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26日 星期三  农历 丁酉(鸡)年 四月初一
字号:

要坚信人体有不可思议的自愈能力

......................................................................................
 
        如果用蛇来比喻西医的方法,虽略显刻毒,却也还算形象;用狗来形容中医的方法,多少有些偏爱的成分。当然,最好还是让猫做警醒者,毕竟它是老鼠的天敌。
 
......................................................................................
 
       人体有很强的自愈能力,这一点很多人都非常清楚;但当疾病真正光临我们的时候,我们又有谁会坚信它真能战胜敌人呢?其实你不相信它是明智的,因为它确实帮不了你。它就像是家里养的猫,本想用它来威慑老鼠,可它却趴在那里睡大觉;当老鼠光临的时候,它常常睡意正浓,通常都是老鼠把东西咬坏,最后竟去放胆扯它的胡须时,它老人家才会“喵”的大叫一声,将老鼠吓跑,可此时屋里已是满目疮痍,家什已被咬得残缺不全了。这样的猫,我们怎能信任它呢?但是不管怎样,猫是为老鼠而降生的,不用它,我们还能用谁呢?对,蛇是捕鼠高手,但往往没捕到老鼠却先把我们咬伤了;狗也可捕鼠,偶尔也会疯狂咬人,但通常还很安全。
 
       如果用蛇来比喻西医的方法,虽略显刻毒,却也还算形象;用狗来形容中医的方法,多少有些偏爱的成分。当然,最好还是让猫做警醒者,毕竟它是老鼠的天敌。  
 
.....读者文摘......................................................................
 
       人体有很强的自愈力,我本人就有这样深刻的体会。
       在5月,我的皮肤上出现了红点,刚刚开始是手上、背上,最后蔓延到全身,真的可以用体无完肤来形容。我自己也知道这是因为疲劳过度引起的。刚开始在医院看,西医把这当成是皮肤病来治疗,就是打营养针,过了一个月根本没有效果,反而更加严重了:吃什么都过敏,除了米饭与用很少的盐水煮的蔬菜,别的基本没什么可以入口的,当时真有生不如死的感觉。那个时候我自己也感觉到不是皮肤病那么简单,根源在身体里。我费了好多周折找到了之前一直为我看病的中医,当他看到我的时候,第一句就说:“你的病在血液里。”他给我配了7副药,还告诉我一些要注意的事项。吃了3副以后明显就好转了。
                                                                                                            (林真子)
 
       自我调节比什么都重要。感冒了按一按穴位,督脉暖一暖就好了,让自身的免疫功能也练练兵,不用则废呀。西医的感冒药是把双刃剑,对造血系统有损害。如果我们都用中国传统的方法,便不会有那么多副作用。
                                                                                                              (卡桑)
 
       明白了,把自家的猫(自愈)养好养壮,结合狗(中医)来看家护院,不到迫不得已的时候不用蛇(西医)。
                                                                                                            (路过蜻蜓)
 

最新评论

发表于 2017-1-6 09:58 |引用
老师好,偶然的机会看到《求人不如求己》,又发现了山药社区,从此每天都看,也跟着学了一些知识,感谢老师,感恩老师,我有一个十岁的女儿,现在感觉特对不起她,之前让孩子吃中、西药、打针、输液,还美其名曰的爱孩子,真惭愧。

发表于 2013-12-3 12:43 |引用
真有点相见恨晚了!早一点看到郑老师的书也许我会免此一劫(一年前刚做了乳癌手术)
近几年来因工作压力大,也经常熬夜,也时不时有几个苍蝇萦绕(如偶尔会感冒、咽炎、脚水肿、脱发等),但因太相信西医的检查,几次体检都没查出问题,就放松了警惕,结果去年毫无症兆地很无意地就发现了一硬块,一检查竟然是恶性。于是情急之间就用蛇来捕鼠了,切、毒等化学武器全用上了。于是肿瘤没了,但身体已是满目疮痍,残缺不全了。现在已用食疗来调理,唤醒保护身体的猫来守家护院,身体已趋于正常。看了郑老师的文章真是感概颇深! ...

查看全部回应(2)

本书目录...

代序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后记

附录

回顶部