一篇:

最新评论

发表于 2014-12-8 08:41 |引用
真正的幸福与快乐不在于外在的荣华富贵,而是内在的富足

发表于 2014-9-18 10:43 |引用
让省下来的精力和气血化作一股能量,穿透我们厚厚的外壳,将本心释放出来。

发表于 2014-8-21 08:57 |引用
养生不是治病,养生不是锻炼身体,养生不是吃点营养品。养生就是保养生命。

发表于 2014-4-22 10:26 |引用
我们每个人都应该学做减法,活在当下。

发表于 2012-10-1 20:41 |引用
"生命的意义不是追求外物,而是回归本真!" 真是说得太好了!

查看全部回应(5)

本书目录...

序言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